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工作室魏然

反欺诈小说连载

反欺诈是一个很意思的题材,我们陆续连载理赔人写自己工作的反欺诈小说。

来源 | 王洋(人保财险河北分公司)

(一)命悬一线

救护车飞速地驶进医院大门,院内熙熙攘攘的人群纷纷避让,瞬间就为救护车开辟了一条“绿色通道”。

两个护士从救护车上推下担架床,向楼里跑去,救护车刺耳的警笛声依旧在空中盘旋,像极了声嘶力竭的哀鸣。担架床上雪白的床单被鲜血染红,此时躺在担架床上的伤员已经因为失血过多失去了意识!

韦新颖早已在楼内等候,看见护士推着担架床向自己跑来,为了节省宝贵的时间,只能边跟着一起跑、边检查伤员的伤势。

“伤员失血过多、右腿不完全离断、腹腔肿胀,内出血的可能性很大,”韦新颖扒开伤员的眼皮看了看,继续说道,“伤员瞳孔散大,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来不及做术前检查了,直接推到手术室,手术和检查一起做!时间就是生命,要快!

狭小的手术室内站满了人,每个人都穿着手术服、戴着口罩,无法分辨这些人是谁,他们像树桩一样站在一起,一动不动。虽然说这种重要手术确实需要很多相关科室的人员共同配合,但是也不至于来这么多人吧,这让韦新颖感到非常奇怪,但是人命关天,顾不得多想,抢救伤员是第一位的,先做手术再说吧。

伤员的情况极不稳定,心律不齐,而且若有若无,随时都有心脏停跳的风险;腹腔越来越鼓,内出血更加严重了,若不立即打开腹腔止血,后果将不堪设想!

韦新颖拿起手术刀,一层层划开伤员的腹腔,在划破最后一层时,一股鲜血喷涌而出!韦新颖快速找到被碎裂的骨碴划破的血管,用左手紧紧捏住,同时向那群人的方向伸出右手,喊道:“止血钳!

没人回应。

“快点儿,止血钳!”韦新颖又喊了一遍。

仍旧没有人回应。

“快点儿把止血钳递给我!伤员快扛不住了!”韦新颖用自己能喊出的最大音量向人群中喊着。

任凭韦新颖喊破音都没有人回应。

韦新颖向人群中看去,这些人不知什么时候全都摘下了口罩,韦新颖也看清了这些人的相貌,科室内所有人竟然全都在这儿了,甚至连主任也赫然在目!

韦新颖更加奇怪了,明明是自己负责的手术,为什么会来这么多人?就算是观摩学习,也应该提前通知一声吧!但是转念一想,伤员此时命悬一线,先抢救伤员,再跟他们计较吧。

韦新颖向主任喊道:“主任,快点儿让他们帮帮我,我一个人应付不过来!

主任的脸上并没有一丝紧张的情绪,也没有安排人员协助韦新颖抢救伤员,只是不紧不慢地向前走了两步,然后微笑着对韦新颖说道:“我们是不会帮忙的。

韦新颖惊讶地瞪着眼睛向主任问道:“为什么?

主任用学者的口吻,慢条斯理地回答道:“没有红包,让我们怎么帮你?

韦新颖气得五官都扭曲了,对主任厉声喊道:“在这个人命关天的时刻,你竟然还想着收红包!你连做医生的职业操守都没有了么?

任凭韦新颖发火,主任并不理会,继续微笑着回答道:“你说得对。我们都没有你的‘境界’高,但是我们有原则,不见红包绝对不帮忙。

韦新颖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的无助和绝望,用近乎哀求的语气对主任说道:“主任,我求求你了!你赶紧让大家帮帮我吧!伤员眼看着就快不行了!如果他死了,我怎么跟他的家人交代啊?”韦新颖说到这儿,顿时泪如泉涌。

主任还在微笑,但那种微笑是麻木而机械的,使主任看起来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主任对韦新颖说道:“交代?亏你当了这么多年医生,连这点事儿都不会办?一句‘我们已经尽力了’不就打发了吗?

韦新颖的愤怒已经到达了顶点,歇斯底里地对这群人喊道:“你们这帮禽兽!

