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工作室魏然

判例学习

“驶离现场”情形下是否可以拒赔,是目前诉讼实践中争议较大的问题。绝大部分法院认为现行保险条款中关于“驶离现场”的规定是区别于之前条款中“逃逸”的免赔规定的。

一、基本案情

2017年10月7日6时5分,王某驾驶在鑫安投保的鲁P635**号车沿326省道行驶时,与郑某驾驶的自行车相撞,造成郑某受伤。事故发生后投保车辆驶离现场。后该案伤者郑某将鑫安保险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在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事故发生后,经审查,发现该案投保单中的被保险人并非本人所签。

二、裁判理由

该案经律师事务所抗辩后,法院认为:交通事故认定书载明“王某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二条第二款、第七十条第一款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第一款规定“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造成人身伤亡的,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抢救受伤人员,并迅速报告执勤的交通警察或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因抢救受伤人员变动现场的,应当标明位置。乘车人、过往车辆驾驶人、过往行人应当予以协助……”.同时,根据本院于交警部门了解的情况及交警部门作的询问笔录显示被告王某于2017年10月10日才向交警部门报案,而事故发生在2017年10月7日,对于被告王某辩称的其在事故发生后第一时间向交警部门报案的辩称理由,本院不予采信。故可以认定王某于事故发生后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事故车辆驶离事故现场。
关于商业三者险不予赔偿的问题,法院认为:对于保险公司提交的电子投保单、投保人声明、商业保险条款,被告虽然辩称投保人声明中“王某”不是其本人所签,但未提交相反证据证明其主张,其辩称理由本院不予采纳;对于该投保单、投保人声明、商业险保险条款,本院予以确认。其中投保人声明中用加粗字体载明“保险人已通过上述书面形式向本人详细介绍并提供了投保险种所使用的条款,并对其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已明确说明免除保险人责任的内容及法律后果”,可以认定被告保险公司对免责事由尽到了明确的提示义务。根据保险条款的规定,被告鑫安保险聊城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不应再承担赔偿责任。

三、案件评述

一、“驶离现场”情形下是否可以拒赔,是目前诉讼实践中争议较大的问题。绝大部分法院认为现行保险条款中关于“驶离现场”的规定是区别于之前条款中“逃逸”的免赔规定的,单就保险条款中关于“驶离现场”不赔的表述来看,其前提应是驾驶人员明知发生事故而不采取措施驶离现场,而不仅仅是“驶离现场”这一客观行为。在此种观点要求下,对于驶离现场的免赔,应当区分“有意识”驶离现场和“无意识”驶离现场。此种审判思路也是造成现实中,大量被保险车驶离现场情形下,商业险却无法拒赔的根本。为加防范,鑫安合作代理律师在接到案件委托后即积极走访现场并前往事故科调取卷宗材料,在综合收集各类材料后,推知该案中驾驶人员明知事发而驶离的嫌疑较大,根据民法“高度盖然性”定案原则,促使法院认定驾驶员“王志海于事故发生后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事故车辆驶离事故现场”,这一拒赔情形的客观存在。
二、投保单等免赔材料上是否由本人签字,是认定保险人是否尽到提示及说明义务,进而认定免责情形是否得以支持的关键。经山东鲁朋律师事务所代理律师努力,“驶离现场”的免责情形已经确认,前提得以确立后,进一步需要证明的是对免责否尽到提示义务。因该案已经确定投保单非本人签字,一旦鉴定结论出来,保险公司拒赔将变得极为艰难。在大部分法院要求保险公司鉴定投保单中笔迹真伪的司法实践中,代理人根据《民诉法司法解释》、《最高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规则的若干规定》等法律规定,经抗辩后,成功令法院将举证责任分配至被保险人处,从而最终使被保险人因未在规定期限内提出鉴定申请而承担不利后果,即推定我司所主张的签字属实的事实存在,进而认定免赔成功。
诉讼案件是实体法和程序法的结合,本案之所以拒赔成功,不仅仅是充分调查、取证和对实体法律的娴熟掌握所产生的,尤为重要的是对民事程序法律的把控,例如举证责任的分配问题等。经过以上成功的操作,最终认定保险公司拒赔的情形和告知均存在,该案得以成功拒赔。


