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工作室魏然

警醒案例

“砰”的一声,一辆宝马径直冲入水中,开车的人却怎么没上岸……这看似一起交通事故,背后却隐藏着不可告知的秘密…
寄售车辆一直未售出
有人盯上
      今年4月初,厦门市民张先生将一辆二手宝马车寄放在某汽车美容公司,让店员吴某以23.8万元的价格对外销售。因价格出得有点高,一直无人问津,车子便一直停在该公司门口。
      4月10日,陈某来该公司修车,吴某通过同事认识了陈某。陈某看了那辆宝马车,对吴某说,他去问问朋友,看有没有人要买这辆车。
      一周后,陈某又来该公司,得知那辆车还没卖掉,便问吴某这辆车是否有保险,保险有没有过期。吴某查询资料后告诉陈某,这辆车保险到今年9月份,保额35万元左右。陈某交代吴某,这车先不要卖,他那边可能有人会买。
      过了几天,陈某又来找吴某,他说,没人会出这个价买这辆车,如果一定要卖这个价的话,可以把车子交给他走保险的途径,他可以付25万元,但要吴某配合。
      这三种方案随便你选
      事后分钱
      吴某问具体要怎么做
      陈某提了三个方案:
      一是开车故意制造交通事故;
      二是故意把车子开进水里;
      三是台风天故意把车子开到容易泡水的地方。
      之后报警报保险。
      陈某说,如果他找关系去处理保险理赔的话,大概需要付10%的费用给别人,他自己只能赚20%左右。如果能多骗一点的话,他会给吴某多分点钱,如果不能多骗,他只能给25万元。
      吴某事后交代,陈某前前后后找过他五六次,其间还说他已经找好了几个故意制造事故的地点,“他让我放心地把车子交给他,还说他以前有做过类似的事情,没有出过事。即使出事了也跟我没关系,顶多是保险公司拒绝赔偿。如果理赔不成,他说他自己会把车子买下来。”
      吴某说,当时他觉得这样不妥,所以一直没有同意。

养家糊口经济压力大

答应配合
      5月2日,陈某再次过来,让吴某跟他一起去翔安,去看他找的交通事故实施地点,让吴某放心地把车子交给他。
      吴某这次终于松口了。吴某说,想到有3万多元的卡债要还,想到妻子没有工作,想到父亲还在辛苦做搬运工,所以他想和陈某合作赚点钱,于是答应把车子交给陈某。
      午饭后,陈某开车载着吴某来到翔安区的一个池塘边。陈某说:“这个地方没有监控,到时候你只需将车子开进池塘里,之后爬出来报警就可以了。民警到时会按交通事故处理,这样需要报保险,保险公司的事情由我去处理。”
      吴某说,当时他害怕自己开车进池塘,会有危险,另外他还害怕这样骗保会出事,所以他不敢这么做。
      见状,陈某说:“不然由我来开车进池塘,到时你再跳下池塘进入驾驶室把我弄出来。等我离开后,你再上岸报警,民警过来后会开单给你,后续还是由我来处理。”

落水后车门却打不开

人没上来
      当天下午5点半,两人开始实施计划。吴某从公司开出那辆宝马车,经翔安隧道、翔安大道等路段,还去了南安水头,他故意到处转了几个小时。当天晚上9点左右,他在水头国道边接上陈某,随后驱车赶往那个池塘,在一两百米远的地方,吴某停车,换成陈某驾驶。
      陈某驾车往池塘开去,吴某跟在后面一路小跑,随后吴某听到“砰”的一声,汽车落水了。吴某跑到池塘边时,车头插进水里,正往水底下沉,而车窗紧关着,陈某并未从车内出来。
(网络图片)
      担心陈某撞晕出事,吴某跳下池塘准备开车门,但是车门反锁着一直拉不开。吴某找来石头砸车窗,但车窗玻璃浸在水里砸不破。吴某事后说,当时天很黑,看不到车里的情况,也看不到陈某。他爬到岸边想报警,但手机泡水了,没有信号,电话打不出去。
      这时,刚好一名男子路过,吴某求男子帮忙报警。不久,有村民闻讯赶来,有人递给吴某棍子,吴某用棍子敲玻璃,但玻璃还是敲不破。
      过了十几分钟,交警赶到现场施救,但车窗还是打不开。直到吊车过来,把车子吊上路面,车门才打开,此时陈某已不省人事。120救护车过来后,确认陈某已经死亡。后来,吴某被交警带走配合调查。
      经鉴定
      陈某系液体阻塞呼吸道及肺泡,阻碍气体交换而发生呼吸系统障碍窒息性死亡(也就是溺亡)。而经价格鉴定,那辆落水的宝马车直接损失197000元。
      5月5日,吴某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到案,他如实供述了上述未被公安机关掌握的犯罪事实。案发后,吴某赔偿车主张先生197000元,并取得对方的谅解。
真是机关算尽,反误了性命!
      下面我们看看检察院关于本案的分析
      吴某和陈某的行为属于什么罪行?
      翔安区检察院认为,保险诈骗罪的主体是特殊主体,即只有投保人、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自然人和单位才能构成本罪。本案中,吴某及陈某主观上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客观上采取了将他人车辆开进池塘后欲骗取理赔金,但二人并非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因此不能定为保险诈骗罪。

      两人的行为最终被认定为故意毁坏财物罪。
      为何是故意毁坏财物罪?
      检察官解释,吴某主观上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意图通过虚构车辆事故诈骗保险理赔金,但因陈某在制造虚假事故时死亡,导致诈骗未遂;吴某与陈某为了实现诈骗目的,实施了开车进池塘泡水的毁坏财物的手段行为,并造成车辆损坏的后果。吴某实施了故意毁坏财物的手段行为和诈骗的目的行为,系牵连犯,应择一重处。
      检察官说,综合本案看,吴某及陈某将张先生的车开入池塘,造成车辆整车报废,损失价值共计19.7万元,已达数额巨大标准,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相比诈骗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的刑罚更重。因此本案宜认定为故意毁坏财物罪。
      近日,翔安区法院将开庭审理该起案件,参与此案的汽车美容公司店员吴某被翔安检察院以故意毁坏财物罪提起公诉。
来源:厦门晚报

A6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