 



(二)天堂和地狱之间

“喂,醒醒,醒醒。”丈夫摇醒了靠在沙发上睡着的韦新颖。

“哎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我睡了多长时间?”韦新颖问道。

“时间不长,也就一刻钟吧。我看你吃完晚饭后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就没打扰你,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我正洗碗呢,忽然听见你大喊了一声,吓得我差点儿把碗扔到地上,赶紧跑过来看你,发现原来是你睡着做噩梦了。

韦新颖苦笑了一下,站起来给了丈夫一个温暖的拥抱,便拿起包要向外走去。

丈夫关切地问道:“这么晚了,还要去单位加班啊?

韦新颖点了点头,回答道:“是啊,月底了,赶紧清清案子,否则未决指标不好完成啊。

丈夫了解韦新颖,对她说道:“好吧,你去吧,我知道没办法阻拦你,只是看你最近你天天加班到深夜,精神透支太严重了,否则你怎么会坐在沙发上就睡着了呢?我很心疼你,但又帮不上忙。算了,多说无益,早去早回吧。

韦新颖独自骑车向单位而去,原本她去单位加班不是坐车就是打车,但自从一个月前经历了“绑架”事件后,“汽车”已经在她的心中留下了阴影。

这一路,韦新颖都在回忆刚才那个噩梦。韦新颖明白,人们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以梦的内容是以现实为依托的。主任和同事们收红包确有其事,而且肆无忌惮,韦新颖不愿与其同流合污,写了封检举信向上级举报,可谁知第二天,检举信就被主任拿到了,从此韦新颖便被同事们孤立起来,最终只能忍痛离开了供职多年的“三甲”医院,而后经朋友介绍,才来到保险公司从事医疗审核工作。

韦新颖推开单位的大门,发现办公室内灯火通明,同事们几乎都回来加班了。对面桌的李姐见韦新颖也来加班,便拿出一包“锅巴”扔给韦新颖,对她说道:“小韦,吃锅巴!晚上加班吃点东西扛饿!

韦新颖拿着锅巴,心里暖暖的。她在保险公司工作虽然不如在医院工作挣得多,但是她喜欢保险公司的工作氛围,有“人情味儿”,这也是坚定她留下来的原因。

韦新颖掏出钥匙打开橱子,拿出一摞医审案卷摊在桌子上,开始逐案审核交通事故伤者的医药费是否合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此时已接近凌晨,但韦新颖仍旧全神贯注地审核案卷,丝毫没有注意到办公室里共同加班的同事们早就陆陆续续地回家了,等她再抬起头时,发现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她一个人了。好在就剩下一本医审案卷了,再加把劲儿审核完就可以回家了。韦新颖想到这儿,伸了个懒腰,然后立即恢复“战斗姿态”,打开了案卷封面。

韦新颖只看了一眼,就惊呆了!

只见案卷内页夹着一张纸,纸上只有一行打印的字:“这起案件有问题,需要你去调查。”落款是“观察者”。

“这张纸是怎么出现在案卷里的?昨天我还粗略地看过这本案卷,没有发现这张纸啊!‘观察者’是什么时间将这张纸放到案卷里的呢?而且为了怕案卷遗失,每次下班后,我都会把案卷锁在橱子里,橱子钥匙也由我随身携带,‘观察者’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打开橱子,把纸放到案卷里,又把橱子原封不动锁好的呢?”韦新颖独自坐在安静、空旷的办公室里,想到这儿,不由得脊背发凉。

正当韦新颖想得入神的时候,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如果是在白天,手机来电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此时是万籁俱寂的黑夜,这一声手机铃响吓得韦新颖花容失色,“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韦新颖颤颤巍巍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才长舒了一口气,原来电话是丈夫打来的。丈夫见快到深夜了,韦新颖加班还未结束,而且他对一个月前韦新颖被“绑架”还心存余悸,所以准备骑车子去单位接韦新颖回家。

一晚上经历了两次惊吓,韦新颖加班的兴致全无,只好把案卷重新锁在橱子里,走出了单位大门。

回到家,丈夫的头刚挨到枕头上就睡着了。韦新颖也很困,但是她心里有事儿,所以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韦新颖想起了自己被“绑架”的那个夜晚,想起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观察者”,想起了那个“玄幻”的房间,以及那一场“惊心动魄”的考验。

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又是那么虚无缥缈……

时间回到一个月之前,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韦新颖加完班,好不容易才打到一辆出租车。不知道是因为连续加班太累还是其他原因,韦新颖刚上车,就感觉眼皮止不住地“打架”,匆匆忙忙对司机说了目的地后,便在出租车里睡着了。