附:判决书


郑庆*与王志*、王青*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临清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鲁1581民初346号


原告:郑庆*,男,1945年5月15日生,汉族,农民,住河北省邢台市临西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文*,临清**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维*,临清**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王志*,男,1997年6月23日生,汉族,居民,住临清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临清奋斗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王青*,男,1972年5月20日生,汉族,居民,住临清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郎明*,临清奋斗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鑫安汽车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聊城中心支公司。住所地:聊城市东昌路五环国际*号楼第*栋1—101。
负责人:赵艳*,副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国栋,该公司法律顾问。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猛,该公司法律顾问。
原告郑庆*与被告王志*、王青*、鑫安汽车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聊城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鑫安保险聊城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郑庆*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赵维军,被告王志*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晨,被告王青*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郎明*,被告鑫安保险聊城支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国栋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郑庆*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共计3万元,后变更为47761.96元,首先由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付,不足部分由被告保险公司在商业险责任限额内赔付,仍不足部分由另二被告连带赔付;2.诉讼及实际支出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7年10月7日16时5分许,被告王志*驾驶鲁P×××××号轻型封闭货车沿省道326线由西向东行驶至97KM处时,与同向原告驾驶的自行车相撞,造成原告受伤、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被告王志*负事故全部责任,原告无责任。原告受伤后在医院治疗。被告王青*系鲁P×××××号轻型封闭货车的车主,该车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和5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诉至法院。
王志*辩称,答辩人驾驶的车辆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商业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被告保险公司应在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损失。原告住院后,答辩人已垫付27700元,要求原告予以返还或者在保险内扣除返还给答辩人。
王青*辩称,事故发生时系被告王志*驾驶肇事车辆,答辩人不应承担责任。
鑫安保险聊城支公司辩称,肇事车辆在我公司投保交强险一份、50万元商业险并投保不计免赔,如无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同意在保险限额内对原告合理合法损失进行赔偿,当事人应向我公司提供驾驶证、行驶证等必要的理赔材料,便于查清是否具有免赔事由。诉讼费、鉴定费等间接损失不予承担。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的交换和质证。对原、被告双方无异议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保险单、住院病历、驾驶证、行驶证等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本院可以认定的事实如下:2017年10月7日16时5分许,王志*驾驶鲁P×××××轻型封闭货车沿326省道由西向东行驶至97KM处时,与同向行驶郑庆*驾驶的自行车相撞,造成郑庆*受伤,两车不同程度损坏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车辆驶离现场。2017年10月13日,临西县公安局交通巡逻大队作出临公交认字[2017]第00108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载明王志*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二条第二款、第七十条第一款之规定,郑庆*无违法行为,认定王志*负此事故全部责任,郑庆*无责任。
同时查明,鲁P×××××轻型封闭货车车主为被告王志*的父亲王青*,该车有行驶证,王志*有C1准驾证。该车在被告鑫安保险聊城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及50万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并投保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机动车交通事故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有责任的赔偿限额为: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为10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
