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工作室魏然
十一期间案例分享
十一期间,分享一批收藏的【保险诈骗罪】判决生效的判决书,供大家收藏使用


叶某某、胡某甲保险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4)台椒刑初字第424号
公诉机关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叶某某。2011年3月23日因涉嫌盗窃罪被河南省洛阳市公安局西工分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9日被逮捕,同年10月13日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在刑罚执行期间,因发现漏罪没有判决,于2013年7月12日被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押回。现羁押于台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应灵潇、陈程飞。
被告人胡某。2013年7月24日因本案被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取保候审。
辩护人陈明、戴阳。
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检察院以台椒检公诉刑诉(2014)120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叶某某、胡某甲犯保险诈骗罪向本院提起公诉。在审理过程中,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检察院二次以需要补充侦查为由,建议延期审理,本院依法决定延期审理;后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检察院提请本院恢复审理。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婉贞、代理检察员卢晓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叶某某及其辩护人应灵潇、被告人胡某甲及其辩护人陈明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0年下半年,被告人叶某某获知温州有一辆被火烧毁的浙c·7z997的雷克萨斯rx350越野车,叶某某与被告人胡某甲遂至温州查看;后叶某某购入一辆相同型号的二手雷克萨斯牌rx350越野车,登记在其父叶某名下,车牌号为浙j·2l925,并向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台州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安邦保险公司)投保车辆自燃险。后叶某某至温州市购得浙c·7z997火烧车,并与胡某甲经预谋,将买来的火烧车浇上汽油再烧一遍,冒充浙j·2l925越野车在行驶过程中发生自燃向保险公司骗保。2011年1月9日凌晨,叶某某将已更改为浙j·2l925车架号的火烧车运至台州市椒江区疏港大道路边,用汽油点燃,并将事先在附近等候的胡某甲叫至现场,胡某甲向安邦保险公司勘损人员谎称自己驾驶该车行驶至疏港大道时,发动机部位突然起火,致整车烧毁。事故发生后,叶某某、胡某甲将浙j·2l925越野车转卖给他人,并从安邦保险公司骗得保险理赔金人民币52.1104万元。
2013年7月23日,被告人胡某甲到公安机关投案。
对指控的事实,公诉人当庭宣读和出示了下列证据:1.安邦保险公司的报案材料、投保、理赔资料、太平洋保险公司理赔材料、营业执照、机动车注册登记及流转资料、银行账户明细单、车辆维修记录单、车辆买卖协议、抵押合同、刑事判决书、自动投案的证明等;2.证人张某甲、陈某甲、陶某、胡某乙、洪某、梁某、程某、陈某乙、江某甲、江某乙、黄某、潘某、郑某、张某乙、丁某、汪某、应香金、叶某等人证言;3.被害单位张伟东的陈述;4.被告人叶某某、胡某甲的供述;5.辨认笔录;6.司法鉴定意见书;7.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照片。8.电子数据光盘。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叶某某、胡某甲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伙编造未曾发生的事故,骗取保险金计521104元,属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八条,应以保险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叶某某应数罪并罚。被告人胡某甲具有自首、退赃情节,可以减轻处罚。
被告人叶某某辩解其购入的已烧毁的浙c·7z997雷克萨斯牌越野车已发往广州的修理厂进行修复,修复完成后卖给了胡某乙,疏港大道发生自燃的就是投案的浙j·2l925越野车,浙j·2l925越野车实际车主是胡某甲,该车的投保、发生自燃后的理赔都是胡某甲办理的,其理赔款也给了胡某甲,自己没有实施诈骗;其辩护人辩称指控被告人叶某某犯保险诈骗罪的证据不足,其不是被保险人,其不符合保险诈骗罪的主体要求,即使定罪,也应以诈骗罪定罪处罚。