等到韦新颖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周围陈设着全套的欧式家具,显得富丽堂皇。

床边的餐桌上,整齐地摆放着一桌丰盛的食物,汩汩地冒着香气。韦新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发觉自己已经是饥肠辘辘了。

看到食物后,韦新颖顾不上自己的淑女形象,赶忙跳下床,坐到餐桌旁,狼吞虎咽地吃起来,顷刻间如风卷残云,将满桌的饭菜一扫而光,她感觉这是她这辈子吃得最踏实的一顿饭了。

不知道您有没有注意过,人在饥饿至极的时候,除了如何找到食物,是不会考虑其他事情的,填饱自己的肚子,是人类作为“动物”的一种求生本能。

“这些食物不会有毒吧!

“不可能!如果‘绑架’我的人想要害死我,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呢?

韦新颖吃完饭后,才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但是饭都已经吃完了,再想这些事儿就已经毫无意义了,还是想想自己怎么出去吧。

想出去,哪有那么简单?她此时连自己身在何处都不知道。韦新颖扫视了房间一周,发现自己所在的区域只是这间屋子的一半,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只有她自己所在的这边灯火通明,但是对面超出灯光覆盖的范围却是一片黑暗。自己所在的这半间屋子里没有门,也没有窗户,另外的半间屋子里有什么?自己并不清楚,而且也不敢轻易地去试探,她感到自己已经被困在这间密闭的房间里了。

她试着喊了几声“救命”,可是没有人回答,她也就彻底死心了。

莫名的恐惧袭来,让韦新颖无法招架,只能回到床上,蜷缩着哭泣,最后哭累了,便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等到韦新颖再次醒来时,房间里的陈设还跟上次一样,只是餐桌上又换了一桌丰盛的食物。有了上次的经验,亦或是已经对房间熟悉了,韦新颖便不再害怕了,起身吃过了饭菜,然后径直走到了黑暗的边缘。

韦新颖心想:“绑架者‘绑架’我的目的是什么呢?勒索赎金?绝对不可能。凡是绑架者,肯定会在‘行动’之前先对绑架对象进行详细的调查,从这点分析,我完全没有‘利用价值’,而且哪有绑架者对人质这么好吃好喝‘优待’的?答案肯定在这片黑暗之中!而且只要是房间,肯定会有门,否则我是如何进来的?餐桌上的食物又是谁更换的呢?所以这间屋子的门也应该在黑暗中!

韦新颖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最终坚定了信念,鼓足勇气试探性地向着黑暗中迈出了第一步。

就在韦新颖刚把脚迈进黑暗中,像是触碰到了某种感应装置,原本黑暗的屋子忽然亮起了灯光,韦新颖看到,这半边房间竟然被布置成一间手术室的样子,韦新颖下意识地回头向身后看去,发现原本自己所处的欧式房间里已经变得一片漆黑。

韦新颖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只好和之前一样,先熟悉这间“手术室”吧。只见屋子里的陈设与普通的手术室一般无二,手术台、无影灯、手术器具一应俱全,在房间的角落里有一扇铁门,但看样子是无法直接打开的。

手术台上躺着一个“人”,准确地说应该是一具尸体。一般人看到这种情景早就被吓得魂飞魄散了,但是韦新颖曾经是一名外科医生,对这种情景非常熟悉,早就见怪不怪了,甚至这具尸体可以说是她被“绑架”到这间屋子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反倒有点儿奇怪的“亲切感”。

就在韦新颖将“手术室”打量完毕后,房顶的音箱里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你好,韦医生,我是‘观察者’。我知道你曾经是一名嫉恶如仇的‘白衣天使’,因为不愿意与人同流合污,所以才离开医院进入保险公司工作。我看中的就是你公正不阿的优秀品质和精益求精的专业技能,所以才邀请你参加这次试炼,看你能不能顺利地通过考验,走出这扇大门。

韦新颖根据“观察者”的话判断,“观察者”并没有想害自己的意思,便放下了心。虽然在这里吃喝不愁,但是毕竟与世隔绝,不是久留之地,必须想办法尽快离开。

想到这儿,韦新颖对“观察者”说道:“你说吧,怎么考验?