原告郑庆*受伤后,在聊城市第二人民医院华美院区住院治疗25天,经诊断为:脑挫裂伤、蛛网膜下腔出血、枕骨骨折、××等。
原告受伤治疗过程中,被告王志*为原告垫付27700元。
原、被告存有争议的问题:
被告的责任承担问题
原告认为,根据事故认定书,被告王志*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其驾驶的车辆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及50万元的商业险,原告的损失应首先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商业险限额内承担,不足部分由另二被告连带承担。
被告王志*认为,事故发生后,王志*年龄较小,当时只有其一个人在场,没有经过类似的事情,且是在原告村上发生的事故,王志*害怕挨揍,所以直接驾车向临西县交警队事故科报案,交警部门认定被告驶离现场,而非逃离现场,保险公司商业三者险条款属于格式条款,对于免责条款不应采纳,被告保险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王青*认为,被告王青*将车辆借给被告王志*使用,本身无过错,被告王青*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另被告的车辆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保有交强险、商业险,原告的损失应由被告保险公司承担。
被告鑫安保险聊城支公司认为,事故认定书记载事故发生后,被告王志*驾车驶离现场,根据保险条款约定,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不承担赔偿责任。为此提交涉案车辆的电子投保单、投保人声明(在投保人签章处签有被告王青*的姓名)、商业保险条款(该保险条款第二十四条载明“在上述保险责任范围内,下列情况下,不论任何原因造成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和费用,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二)驾驶人有下列情形之一者:1.事故发生后,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被保险机动车或者遗弃被保险机动车离开事故现场……”),拟证明保险公司就免责条款已尽到提示告知说明义务,且投保人已签字确认。
原告认为,对保险公司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不清楚,即便是真实的,也不能证实保险公司已尽到了提示告知义务,不能证实免责事由成立。被告王志*认为,事故发生后,被告首先去事故科报警,并经交警部门认定车辆驶离现场,而非逃离现场,被告保险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同时,王青*表明投保期间,保险公司未出示过保险条款,依据《保险法》规定,被告保险公司提交的条款不发生效力,不产生免责效力。被告王青*认为,投保人声明中“王青*”不是本人签名,保险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王志*逃离事故现场,保险公司提交的系格式条款,应对投保人明确提示告知,保险公司免责事由不成立。
审理中,本院依法于交警部门调取了相关事故卷宗材料(含事故现场图、现场照片、驾驶证、行驶证及对王志*的询问笔录),其中2017年10月10日对王志*的询问笔录载明“……问:你因为什么事情来临西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答:因为我驾车发生交通事故的事。问:事故发生的时间和地点?答:2017年10月7日15时40分许,地点:326省道97KM处(姚庄村)……”。
原、被告均对本院调取的材料真实性无异议。被告王志*认为以上调取的材料可以看出被告王志*发生事故后,第一时间先去事故科报警。
(二)原告要求赔偿的项目及标准
审理中,本院根据原告的申请,对原告郑庆*的伤情进行了司法鉴定,聊城临清市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于2018年5月22日作出聊临司法鉴定所[2018]临鉴字第98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被鉴定人郑庆*因交通事故致多发脑挫裂伤(额叶、左颞叶)遗留脑软化灶并伴有神经系统的体征,评定为十级伤残。同日,该司法鉴定所作出聊临司法鉴定所[2018]临鉴字第9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被鉴定人郑庆*的护理期限为60天,护理人数住院期间为2人,出院后为1人。
原告对司法鉴定意见书无异议。三被告认为该两份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过高过长,请法院酌定,不申请重新鉴定。
庭审中,原告要求赔偿的项目为:1.医疗费34270.21(单据8张);2.护理费8567.15元[100.79元天×(60+25)天,依据司法鉴定书,原告受伤期间由其儿子郑长欣和女儿郑书兰两人护理,二人在镇中心居住,提交身份证、户口本、国家统计局的代码];3.残疾赔偿金24974.6元(35678元年×7年×10%,依据司法鉴定书,提交身份证、户口本、国家统计局的代码);4.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5.鉴定费1900元(单据2张);6.住院伙食补助费750元(30元天×25天);7.营养费3000元(30元天×100天,住院病历建议加强营养);8.交通费1000元。以上合计75461.96元,扣除被告王志*垫付的27700元,共要求被告赔偿47761.96元。首先由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付,不足部分由被告保险公司在商业险责任限额内赔付,仍不足部分由另二被告连带赔偿。
被告王志*、王青*认为,鉴定费应由保险公司承担,作鉴定是为了查清原告伤情及需护理的期限所产生的必要花费,该费用是直接损失,不是间接损失。其他同被告保险公司的质证意见。
被告鑫安保险聊城支公司认为,医疗费清法院依法核实。护理费、伤残赔偿金,按照户口性质,原告及其护理人员均是务农,因此均应按照农村标准计算,对护理人员郑书兰,还应提交亲属关系证明。精神损害抚慰金不予认可。鉴定费属于间接损失,我公司不予承担。营养费天数过长,应提交相关的司法鉴定意见。交通费我公司认可200元。对其他的无异议。
另:2017年山东省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5118元,山东省农民家庭人均生活消费性支出为10342元。