被告人胡某甲要求从宽处理;其辩护人辩称被告人胡某甲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应认定从犯,系自首,已退出赃款25万元,请求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叶某某从事保险理赔工作多年,2010年下半年,叶某某获知温州市陈某甲处有被火整车烧毁的浙c·7z997雷克萨斯牌rx350型越野车,便纠集被告人胡某甲一起至陈某甲处查验上述越野车,后叶某某欲行诈骗。同年12月2日,叶某某从潘君寅处购得浙j·2l925雷克萨斯牌rx350型越野车,并登记在其父亲叶某名下,接着,叶某某向安邦保险公司投保车辆自燃险,被保险人叶某。同月31日,叶某某至温州市向陈某甲购得浙c·7z997越野车,并让程某将该车拖至台州市椒江区诚隆汽修厂。叶某某与胡某甲经预谋骗保,后将浙c·7z997火烧残车的车架号、牌号改换成投保的浙j·2l925越野车的车架号、牌号。2011年1月9日凌晨,叶某某将已改换的火烧残车拖至台州市椒江区海门街道疏港大道百姓家园附近的路边,用汽油点燃,接着,叶某某指使正在附近等候的胡某甲到事故现场冒充驾驶者,后胡某甲冒充是浙j·2l925越野车的驾驶者报案,并谎称车辆自燃烧毁。后在叶某不知情的情况下,叶某某等人提交理赔所需文件等向安邦保险公司要求理赔,安邦保险公司向叶某某实际使用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账户名叶某)汇入理赔款计人民币52.1104万元。
2013年7月23日,被告人胡某甲到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投案。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胡某甲已退出赃款计人民币25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公诉机关及本院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车辆登记表、理赔材料、车辆烧毁照片、消防大队出具的事故证明等分别证实:2010年7月8日,温州东方精细化工有限公司所有的浙c·7z997雷克萨斯牌rx350型越野车(车架号:jtjbk11a092004547)在安徽省广德县张氏合成材料有限公司因雷击发生火灾,致整车烧毁。
2.车辆买卖合同及证人张某甲的证言分别证实:2010年7月8日,温州东方精细化工有限公司所有的浙c·7z997雷克萨斯牌rx350型越野车在安徽省广德张氏合成有限公司因雷击发生火灾,导致整车烧毁,后太平洋保险公司温州分公司推定为全损,定损额为73.304万元,但实际仅支付了63.304万元,另外的10万元,太平洋保险公司让其与陈某甲签订车辆买卖合同,由陈某甲支付,同年8月24日,东方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将火烧车以10万元转让给陈某甲。
3.车辆买卖合同及证人陈某甲的证言分别证实:2010年12月31日,叶某某以15万元从陈某甲处购得已报废的浙c·7z997雷克萨斯牌rx350型越野车,车架号为jtjbk11a092004547。
4.车辆销售发票、车辆登记、转户证明、车辆某、维修单及证人洪某、梁某、丁某、郑某、张某乙的证言分别证实:2009年5月4日,通化市二道江金友煤矿购入雷克萨斯牌rx350型越野车(车架号:jtjbk11a1924065xx),牌号为吉e·20188,后转让给潘君寅;2010年12月13日,潘君寅将该车转让给叶某,车牌号变更为浙j·2l925;2011年3月28日,叶某将该车转让给戴茜茜,同年4月29日,戴茜茜将该车转让给郑某,同年5月31日,郑某将该车转让给张某乙,车牌号变更为粤u·5b206;另证实该车无异常,车漆大部分是原厂车漆,重要部件的螺丝无拧开过,车架号无凿改痕迹等。
5.营业执照、保险合同、发票等分别证实:浙j·2l925越野车的车险投保于安邦保险公司,保险期限:2010年12月15日起至2011年12月14日止,附加投保自燃损失险,被保险人叶某。
6.报案材料、出险查勘报告、车辆烧毁照片、火灾接警单、报警录音、椒江区消防大队火灾证明、赔款收据及权益转让书等分别证实:叶某所有的浙j·2l925越野车在投保安邦保险公司期间,在椒江疏港大道百姓家园小区附近发生自燃,后由叶某某报案,安邦保险公司已支付理赔款52.1104万元。
7.银行交易明细单及证人陈某丙的证言分别证实:2011年1月17日,叶某某通过陈某丙的账户汇入胡某甲的银行账户38万元;同年3月9日,叶某的工商银行账户62×××47收到理赔款52.1104万元。
8.车辆买卖合同、销售发票、营业执照及证人陶某、胡某乙的证言分别证实:2011年1月12日,叶某某等人将一辆雷克萨斯牌rx350型越野车以62万元的价格转让给胡某乙。