“观察者”见韦新颖已经准备好了,便开始向她介绍试炼规则:“这间手术室你应该很熟悉吧,为了让你有亲切感,我特意按照你当年就职医院的手术室还原的。手术台上的这具尸体是一起交通事故的死者,尸检报告显示死者是被车辆辗轧后死亡的,肇事方已经向保险公司交齐了全套理赔手续,保险公司不日将予以理赔。现在,你需要利用你的专业技术,在半个小时内找到死者的真实死因。

“等一下,”韦新颖向“观察者”问道,“既然法医都已经出具了《尸检报告》,可谓是非常权威了,为什么还要由我来进行二次尸检呢?这不是多此一举么?

“观察者”回答道:“《尸检报告》就一定权威么?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里,‘权威’是可以用金钱来购买的。就像你当年在医院里见到的,有些医生衡量医患关系,完全是以金钱为标准。对于保险公司的赔案来说,医生出具的《诊断报告》、鉴定机构出具的《司法鉴定报告》等等,都可以附加‘权威’二字,但是稍有常识的的人都清楚,只要不涉及人命关天的大事儿,这些‘权威’报告都是可以按照出钱的人的意思出具的,反正最后赔钱的也是保险公司,与己并无多大关系。但是在保险公司工作,出发点就不同了,如果轻信任何一份所谓的‘权威’报告,自己不加以甄别,势必会给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造成国有资产白白流失。所以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保险公司理赔员,一是要具备与专业人员相同或者更高的专业技能,才能与之同高度对抗;二是要敢于挑战权威,千万不要逆来顺受,因为逆来顺受一直都是无能的表现;三是要学会跳出现有岗位的束缚,不要只想安逸地做一名常年坐在办公室里的案件审核员,因为你审核的案卷材料并不一定都是真实的,所以要想办法让自己承担更大的责任,也就是成为一名案件调查员,亲自接触案件当事人,才能掌握最真实的第一手资料。你拥有一身过硬的外科专业技能,千万不要让它荒废了。

韦新颖听完“观察者”的话,怔怔地呆立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一个人像“观察者”一样,对她说这些令她醍醐灌顶的话。她此时在深深地反思,反思她自己曾经从事过的工作,是否全力以赴,是否已竭尽所能,是否还可以发挥更大的价值,是否可以成为真正的保险理赔“守护神”?

大约过了20分钟,韦新颖坚毅地抬起头,对着屋顶的摄像头,用坚定的语气说道:“我考虑好了,同意接受试炼,开始计时吧!

“观察者”没有回复,但是铁门上内嵌的显示器已经亮起,并开始倒计时。

“观察者”设定的整个尸检考核只有30分钟,就算对专业的法医来说,30分钟也是远远不够用的,所以这个规则对韦新颖来说确实非常苛刻,但是没有办法,既然游戏规则已经制定出来了,参加游戏的人就要严格遵守,这似乎已经约定俗成了。

韦新颖走到尸体旁,仔细打量着这具男尸。从样貌判断,此人的年龄大约在28岁左右,一个年轻的生命戛然而止,韦新颖不由得惋惜地叹了口气。

由于常年做外科手术,所以韦新颖还保留着做医生时的职业习惯,喜欢边做手术边口述,目的是方便实习医生记录,虽然她从医院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做过手术,但是这些职业习惯却保留了下来。

“死者,男性,尸长175cm,年龄大约28岁左右,死亡初步原因:车祸。

由于尸检时间有限,所以韦新颖不可能对尸体进行完全解剖,只能以体表检查为主,并辅以简单解剖,看看是否能找到死者真实的死亡原因。

“头皮撕裂伤、左臂皮肤擦挫伤、胸骨中段骨折、胸廓凹陷、双侧肋骨骨折、盆骨骨折、双侧股骨骨折,符合人体大面积接触钝性硬物作用致胸骨、盆骨及股骨闭合性损伤。

为了进一步验证自己的判断,韦新颖用手术刀切开了死者的腹腔,查看死者内脏的受损伤情况。

“双肺表面可见片状挫伤区,双肺切面呈暗红褐色,心肌纤维灶性断裂,双侧胸腔无积液,腹部未见血性液体溢出。

不对!这不是简单的交通肇事!

