A6工作室魏然

保险反欺诈案例分析

这是我们A6工作室老朋友宁夏张东警官新的一篇关于“问题”交警证明打假的经验分享。 重要的事情说在前面:如果A6粉丝在工作中也遇到了类似“问题”认定书,自己判断不了的情况下,可以发给我们,由我们顾问团队人工分析,给与指导意见。 加我微信时( 12806890 ),备注“公司+姓名”即可。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是交警部门出具的技术性法律文书,同时也是公安机关对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进行调解的依据;对保险公司来说也是依据交通事故认定书所载明的内容、和双方责任来做出赔偿的重要依据。

      由于认定书是由公安机关制作的法律文书,具有较高的法律证明效力;同时由于认定书不具有行政可诉性,就是说即使不服认定书的结论也不能提起行政诉讼。因此,一般情况下,保险公司在拿到认定书后不但不会对事故的真实性产生异议,而且会直接依据认定书做出的责任认定,对事故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就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值得大家深入思考、推敲和商榷——如何确定认定书的真实性、客观性、合法性。

      下面,我结合一个真实案例向大家进行介绍、分析,如何判断当事人向保险公司提供的认定书具备真实、客观、合法的特性呢?

基本案情

      2020年1月4日15时许,某市李某驾驶陕AXXXX吉利号牌车辆沿马羽路由东向西行驶到中华路口时,因未确保安全与同向行驶的徐某驾驶的陕EXXXX号牌车辆发生碰撞,造成两车受损、两车驾驶员及乘坐人员受伤的交通事故。

      李某驾驶车辆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一款驾驶人应当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规定,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条例》“第六十二条一款第(三)项驾驶机动车不得有下列行为:拨打接听手持电话、观看电视等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徐某驾驶车辆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条例》“第五十一条 机动车通过有交通信号灯控制的交叉路口,应当按照下列规定通行:(七)在没有方向指示信号灯的交叉路口,转弯的机动车让直行的车辆、行人先行。相对方向行驶的右转弯机动车让左转弯车辆先行”。依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六十条一款第(二)项”之规定,李某承担该起事故的主要责任;徐某承担该起事故的次要责任。


      该认定书打眼一看,就是问题百出,甚至法律文书的基本要素都不全,以下是我从法律文书中列举出来的问题:首先,右上角没有二维码,为了方便老百姓查询交通事故的处理时效、过程,公安部早在2018年5月1日起已对公安机关的法律文书进行了更新,只要用公安机关事故处理系统出具的认定书,右上角就会有唯一性的二维码;其次,该认定书编号为空白,也说明认定书是人为制作,而不是公安系统出具的;第三,认定书的事故发生时间,只明确到了小时,而 “小时与分”之间有明显错误;第四,认定书第六栏内有“选择财产损失事故/受伤当事人伤势轻微、双方当事人一致同意适用简易程序处理”的选项,但该认定书没有选择,即便选择人伤事故,是不是还应当要有主管领导审批呢?第五,更为奇葩的是损害赔偿调解结果栏内,该事故发生在2020年1月4日,同年1月7日认定了此事故,而最后的损害赔偿调解结果时间是2019年1月7日,岂不是事故发生一年前该损害赔偿调解结果已经生效。


还原现场信息

      从认定书和双方当事人驾驶车辆的违法条款可以得出以下信息:马羽路与中华路为十字交叉路口,李某驾驶车辆沿马羽路由东向西行驶,徐某驾驶车辆由东向西行驶到路口后左转弯;路口有交通信号灯、标志、标线、但没有方向性指示灯。从某保险公司提供的车辆损失照片可以看出李某驾驶的陕A号牌车辆损失为车辆右侧前保险杠、大灯、右侧页子板,而徐某驾驶的陕E号牌车辆损失为右后车门中间部位;从双方驾驶员违法条款可以看出,双方驾驶员没有违法交通信号灯通行。
还原碰撞过程

      李某驾驶车辆沿马羽路由东向西行驶、车辆右前侧有损失、徐某驾驶车辆东向西行驶到路口后左转弯、车辆右后侧车门有损失;因为路口有交通信号灯、标志标线齐全,所以通常驾驶员到现场都会谨慎驾驶;如果两车发生了碰撞,双方车辆的具体损失是否与保险公司提供的车辆损失完全吻合?