9.证人程某、陈某乙、江某甲的证言分别证实:叶某某从事保险理赔、定损多年,2010年年底,叶某某与程学君至温州市拖了一辆雷克萨斯牌rx350型越野车至椒江区诚隆汽修厂,叶某某提出修理该车的钣金、除锈、喷漆、座椅,因该车已全车烧毁,根本无法修复,就没有帮其修理,该车在修理厂停放了好几天,后在某天晚上,叶某某用修理厂的拖车将该火烧车拖走了,期间见叶某某开过一辆与火烧车同型号的雷克萨斯牌越野车来修理厂;另证实该车无法修复,即使能修复,其所需费用也是购买新车的数倍。
10.证人江某乙的证言证实:浙j·2l925雷克萨斯牌rx350型越野车登记车主是叶某,但实际车主是叶某某,该车投保安邦保险公司的手续都是叶某某来办理的,2011年1月9日凌晨,其接到叶某某的电话称该车在疏港大道发生自燃;次日,其与潘某对该车作了进一步的勘查,补拍了车架号,该车已整车烧毁,当时怀疑两年左右的车怎么会自燃,后经调查,但没查出问题,之后理赔需要的驾驶证、行驶证等资料都是叶某某提供的,理赔的手续也是叶某某过来办理的,胡某甲仅来过一次,做过一份笔录,同年3月9日,安邦保险公司将理赔款汇入叶某的账户,但该账户实际使用者是叶某某。
11.证人黄某的证言证实:浙j·2l925越野车在疏港大道发生自燃后,其与潘某一起去机场路的停车场勘查,当时江某乙、叶某某都在,该车被油布盖住,其要求勘查车辆,江某乙说已勘查完毕不必再重新勘查了;后其发现未提取车架号,便问潘某,潘某说车架号没拍到;一二天后车架号已上传,潘某说是江某乙给的车架号,其没有勘查过该车的车架号及发动机号,因为副总江某乙不让插手;过了一段时间,安邦保险总公司发现投保验车时的车辆钢圈与出险时的钢圈型号不同,总公司要求重新勘查,但该车已处理,后总公司派专人调查,江某乙特意嘱咐其带带路就可以了,别的不要管,让总公司的人员自己去查。
12.证人潘某的证言证实:浙j·2l925投保手续是叶某某到安邦保险公司办理的,被保险人是其父亲叶某;2011年年初一天凌晨,其接总台通知,说浙j·2l925越野车着火了,其报告江某乙后,赶到疏港大道现场勘查,叶某某和胡某甲已在现场,消防队已离开,胡某甲称当晚自己开车经过该路段时,发动机起火,后整车烧毁,其拍了驾驶员、现场照片,给胡某甲做了一份笔录后就回来了,因车还在冒烟,其仅对车的外观进行了拍照,没有检查车架号和发动机号。次日,江某乙发现车架号没拍,便联系叶某某,后叶某某带着其和江某乙等人到机场路某修理厂拍了该车的车架号,当时叶某某在该车副驾驶座后面找到的车架号,其将车架号部位擦干净后,拍照固定。
13.证人汪某、应香金、岩军伟的证言分别证实:2011年1月,叶某某将一辆雷克萨斯牌rx350型火烧残车停放于椒江区机场路158号恒雷汽修厂,期间,保险公司人员过来勘查过2次,听说该车被切割后当废铁卖了;另证实该车已全车烧毁,已无法修复。
14.证人叶某的证言证实:2010年12月,其名下的浙j·2l925雷克萨斯rx350越野车实际是叶某某买的,其用星洲小区的房产做抵押借款38万,又向别人借了钱买的,买车、贷款的手续都是叶某某办的,其仅签过字而已,实际使用人是叶某某,浙j·2l925买来后,自己没有去过保险公司,浙j·2l925车自燃后去向不清楚,后叶某某被抓后,其为了还贷款将浙j·2l925越野车卖给洪某,用于还银行贷款,其买星洲小区房子时,因办按揭办了一张工商银行卡,账号为62×××47,但该卡由叶某某在实际使用,自己对该卡的交易情况不清。
15.被害单位工作人员张伟东的陈述证实:2011年8月,安邦保险公司发现疏港大道上浙j·2l925越野车发生自燃,系用已烧毁的浙c·7z997越野车再次火烧,系伪造的事故,因为两车表面火烧图案高度相似,同时正常的车被烧成后现场地面会遗留大量残渣,但该事故现场却比较干净,且复勘时被烧的越野车整体发红生锈,后发现浙j·2l925越野车已转卖至广东省,实际上,浙j·2l925越野车根本没被烧,该公司被骗理赔款52.1104万元。
16.现场勘验、检查、提取笔录及电子照片分别证实:从安邦保险公司提取了疏港大道自燃案的出险勘查、复勘时的照片、投保、理赔的相关材料、报案录音等;从太平洋保险公司提取了浙c·7z997越野车在安徽省广德县被火烧毁的勘查照片及相关材料等;对张某乙所有的粤u·5b206进行勘验,提取了车架号;从饶平县车辆管理所提取了吉e·20188越野车登记存档的车架号及相关转户资料。
17.司法鉴定意见书分别证实:①疏港大道上发生自燃的浙j·2l925越野车与安徽省广德县发生燃烧的浙c·7z997越野车有29处车身痕迹、细节特征相同,是同一辆车在2010年7月8日的同一次火灾中形成。②粤u·5b206雷克萨斯牌越野车的车架号牌上的jtjbk11a1924065xx印文与吉e·20188雷克萨斯牌越野车登记存档“机动车查验记录表”粘贴拓印条上的jtjbk11a1924065xx印文是同一模具压印形成。③疏港大道上发生自燃的浙j·2l925越野车车架号牌上的jtjbk11a192406562印文与吉e·20188雷克萨斯牌越野车登记存档“机动车查验记录表”粘贴拓印条上的jtjbk11a1924065xx印文及粤u·5b206雷克萨斯牌越野车的车架号牌上的jtjbk11a1924065xx印文均不是同一模具压印形成。