“既然死者的胸骨、盆骨和双侧股骨骨折,说明这些部位遭到了车辆辗轧,但是根据车辆的车轮位置分布可以判断,胸骨和盆骨的损伤并非源自同一次辗轧,也就是说死者遭受过至少两次辗轧!至于这两次辗轧是否为同一辆车所致,还无法判断,至少在现有的条件下是无法判断的。根据死者骨折的情况还可以分析出来,死者只遭受了辗轧,但未遭受过撞击。这是从哪儿分析出来的呢?我们思考一下,如果是撞击伤,那么基本上都会是侧面撞击,而不是正面撞击,所以死者骨折的情况也是撞击侧比非撞击侧严重,不会出现这位死者双侧骨折基本一致的情况。这就奇怪了,一般的交通事故都是先撞击再辗轧的,但这位死者只遭受了辗轧,并未遭受撞击,难道他从一开始就是躺在车下的吗?最奇怪的事情还不止于此,死者胸腔和腹腔受伤严重,却未出现胸腔积液和积血的情况,这又是为什么呢?”这么多的疑点同时爆发出来,韦新颖的心中顿时疑窦丛生!

距离试炼结束还有5分钟……

韦新颖看了一眼显示器上的时间,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再做深入解剖是来不及了,而且也没多大意义,只能从死者体表寻找是否还有有价值的证据。

当韦新颖检查到死者大腿时,又有了惊人的发现!

“死者左腿股动脉破裂,但出血量较少……哦!我明白了!

韦新颖恍然大悟!

眼看距离试炼结束还有2分钟了,韦新颖抬起头对着摄像头喊道:“这不是一起正常的交通肇事案件,而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骗保案件!死者在交通事故发生之前就已经死亡了,骗保人员利用死者的尸体伪造成交通肇事现场,妄图骗取保险公司高额的理赔款!我得出这个结论是有证据佐证的,你看,死者骨折的情况显示,其并未遭受过撞击,只受到过辗轧,而且是二次辗轧,导致胸腔和腹腔受伤严重,说明死者在事故发生时,身体呈仰卧状,而非直立状。虽然辗轧的力度很大,但是死者并没有出现血胸、气胸现象,我没有在胸腔和腹腔检测到积液和积血,这就说明死者的血液在交通事故发生之前早已凝固了,而且最后我发现死者左腿股动脉破裂,按正常情况来说,出血量应该非常大,但是死者股动脉破裂处的出血量却非常少,这也可以印证我的猜测。虽然尸检时间有限,我还无法查明死者的真实死因,但是就目前我取得的证据完全可以证明:死者的死亡时间远早于交通事故发生的时间,所以我敢肯定,这起交通事故是伪造的!

韦新颖刚说完,就听见房间角落的铁门“咔”地一声打开了。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发出声音的音箱中再次传出了“观察者”低沉的声音:“回答正确,恭喜你试炼成功!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等一下,我还不能走,我还有一件事儿没有办完。”韦新颖说道。

“什么事儿?”“观察者”问道。

韦新颖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走到死者身边,拿出针和线,把刚刚解剖的死者的胸腹切口细致地缝合好,才转身走出了铁门。

“观察者”望着监控器一言不发,他忽然感觉到,不论死者是谁、为人是好是坏、生前做过什么事儿,此时都已经不重要了。“死者长已矣”。韦新颖此举无疑是对一个死者最后的尊重。

韦新颖走到街上的时候,雨还在下着,她并没有在意,任凭雨水肆意地打在身上。

这次试炼对韦新颖的触动非常大,她不停地在思考,为什么“观察者”要为她安排这样一场特殊的试炼,现在她终于想明白了:自己刚刚醒来时所在的那个房间明亮、安逸,自己可以想吃就吃、想睡就睡,仿佛天堂一般,但它却像一个监狱,把人永久地束缚住,无法逃脱;而手术室则完全不同,昏暗、冰冷,而且需要依靠自己的奋斗去完成试炼,相比之下,仿佛是地狱,但却让人有“生”的希望。现在想想,何谓“天堂”,何谓“地狱”?自己已经无法分辨了,可能表象中的“天堂”更像是“地狱”;而看似“地狱”,却是给人生之向往的“天堂”吧。想象一下自己前后从事的两种职业,金钱可以让“白衣天使”变成视人命如草芥的恶魔,也可以造就更多保卫国有资产的“天使”!“天堂”和“地狱”其实只在一念之间。

 