      假设一:徐某驾驶车辆在李某驾驶车辆右侧通行,通常情况下徐某车辆的左侧会受损,李某车辆的右侧受损;这样李某的车辆损失与实际损失符合,但徐某的车辆损失与实际不相符(现实是徐某的车辆是右后车门中部受损)。所以此条假设不成立。

      假设二:徐某驾驶车辆在李某驾驶车辆的左侧通行,两车发生碰撞后,通常情况下徐某车辆的右后车门有可能会受损,而李某的车辆左侧受损的可能性最大(现实是李某的车辆是右前侧受损)。所以此条假设成也不成立。

      由此可以发现,双方驾驶员驾驶车辆沿马羽路由东向西直行或左转,碰撞后的车辆痕迹损失与保险公司提供的车辆损失痕迹不相符。也就是说从认定书提供的车辆行驶方向与现实车辆损失痕迹对比来看,双方车辆不可能发生碰撞。

      如果未发生碰撞,怎么会有车辆损失和人员受伤呢?从认定书还原现场信息可以看出,双方车辆没有违反交通信号灯通行,所以双方车辆存在违法交通信号灯的碰撞法我们就不再赘述。而认定书中认定徐某驾驶车辆左转,其损失在右后车门部位。大家不妨大胆设想一下,如果徐某驾驶车辆沿马羽路由西向东行驶到中华路口向北左转时;李某驾驶车辆沿马羽路由东向西直行,则徐某车辆的右后车门部位可以有碰撞痕迹,同时李某车辆的右前侧也可以受损,而这样双方驾驶员如设想的行驶路线行驶,车辆碰撞痕迹与实际两车损失痕迹可以符合。

      痕迹符合了,双方当事人在此事故中应当承担的责任又是怎样呢?原认定书给出的是直行的李某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转弯的徐某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而且两车碰撞痕迹还不相符;现在依据我设想的,两车碰撞痕迹与现场车辆损失痕迹假设相符,同样徐某驾驶车辆也要左转,也就是说徐某仍然承担事故次要责任,但徐某驾驶车辆的违法行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条例》“第五十一条 机动车通过有交通信号灯控制的交叉路口,应当按照下列规定通行:(七)在没有方向指示信号灯的交叉路口,转弯的机动车让直行的车辆、行人先行。相对方向行驶的右转弯机动车让左转弯车辆先行”。由此法条可以看出,转弯的徐某要让直行的李某先行,也就说徐某至少应当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李某最多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这样认定才合情、合规、合法。

      同样原认定书说李某驾驶车辆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条例》“第六十二条一款第(三)项驾驶机动车不得有下列行为:拨打接听手持电话、观看电视等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而我认为要引用此法条,就要有相应的证据证明当事人发生事故时存在这种违法行为,或者说在叙述事故发生过程时加以注明。如果没有充分条件证明李某有“拨打接听手持电话、观看电视等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又凭什么给李某定责任呢?总不能“嘴大于法、权大于法”!

      当然李某与徐某驾驶车辆在十字路口发生碰撞,车辆损失痕迹与现实车辆损失痕迹完全相符一致的情况下,碰撞方法、行驶方向有多种可能性,但每个违法行为分别会对应合适的法条。所以说,判断一个认定书的真实性、客观性、合法性,要从多方面去考虑,任何一个环节如果存在瑕疵,就会产生“自相矛盾”的问题,从而严重影响到认定书的权威性。

      通过以上的分析,不难发现该认定书存在着诸多与实际不符的问题,也可以理性地判断出——认定书的内容存在人为造假或故意认定错误的问题。


A6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