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工作室魏然

话题讨论

如果可以把大量生产的口罩作为战略物资进行储备一样,那么对于这批无辜的人群,中国社会是否也应该未雨绸缪的设置一个基金,用以应对此类突发公共医疗事件呢?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这是整个中国社会的一次急刹车》,让我思绪良多。

      “这次疫情,相当于给整个中国社会踩了一脚急刹车。

      好多年各种媒体都在反思,说什么中国走的太快了,要停下疾驰的脚步,等一下我们的灵魂。

      喊了那么多年,能停么?敢停么?

      而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却着着实实的给中国经济社会,按了一次暂停键。

      今天,我们不再焦虑于GDP,不再执着于干什么。不管你是谁,又无论你是贫穷或者富有,此刻,除了为我们遮风挡雨的那些可爱的人,我们都躲了起来。

      尽管打击是惨痛的,但这个有史以来中国人集体享受的最漫长、却又最冷清的假期,也给了每个人足够的时间沉思,给每个人足够的时间回望。

      很多人都在说,这次病疫过后,某种程度上可能会改变中国人的集体性格,也有很多人在探讨病疫过后的新商机、新变革。


这次疫情中,保险行业发挥的价值,却仍然很飘忽…

      作为保险行业二十年的从业者,却无奈的再次看到了一个现实:保险公司捐款捐物的钱远远超过了保险理赔的钱,同时所有的重疾保障险种却都不包含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这不得不说是保险行业的悲哀。
      从目前中国的保险密度的数据来看(截止2018年底,美国保险密度3412欧元/人、保险深度6.4%,中国保险密度295欧元/人、保险深度3.6%),这怪不得普通民众对保险意识的淡薄,保险行业自身的确需要反思:
为何当这种突发公共医疗事件发生之后,保险公司的第一反应仍然都是“品牌宣传的好时机”?
      除了捐款捐物、快速理赔等,就会趁势推出针对这种疫病的专门险种。(顺便说一句,这次提前被监管堵了,之前SARS时就推出过这种专病的保险)。这是基于一个人心惶惶的情况下爆发出来的购买量,保险公司一定会非常有热情做这种事情。可是,大家都明白,这仍然是“昙花一现”的噱头而已。
      回归本源,保险,为何诞生?在整个中国社会经济生活中,保险,为何被需要的?
      也有人做了个有意思的图片,阐述保险在新冠肺炎赔付中有什么作用:

(摘自《今日保条》)

      ~~ 没错,我今天就想讨论这个“后遗症治疗”的话题。
      众所周知,17年前的SARS来势汹汹,为了抢时间,很多患者因过度治疗而引起严重的后遗症,如急性骨坏死可能导致身体残疾、肺部纤维化严重影响肺功能等,影响了一个人和一个家庭的生活走向。这次疫情过后,会不会再产生一批挣扎在生活死亡线的人群呢?
      如果可以把大量生产的口罩作为战略物资进行储备一样,那么对于这批无辜的人群,中国社会是否也应该未雨绸缪的设置一个基金,用以应对此类突发公共医疗事件呢?


“应对突发公共医疗事件的专项准备金”到底有无必要?如何设置?

      以经济学角度客观的来说,对于这种“后遗症治疗”的保险,商业保险公司不愿意做是无可厚非的,主要原因是:人群太少(几千/几万的患病人群、支撑起一个险种还是太少),后期赔付无法预估、责任难以界定,也导致无法定价。(即使某家保险公司公司推出此类险种,也更多的是出于某种类似于公益性质)。因此,保险公司还不如直接捐款捐物,宣传效果更好。
      但如果这个基金全部都由政府来承担和运作呢?也是不现实的。近几年大家讨论了很多次社保金的缺口,国家也放开二胎政策(以期在未来我们这批人老的时候、有足够的年轻人可以缴纳社保、来支撑我们的养老金和医疗金),这些内容在此我就不多说了,总之,以中国的人口体量,在目前阶段让政府再从社保基金中拿出这笔钱,压力过大。
      那么,这事儿到底要不要做呢?当然要!如果17年前的SARS还不够让我们警醒,那么2020年的这次肺炎疫情就应该让我们认真的面对这件事。
      抛砖引玉,有没有一种可能性:“应对突发公共医疗事件的专项准备金”的设置,由政府牵头、商业保险公司参与,1.“构成”- 社保基金拿出一部分+企业补充医疗保险&企业年金的一部分(个人可以选择加保),2.“运作”- 政府监管、保险公司(联盟)来设计保险产品细节(保障责任&赔付及对应的医疗服务)、并由保险公司的投资部门来参与基金的投资运作(对照现有保险业的投资规范)。
      首先,“应对突发公共医疗事件的专项准备金”的重要来源仍是社会医疗保险的统筹基金,参加社会医疗保险的人越多,统筹基金的数量越大,按一定比例从统筹基金中提取的应对突发公共医疗事件的专项准备金就越充足。其次,也可以考虑在社会救助基金里提取专项资金,主要针对特殊人群(老人、小孩)面临突发公共医疗事件之用。
      有关“建立多层次的医疗保险制度”这个话题,已经被提及很多年了。笔者认为,这点非常重要,完善的医疗保险制度应该是多层次的,上述的社会医疗保险是基础,但它的保障水平较低,必须以商业医疗保险为补充。商业医疗保险又分为以单位为缴费主体的补充医疗保险&企业年金、和个人缴费的商业医疗保险,针对突发公共医疗事件,政府可与商业保险公司协作建立风险共担机制,一方面减少双方的承保风险,另一方面可以使得赔付的内容更丰富和更落地化(除了赔款,后遗症患者更需要的是长期的治疗和医护服务)。
      接下来,再谈一下“应对突发公共医疗事件的专项准备金”如何运作。本次疫情中再次暴露了完全由政府机构来运作的模式存在种种短板,笔者认为,更为合理的方式应该是市场化运作模式,即,政府扮演监管的角色,而商业保险公司(联盟)承担实际运营的主要工作,包括:针对不同人群特征、设计保险产品的细节(保障责任&赔付及对应的医疗服务),在实际运行过程中、不断修正和增补新的疾病种类,由保险公司的投资部门来参与基金的投资运作(对照现有保险业的投资规范)、定期公布各类运营数据以及风险报告。
      未完待续,欢迎讨论 ~~
来源:云险

A6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