(三)人在做,天在看

想到自己与“观察者”的往事,韦新颖几乎一夜无眠。第二天早上天刚亮,韦新颖就一个轱辘爬了起来,简单地打扮了一下,就蹬着车子去单位了。

让韦新颖整夜放心不下的,就是“观察者”示意她去调查的那起车险案件。人就是这样,越不知道就越想知道,这大概就是人的天性使然吧。

到单位以后,韦新颖火急火燎地打开橱子,拿出那本案卷,翻开封面看了看,“观察者”留下的纸条还在,她也就放心了。

韦新颖仔细地查看了这起案件的全部手续,发现事故经过并不复杂:2018年2月12日,廖杰驾驶被保险机动车沿南昌市经开区延年路由东往西行驶时,因超车驶入对向车道,车辆左前侧与熊常发驾驶的二轮电动车车头发生碰撞,导致熊常发受伤,两车受损。事故发生后,南昌市经济开发区交警大队认定廖杰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并出具了事故认定书。伤者熊常发在江西省中心医院住院29天。医生出具的诊断证明显示,伤者熊常发颈部脊髓损伤、不完全截瘫、颈椎椎管狭窄、颈椎间盘突出、眶骨骨折、面部损伤、头皮血肿……

随后,伤者熊常发的家人带他去医院做了医学鉴定。2018年7月30日,南昌市中联医院的医学鉴定专家出具了鉴定意见:1、右上肢肌力4-级,右下肢肌力4-级,左上肢肌力3+级,左下肢肌力3+级;2、以上损伤与2018年2月12日外伤有关。

2018年8月1日,江西湖边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熊常发损伤构成四级伤残,部分护理依赖,后续治疗费5000元。

“这起事故的真实性应该没有问题,而且‘观察者’了解我,鉴别事故真实性并不是我的强项,所以‘观察者’所说的问题绝不会与事故真实性有关,而应该是与我的专业技能相关。如果按照这种情况分析,问题应该出在这份《伤残鉴定报告》上!”韦新颖静下心来,认真地思考着。

就在韦新颖思考得入神的时候,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响了起来。韦新颖看见是主任打来的电话,赶忙拿起了听筒。主任告诉韦新颖,有一起交通事故双方当事人来理赔中心调解事故了,需要韦新颖马上去调解室协调处理。

韦新颖知道事不宜迟,赶忙向主任问道:“主任,您能告诉我是哪起事故么?

主任回答道:“就是今年2月12日,车主廖杰把三者熊常发撞成四级伤残的那起案件。

韦新颖听到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我还没来得及去调查,没想到被他们抢先一步了!不过双方既然来了,我就要时刻随机应变。我虽然不能在没调查清楚之前得出调解结论,但是可以先从侧面了解一些真实信息。

韦新颖走进调解室,看到事故双方已经在调解室里等候了。可能是这起事故距今已经过去好几个月的缘故,事故双方并没有表现得剑拔弩张,空气中也没有闻到一丝“火药味”。

韦新颖看过案卷中的驾驶本照片,所以一眼就认出了标的车主廖杰,不用说,另一位中年男人肯定是伤者熊常发的代理人,暂时还不知道他与熊常发是什么关系。

韦新颖坐在二人对面,微笑着对他们说道:“你们好。我是人伤审核岗的员工韦新颖,由我负责这起交通事故后续赔偿的调解工作。我认出来这位是被保险车辆的车主廖先生,但对这位先生我还不是很熟悉,请问您是?

中年男人自我介绍道:“我叫胡亮,是伤者熊常发的女婿。

胡亮介绍完毕,韦新颖继续微笑着对双方说道:“胡先生、廖先生,我想今天你们双方来调解这起事故,肯定都是带着诚意来的,而且我感觉,你们双方应该已经在赔偿问题上协商过多次了,所以我想问一下,你们双方在赔偿问题上还有什么分歧么?

没等廖杰发言,胡亮先开口了:“我们双方没有什么分歧。你肯定也了解,他(胡亮说到这儿时,扭头瞅了一眼身边的廖杰)开车把我岳父撞了,交警判定由他承担全部责任。我岳父受伤非常严重,鉴定结论是四级伤残,目前生活都不能自理了,全靠我和我爱人照顾。但是既然事儿出了,肯定最终要得到圆满的解决。我们也是讲道理的人,并不想得理不饶人。我们把手续都交给你们保险公司了,你们按照正常标准赔偿就可以了,该赔多少是多少,我们绝不讹人。

韦新颖没想到作为三者方代表的胡亮如此通情达理,联想到“观察者”留下的纸条,感觉“观察者”可能是小题大做了。

这时候,车主廖杰也说话了:“我也没意见,既然事故责任由我承担,我的保险也保得很全,只要你们保险公司能尽快赔偿伤者就可以了。

既然双方都没有意见,那么按照正常流程,此时韦新颖应该为双方计算大致的赔偿金额了。但是韦新颖总觉得不妥:“调解的过程是不是有点儿太顺利了?这与我的初衷不一样啊!‘观察者’提示我这起案件有问题,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了呢?事故是真实的、事故双方对保险赔偿没有额外要求,这不符合常理啊!按照以往我调解过的案件来说,伤者被撞得这么严重,家属肯定会向车主索要额外损失的。如果家属不主动索要额外损失,那么他肯定会……”

把不合理的费用合理化!

