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工作室魏然

赞美我们的查勘员

我被下面这张照片深深打动了。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拿着包子的查勘员。有人可能会说,这样驾驶不安全,有人可能会说,这人真贪吃,开吃还吃东西。但是只有从事过查勘员这份职业的人,才真心理解,是因为客户的催促,是为了赶时间,我们牺牲了正常吃饭的时间奔波在路上。  小编我的胃,也就是在当查勘员的时候,吃坏的。


眼   里   有   束     阳   光    ·    心   里   有   片   温     暖


1

天还没亮,一阵长长的铃声,

震醒了,半睡半醒,

自当上了保险公司查勘员就习惯了 ,一个自驾游的轿车,

“翻车了,撞电线杆子上了” “受伤了”,

听不太清的方言,辨别着意思,在耳边留有空旷的嗡嗡音。

意外和灾难 谁都不知道哪个会先来。

铃声就是命令!

跑步前进,启动车,赶在半小时之内完成他的黎明 。

这次的任务不是从黑夜里取出隐秘的轨迹。

而是先把受伤的司机送到医院,给翻了的轿车寻觅修理的场所。

当一阵阵铃声,成为命运共振的号子。

当一句句话语,是腰杆挺起的靠山。

手中的方向盘, 像是魔鬼的呼啦圈,又像是一个救生圈,

抵达的时候内心才更敞亮。

查勘员的蓝牙耳机很长时间都没有停下来,烫伤了耳朵。

到现场,是最贴心的,

“闪赔”,快赔,是最周到的服务,客户是上帝是无声的召唤,何况呼唤一阵子了。

只因安慰那边的客户,早就喊破了嗓子。

2

一股一股清亮的血液,穿透车蓬的坚硬。

司机身躯的绵软,跌落在地下。

一场生死时速的惨状,伤了多少现实的眼睛。

擦亮了血渗的皮肤, 查勘员慌忙拿起一件衣服遮住遍体的血痕。

他的眼睛灰暗了,一滴清亮的水,像亘古就出来的泪。

作为查勘员的心里,与唯一幸存的妻子,用表情里温柔的话语,

了解事故的经过,用手中的纸笔,把许多残损定格。

实在不忍心将司机躯体上的乌黑,

沉重、野蛮地涂抹到纸张上。

手颤抖,那一串可以拨通的电话号码曾经的呼唤,吱吱作响的声音,录下的是

最后求救的响动 。

3

冰雹嘭嘭有力地落下一层又一层,就会震落一些成熟的思想。

查勘员忙不迭地接电话,出现场,传照片, 节奏与冰雹的频率很合拍。

客户的车一排排,玻璃打烂了,查勘员的雨伞砸碎了,即将浑然一体 。

大家忙得不亦乐乎,像关节上搽了最好的机油 。

紧接着客户的埋怨声传过来,查勘员像一头屁股着火的老虎 ,

在城乡深处里窜来窜去 。

见了客户都可能问“雹子砸了吗?”愣了愣 ,

 连车里钻出一半的脑袋,也惊骇地缩回危险的脑袋。

此刻,天空的冰雹突发性停跳,查勘员的头供血不足头重脚轻 ,

心跳忽快忽慢,犹如一个敲打琴键娴熟的乐手。

4

不一样的相机,在查勘员手中,那就是头顶的灯 ,

才能窥到一个事物内里的辽阔和细微。

什么都看见,似乎一曝光就可以触摸到 ,被程序化的规范与动作,

被定格的记录,有时沉默,有时争执,

打开闪光灯就是推开了空旷 ,逐渐聚焦。

查勘员已变成最忙碌的人,手中的相机,发出极具穿透力的光,

将事故的核心交给远方。

一个人的冥想,修炼成为神探,把变幻莫测的世态,把乌黑

的心脏照亮,直至内心深处遍布着真理的光芒。

5

天有不测风,比喝醉的汽车相撞要复杂的多,一个化工企业,

就因此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爆炸。

不是传说中雷击着火,不是纵横交错的电线短路,是燃气或灰尘。

查勘员用多年积累的经验,用执着的毅力,冒着二次爆炸的危险,穿梭在厂区。

望着轰然倒塌的厂房和设备,像人突然瘫痪倒地 ,查勘员也摇摇欲坠了。

这原本是燃气的不是,或者灰尘的多事 , 可是附近被震灭的万家灯火无法原谅。

爆炸,还是把查勘员再次推上悬崖,如同给漏洞百出的水坝补救 。

保险就是为了保障,与爆炸的火光,逆袭,没时间做赔与不赔的选择题 。

只能把危险扔之脑后,把信念紧握手中, 记录灾害,把风险损失评估。

平常放在床边的手电筒 ,

那几天,与厂区的路灯一起彻底失眠。

6

夜才真的漆黑,雪真的很大。

通过客户“一键赔”视频反馈,翻下路基撞到树上的一辆宝马车成一坨废铁。

仿佛喧嚣就此止住,车主报案时的嚎啕声由远及近。灾难面前“哪像一个男人呀!”

哭声包围了无辜的夜,以及看似孤立无援的人。

其实不是过度透支的 ,是吓的吱吱吱地后退 。

心明眼亮的查勘员,用六十迈的速度行驶,一不小心踏空,

便是热滚滚的汗珠滑入路边的沟壑。

“终于来了,可等到你了!”车主一脸茫然。

一边拿上棉大衣给司机披上,“人安全就好!”

找个附近修理厂把车拖走吧,交流的语言 就是“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查勘员知道车主的心病, 又以三十迈的 速度行驶。

此刻,洁白的大地和白天一样通明 。

先前喊爹骂娘的车主,坐在查勘员旁边已静悄悄睡着了。

一睡就是三个小时。

7

自从一辆大货车冲过收费站,几辆车连环撞击,

作为当过兵学过医的查勘员,又多了一个身份:医生 。

其实是他的医术和查勘一同提升了 ,

再攀过去去眺望 ,隔着一辆辆车,与奔来的120医生,

“我学过医”,索性一起转移伤者,维护现场的安危 。

“快来帮我” ,他哪里像个查勘员,分明是心急火燎的医生 。

穿着湿透的衣服,身体松软无力 ,

还是脱下上衣挂在一旁吧 。身上划出的伤痕,

没有出血,只有颜色 ,在肌肤四周衬托下,

更像每次给客户留下的不修边幅的签名。

查勘员是公司的脊梁,每次和事故狭路相逢, 查勘结束后,都行注目礼。

不仅是敬畏受伤害的生命, 还因为是他一生不变的军姿 。



A6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