本院认为:本案中,对于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及本院于交警部门调取的事故卷宗材料,原、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根据该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被告王志*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依法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载明“王志*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二条第二款、第七十条第一款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第一款规定“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造成人身伤亡的,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抢救受伤人员,并迅速报告执勤的交通警察或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因抢救受伤人员变动现场的,应当标明位置。乘车人、过往车辆驾驶人、过往行人应当予以协助……”。同时,根据本院于交警部门了解的情况及交警部门作的询问笔录显示被告王志*于2017年10月10日才向交警部门报案,而事故发生在2017年10月7日,对于被告王志*辩称的其在事故发生后第一时间向交警部门报案的辩称理由,本院不予采信。故可以认定王志*于事故发生后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事故车辆驶离事故现场。
因被告王志*驾驶的鲁P×××××轻型封闭货车在被告鑫安保险聊城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被告鑫安保险聊城支公司应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被告王志*赔偿。
关于被告鑫安保险聊城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是否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对于被告保险公司提交的电子投保单、投保人声明、商业保险条款,被告王青*虽辩称投保人声明中“王青*”不是其本人所签,但未提交相反证据证明其主张,其辩称理由本院不予采纳;对于该投保单、投保人声明、商业保险条款,本院予以确认。其中投保人声明中用加粗字体载明“保险人已通过上述书面形式向本人详细介绍并提供了投保险种所适用的条款,并对其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包括责任免除条款、免赔额、免赔率等免除或者减轻保险人责任的条款)……本人确认收到条款及《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免责事项说明书》。保险人已明确说明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内容及法律后果”,可以认定被告保险公司对免责事由尽到了明确的提示义务。根据保险条款的规定,被告鑫安保险聊城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不应再承担赔偿责任。
关于被告王青*是否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原告未提交证据证明被告王青*在本次事故中存有过错,故被告王青*对原告的损失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对于原告要求的各项损失问题:三被告对原告伤情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提出异议,但未提交证据证明也未申请重新鉴定,对于该两份司法鉴定意见书,本院予以确认。关于护理费,根据原告提交的身份证、户口本,两护理人员均为农民,其护理费标准可参照69.75元天计算,根据司法鉴定意见,护理费应为5928.75元[69.75元天×(60天+25天)]。关于营养费,原告住院病历出院医嘱记载“酌情增加营养”,本院酌定300元。关于交通费,原告未提交证据证明,鉴于被告认可200元,本院支持200元。原告要求的其他损失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综上,原告郑庆*的损失范围为:1.医疗费34270.21元;2.护理费5928.75元;3.残疾赔偿金24974.6元;4.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5.鉴定费1900元;6.住院伙食补助费750元;7.营养费300元;8.交通费200元,以上合计69323.56元,由被告鑫安保险聊城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42103.35元(在医疗费用限额内承担医疗费10000元,在伤残限额内承担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交通费32103.35元)。原告的其余损失27220.21元,由被告王志*承担。鉴于本案被告王志*已为原告垫付27700元,扣除27220.21元,尚余479.79元,可以用于承担其应承担的诉讼费用。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鑫安汽车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聊城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郑庆*医疗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交通费共计42103.35元。
二、驳回原告郑庆*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执行期间为判决生效后自动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二年以内。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545元,由被告王志*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并交纳相应的上诉费用,上诉于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缴纳上诉费,按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员  王禄生

二〇一八年七月十六日

书记员  张昕



A6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