也就是利用看似正常的赔款掩盖其想要索取的超额赔款!说得更加直白一些,也就是提高某项赔款的赔偿等级,从而获得不当得利!

在这起事故中,能够用合法的“外衣”掩盖的赔款项目是哪项呢?

残疾赔偿金!

三者肯定在伤残鉴定的过程中做了手脚,提高了伤残等级,想从中获得远超其应得的残疾赔偿金,而且隐蔽性极强,甚至可以说是“不显山不露水”!

如果想减损,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委托国家级鉴定机构重新鉴定。

想到这儿,韦新颖的心里犯愁了:“找寻证据并非一朝一夕的事儿,但是现在事故双方就坐在我对面,等着我给他们‘说法’,我该怎么办?只能先找理由为自己争取调查时间,只要我后续可以找到有力的证据,就能够合理降低伤者的残疾等级。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韦新颖忽然想起《伤残鉴定报告》里的一个小“瑕疵”,便以此为突破口,对胡亮说道:“胡先生,我看过您提供的《伤残鉴定报告》,其中有一个环节不是很规范。

胡亮皱起眉头问道:“哪个环节?

韦新颖回答道:“肌力伤残属于神经损伤,按照国家规定,应该在伤者受伤六个月后才能评残,给您出具《伤残鉴定报告》的鉴定机构肯定也知道这个政策,所以他们在六个月之内就为您岳父鉴定肌力伤残显然是不合规的,所以我建议等时间满六个月后,再共同聘请专业的鉴定机构对您岳父的伤残情况进行重新鉴定吧。

胡亮瞬间变得严肃起来,对韦新颖说道:“我承认,鉴定机构出具《伤残鉴定报告》的时间确实不满六个月,但是也差不了几天,应该不会影响鉴定结果吧。我觉得你们保险公司揪住这个问题不放,是不是有点儿吹毛求疵了!说到底还是不想赔吧,找这种低级的借口有什么用?我现在是心平气和地跟你们协商,如果协商不成,我就直接去法院起诉,到时候你们也得按照鉴定报告的结论赔偿!

廖杰听完胡亮的话,也愤愤不平地说道:“就是!现在我们真心实意地来找你们保险公司调解,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先警告你,如果这事儿真闹到法院去,所有的费用都由你们保险公司承担!

不论事故双方怎么辩驳,韦新颖仍旧坚持自己的意见,调解室里的气氛越来越紧张,最终胡亮已经发展到边拍桌子、边破口大骂的地步了。

巨大的吵闹声惊动了主任,主任赶紧跑进屋里“灭火”。为了稳定各方的情绪,在主任的主持下,韦新颖为事故双方出具了初步的调解意见,但胡亮显然并不满意,站起身来摔门而去。

虽然这次调解以各方不欢而散告终,但是却为韦新颖的调查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第二天上午10点,韦新颖在未通知胡亮的情况下,只身一人来到熊常发身份证上列明的地址进行调查。令韦新颖感到意外的是,为其开门的竟然就是熊常发本人!韦新颖走进屋内便亮明了身份,熊常发先是吃了一惊,然后立刻“影帝”上身:急走两步瘫倒在沙发上,接着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对韦新颖说,自己的手和脚都不能动,生活不能自理……

韦新颖并不理会,为了进一步验证自己的猜测,韦新颖忽然用双手分别抓住熊常发的右手和右脚。熊常发本能地用力挣脱,并且质问韦新颖:“你想干什么?