18.被告人胡某甲的供述及其辨认笔录证实:2010年11月,其与叶某某一起去温州市看一辆因火烧毁的雷克萨斯牌越野车,叶某某让其拼一股,当时没有买;同年12月,叶某某以其父亲叶某名义购入了浙j·2l925雷克萨斯rx350越野车,后投保安邦保险公司,投保的手续都是叶某某办理的,同时叶某某将温州的浙c·7z997火烧车也买来拖至诚隆汽修厂,后叶某某与其商定,叶某某将浙c·7z997温州火烧车的车架号改成浙j·2l925越野车的车架号,后将浙c·7z997越野车用火再烧一次,冒充投保的浙j·2l925越野车发生自燃,骗取保费,为避免怀疑,让其报案;案发当晚,叶某某先从修理厂将挂着浙j·2l925牌号的温州火烧车拖到疏港大道,后开着本田牌越野车将其接上,其在车上闻到一股汽油味,后将其送至市府大道和疏港大道路口,叶某某至案发现场将火烧车点燃,后将其接至疏港大道百姓家园附近,由其出面报警,叶某某则向保险公司报案,安邦保险公司勘验员潘某赶到现场,其便谎称当晚买了夜宵回家途中闻到车内有异味,副驾驶位冒烟,后停车打开引擎盖,火便从发动机仓冒出;潘某勘查完毕后,叶某某将其送回家;几天后,叶某某带其到椒江消防大队,出具了火灾证明,之后去安邦保险公司签过名,具体的理赔手续都是叶某某去办理的;2011年1月12日,叶某某、胡某甲将未烧的浙j·2l925越野车转让给胡某乙。
19.被告人叶某某的供述证实:其从事保险理赔工作多年,2010年12月31日,其与胡某甲从温州陈某甲处以15万元购得被火整车烧毁的浙c·7z997雷克萨斯牌rx350型越野车,后拖至椒江区诚隆汽修厂存放;同年12月2日,胡某甲从潘君寅处购得浙j·2l925雷克萨斯牌rx350型越野车,并登记在其父叶某名下,同时向安邦保险公司投保;2011年1月9日凌晨,浙j·2l925越野车在疏港大道发生自燃,后安邦保险公司支付了理赔款计人民币52.1104万元。
20.刑事判决书证实:2011年10月13日,被告人叶某某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十万元。
21.自动投案的证明证实:2013年7月23日,被告人胡某甲至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投案。
22.收款收据证实: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胡某甲退出赃款计人民币25万元。
23.户籍证明、报案录音、电子数据光盘及相关照片等。
针对控、辩双方的意见,根据本案的事实和证据,本院对相关争议焦点评判如下:
一、关于被告人叶某某、胡某甲是否构成诈骗罪。审理认为,被告人叶某某、胡某甲犯诈骗罪的犯罪事实,有被害单位张伟东的陈述、证人张某甲、陈某甲、陶某、胡某乙、洪某、梁某、程某、陈某乙、江某甲、江某乙、黄某、潘某、郑某、张某乙、丁某、汪某、应香金、叶某等人证言、辨认笔录、车辆买卖合同、抵押合同、保险合同、理赔资料、车辆某、银行交易明细单、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及照片、司法鉴定意见书、电子数据光盘等证据证实,被告人叶某某、胡某甲亦供认在案,足以认定;保险诈骗罪的主体是被保险人,本案被告人叶某某、胡某甲与安邦保险公司之间不存在保险合同关系,其是在被保险人叶某不知情的情况下实施的骗赔行为,不符合保险诈骗罪的主体要求,但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应按诈骗罪定罪处罚。
二、关于被告人叶某某无罪的具体辩护意见。审理认为,被告人叶某某的辩解无相关证据相印证,与在案的证据相佐,也不符合常理,故对其辩解不予采纳;具体评析如下:①被告人叶某某辩解从陈某甲处购得的浙c·7z997火烧车已发往广东修理,修好后卖给了胡某乙。经查,被告人叶某某的辩解无任何证据相印证,按其辩解,2010年12月31日,被告人叶某某从陈某甲处购得浙c·7z997火烧车,2011年1月12日,叶某某等人又将修复完成的浙c·7z997越野车转让给胡某乙,时间间隔仅为12天,而证人程某、陈某乙江某甲等人证言均某甲,加之从台州市至广东省的运输时间,实际修理该火烧车的时间仅有几天,而证人洪某、陈某乙、江某甲、岩军伟等人证言均某乙,也是没有修复价值的;即使修复该车,浙c·7z997火烧车也是不可能在几天内修复完成的,其辩解不符合常理,也与在案证据相矛盾。②被告人叶某某辩解疏港大道上发生自燃的就是投保的浙j·2l925越野车。经查,司法鉴定结论意见书证实疏港大道发生自燃的越野车与安徽省广德县烧毁的浙c·7z997越野车系同一辆车,足以确定疏港大道发生自燃的越野车就是叶某某购买的浙c·7z997火烧车,而叶某投保的浙j·2l925越野车根本没烧毁,现仍由张某乙占有。③被告人叶某某辩解自己没有参与诈骗。经查,被告人叶某某的辩解与事实不符;证人陈某甲的证言及车辆买卖合同证实叶某;证人程某、陈某乙、江某甲的证言证实叶某某与程某至温州市将浙c·7z997火烧车拖至椒江诚隆汽修厂;证人江某乙、黄某、潘某、岩军伟等人证言证某,后理赔的相关材料均由叶某某提交,胡某甲均未参与;证人叶某、江某乙的证言及银行交易记录单证实理赔款汇入由叶某某实际使用的工商银行账户内;综上,在案的证据足以证实被告人叶某某参与了诈骗实施的全过程。
三、关于被告人叶某某、胡某甲的作用地位。审理认为,被告人叶某某从事保险理赔多年,其获知陈某甲处有火烧车,遂产生骗保之意,后筹划诈骗,纠集被告人胡某甲参与,系犯意的提出者;在实施诈骗过程中,叶某某系指挥者,并直接负责投案、理赔及车辆销售,后占有理赔款,其对整个诈骗犯罪的实现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应认定为主犯。被告人胡某甲无任何保险从业经验,实为叶某某缺少资金及逃避追究所需才纠集胡某甲参与,其行为均受叶某某直接指挥,在共同犯罪中仅起次要作用,应认定为从犯。