韦新颖微笑着对熊常发说道:“您别激动,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您的伤情。我要走了,您好好养伤吧。

韦新颖从熊常发家出来后,直接回到单位向主任汇报了自己掌握的情况。主任听完韦新颖的汇报后,认为熊常发翁婿二人涉嫌保险欺诈,由于考虑到问题重大,主任决定由人伤分部经理代表公司向公安机关以保险诈骗的名义报案。

南昌市公安局于2018年8月30日受理报案后,随即利用刑事侦查手段展开调查。警方分别调取到熊常发于2018年8月22日乘飞机飞往咸阳,并于2018年8月27日从咸阳返程昌北机场的民航进港信息表两份;还调取到熊常发于2018年7月19日11时39分10秒骑电动车到小区单元大厅后,停放、搬动电动车的视频监控资料;以及熊常发于2019年3月29日14时31分48秒骑行电动车通过庐山北大道与延年路时的天网视频照片。

正所谓“人在做,天在看”!只要是虚假的,即使你伪装得再完美,任你躲得过一时,也躲不过一世!

韦新颖去熊常发家调查可谓是一把“双刃剑”,在掌握了关键证据的同时,也暴露了自己。不久,单位就收到了法院的传票,熊常发起诉肇事车主廖杰,并连带保险公司,要求保险公司赔偿其因交通事故导致的各项损失共计68.62万元。

接到传票后,理赔中心主任非常重视,要求经办律师尽快制定应诉方案,重点提出对伤残等级和护理依赖程度进行重新鉴定,并全程跟踪鉴定及诉讼过程,同时委派熟悉事故情况的韦新颖协助经办律师归纳梳理各项证据。

经办律师提出,小区视频监控截图中,熊常发的面部不是很清晰,可能会被原告律师否认并抗辩证据来源不合法。针对这一情况,韦新颖再次赶赴熊常发居住的小区物业调取完整的监控视频,并主动找到市公安局相关领导沟通案情,解释视频资料作为证据使用存在的瑕疵,希望市公安局盖章确认证据来源。在韦新颖的不断劝说下,终于在开庭的前一天拿到了市公安局盖章的视频证据材料,保证了视频影像证据在民事诉讼中使用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

法院在收到保险公司提供的证据材料后非常重视,为了体现法律的公平性和严肃性,由法院抽签选取了一家鉴定机构,重新对熊常发进行伤残鉴定。韦新颖、理赔中心主任和经办律师第一时间找到鉴定机构的负责人,向其提交了市公安局调取的视频及照片证据,同时告知负责人,熊常发涉嫌保险诈骗,已由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立案侦查,要求鉴定机构实事求是,公正鉴定,而且保险公司要参与重新鉴定的全过程。鉴定机构见到保险公司提交的证据,每页都有市公安局加盖的大红印章,也就不敢贸然偏袒原告,最终按照七级伤残出具了《伤残鉴定报告》,为保险公司节省了50余万元。




(四)新的起点

韦新颖早上刚一到单位,就被眼尖的李姐发现了异样。

一向性格开朗的李姐隔着将近5米就对韦新颖喊道:“小韦,你今天戴的项链真漂亮啊!摘下了让李姐看看!

韦新颖和李姐对桌办公,对李姐心直口快的性格再熟悉不过了,虽然李姐是一个热心肠,但如果你不满足她的要求,她那张“大嘴巴”会一直念叨个不停。

韦新颖没办法,只得摘下项链,微笑着递给李姐。

李姐的“大嘴巴”果然名不虚传,也不管办公室里有多少人,便大声说道:“小韦,你看这个‘小天使’的吊坠多可爱呀!哎呦!这俩翅膀上还刻着字呢!让我看看刻的是啥!左边是‘天慧星’,右边是‘韦新颖’,这是啥意思啊?嗨!不管啥意思了!你看这质地、你看这做工,真是没谁了!我猜啊,肯定便宜不了!

李姐这番话把韦新颖逗得满面桃花,韦新颖不好意思地向李姐解释道:“李姐,没你说得那么神,这就是一个U盘。

李姐听说这吊坠是个U盘,一下子失去了兴趣,连忙递给韦新颖,嘴里还在念叨着:“我以为是多名贵的一个吊坠呢,原来就是个U盘啊!你说说,一个U盘,你做这么好看有啥用?不还是个U盘么?

韦新颖笑了笑,没有回答,因为她知道,这不是一个普通的U盘,而是一份荣誉、一份责任。正是因为这个U盘,把她和李姐区分成了两个世界的人。

韦新颖的电话铃声响起,她知道又要出发去调查伤者了。自从转岗当上了“医审调查员”后,韦新颖的皮肤变黑了,头发也失去了光泽,但是她不后悔,可能在她的心中,天使就是这个样子吧。


A6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