本院认为,被告人叶某某、胡某甲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伙虚构事实,骗取他人钱财,1次计人民币52.1104万元,属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叶某某、胡某甲的罪名及未区分主从犯不当,均予以纠正。被告人叶某某在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发现其在判决宣告以前还有本罪没有判决,应予数罪并罚;被告人叶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胡某甲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案发后能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是自首,已退出部分赃款,予以减轻处罚。究其被告人胡某甲的犯罪情节相对较轻,犯罪后能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具有较好的认罪、悔罪表现,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胡某甲主动退出赃款25万元,减少了被害单位的损失,其再次犯罪的可能性较小,适用缓刑对其所居住的社区无重大不良影响,对被告人胡某甲予以适用缓刑。被告人叶某某的辩护人辩称本案应以诈骗罪定罪处罚。被告人胡某甲要求从宽处理;其辩护人辩称被告人胡某甲系从犯,有自首、退赔情节,请求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的意见。审理认为,所辩属实,均予以采纳。为了保护公民的财产不受侵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七十条、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叶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与前罪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九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二o一一年三月二十三日起至二o三o年三月二十二日止。罚金限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胡某甲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
三、已退出的赃款计人民币二十五万元予以追缴,未退出的赃款共计二十七万一千一百零四元继续向被告人叶某某、胡某甲追缴,均返还被害单位。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审 判 长  李慧慧
人民陪审员  李赛珠
人民陪审员  何信顺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徐 燕
附件:
本案判决所依据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六十六条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二十六条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第五十六条对于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应当附加剥夺政治权利;对于故意杀人、强奸、放火、爆炸、投毒、抢劫等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犯罪分子,可以附加剥夺政治权利。
第五十五条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除本法第五十七条规定外,为一年以上五年以下。
第七十条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发现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在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的,应当对新发现的罪作用判决,把前后两个判决所判处的刑罚,依照本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已经执行的刑期,应当计算在新判决决定的刑期以内。
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
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人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三条……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A6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