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工作室魏然

反欺诈小说连载

反欺诈是一个很意思的题材,我们陆续连载理赔人写自己工作的反欺诈小说。

来源 | 王洋(人保财险河北分公司)

(一)数星星的孩子

距今将近两千年前的一个晚上,一个孩子坐在院子里数星星,星星太多,实在数不过来,但是孩子没有气馁,每天不停地观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个孩子长大后,将孩提时的兴趣变为职业,最终发现了天体运行规律。

他叫张衡,汉朝人,我国最早的天文学家。这个故事叫《数星星的孩子》,被收录在小学语文课本里,大家可能还有印象。

虽然这个孩子已经作古,但是两千年前的那片星空没有变,不论过去现在,不分男女老幼,只要肯抬起头,星空就属于每一个人。

星空属于在山顶露营时丢了帐篷的陈明亮与何光,也属于这对坐在天山脚下正在聊天的父子。

“爸爸你看!星星好多、好美啊!”孩子激动地喊道。

“是啊!在城市里难得看见这么漂亮的星空。你开心么?”父亲问道。

“当然开心啦!可是……可是……”孩子的表情由喜转忧。

“怎么了,孩子?”父亲关切地问道。

“好多星星都掉进天池里了!”孩子的语气有些难过。

“哈哈哈!孩子,星星没有掉进天池里,那是湖水反射的星星的倒影。”父亲笑着解释道。

孩子重新绽放了笑颜,愉快地对父亲说道:“我知道了!这就跟我照镜子一样,镜子外边有一个我,镜子里边还有一个我!我跟他说‘亚克西’,他也跟我说‘亚克西’!湖水像镜子一样反射出星空,所以我就有两片星空了!”

孩子的心灵就像这天池里的水,清澈而单纯。

孩子问父亲:“爸爸,天上有多少颗星星啊?为什么那些星星有的亮,有的不亮呢?”

父亲耐心地向孩子解释道:“孩子,天上的星星不计其数,但是我们能看到的只有不到7000颗。科学家们按照我们能看到的星星的亮度,把星星分为了六个等级,一等星是最亮的,而六等星是最暗的,如果天气稍稍变差,我们就看不见六等星了。”

孩子自信满满地对父亲说道:“爸爸,如果我要是天上的星星,我就要做一等星,让所有人都能看到我!”

父亲欣慰地抚摸着孩子的头。

孩子稍微停顿了一下,向父亲问道:“爸爸,如果你也是天上的星星,那你是几等星呢?”

父亲迟疑了,停下了抚摸孩子的手,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我……可能是……第六等星吧……”


(二)边缘人

大学快毕业了,眼看着同学们一个个都和心仪的单位签了约,有的甚至已经入职,依热力江的心里非常着急,参加了几场招聘会,简历递出去不少,得到的回复却异常一致:“等通知。”眼看着离校的日子就快到了,依热力江仍旧没有等到任何单位的“通知”,工作有着落的同学们都在忙着为各种大大小小的毕业聚会“赶场”,只有依热力江还在为就业的事情早出晚归地奔波。

依热力江把打印好的一摞简历整齐地放在车筐里,蹬着车子,穿梭于城市的大街小巷,看见有单位招聘,就进去毛遂自荐,但是收效甚微。

一天天跑下来,依热力江发现,有招聘需求的单位其实并不少,但是几乎没有招聘依热力江所学的计算机专业的。依热力江向招聘单位的负责人表示自己什么工作都能干,但是负责人直白地告诉他:“与其让你经过培训后才能适岗,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招聘专业对口的人员呢?”

确实,这年头计算机专业的毕业生有些供过于求,不再像前些年那么抢手了,而且自从计算机得到普及后,熟练使用计算机已经成为人们的必备技能,使得曾经被视为“高精尖”的计算机走下神坛,变成一件普通的“家用电器”。

就在依热力江心灰意冷的时候,他看见一家保险公司的门口悬挂着“招聘启事”。在“招聘启事”的“要求”一栏,赫然印着“计算机专业”几个字。依热力江如“久旱逢甘霖”一般,“冲”进了保险公司的大门。

依热力江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进入保险公司工作,而且还是从事理赔工作。

甚至在刚入职时,他都不知道保险公司是做什么的。

依热力江发现,他所从事的工作并不重要,只是每天从系统里提取一些数据,然后制作成报表交给主任,如刻板一般地重复着,单位的核心业务与自己毫不相干。

在保险公司,如果不从事“主流”的理赔业务工作,会被同事们认为可有可无,导致“存在感”极低。

依热力江这一干就是好几年,每天上班来、下班走,跟主任和其他同事的交集并不多,自然也没有几个知心的朋友。看到那些理赔一线的同事们在每年的表彰大会上隆重登台,享受着掌声和鲜花的赞誉,他打心眼儿里羡慕,也想成为像他们一样优秀的人,但是这种想法却成为奢望,因为以他所从事的工作来说,想干出轰轰烈烈的成绩几乎是不可能的,就更别提被选拔为受众人仰慕的“先进”了。

依热力江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转岗,但是正所谓“隔行如隔山”,诸如汽车维修、财产损失核定、医学、法律等专业知识,对于他来说就像天书一般,想从零基础开始学起确实太难了。

工作枯燥而单一、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微博的工资仅够糊口、甚至连入党都是“天方夜谭”,依热力江就这样逐渐变得与公司里的人和事格格不入,成为了一个典型的职场“边缘人”。

“单位里有那么多优秀的理赔一线员工,可是‘观察者’为什么偏偏会选中我呢?我就是一个普通的数据管理员,打击骗赔案件的事情我也不会做啊!”依热力江不止一次地这样想过。

依热力江的思绪又回到了被“观察者”“囚禁”在密室中的那个夜晚,“观察者”出的是一道汽车专业知识题,听到题目后,依热力江整个人都“懵圈”了,自己完全不知道怎么解答。正所谓“急中生智”!依热力江用自己丰富的电脑编程知识,硬是在有限的时间里用按键不全的键盘编写出了一款密码破译程序,成功地打开了密室的铁门!虽然有些“胜之不武”,但是最起码结果是好的。

对于这件事儿,依热力江只要回想起来就会不自觉地脸红。他以为自己这种“作弊”行为会使“观察者”嗤之以鼻,但意外的是,一周以后,依热力江收到了“观察者”匿名寄来的“礼物”:一个刻着“天暗星——依热力江”的U盘,以及那本《反欺诈宝典》。与其他人收到的不同,依热力江这本《反欺诈宝典》的内页只有一行字:“逻辑思维能力是你受用一生的宝藏!”

这行字也再次“断送”了依热力江学习理赔专业知识的绝好机会!


(三)绝密行动

依热力江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妻子温柔贤淑、儿子聪明可爱,虽然家庭经济并不宽裕,但却其乐融融。

时间一天一天飞快地流逝着,依热力江依旧和往常一样,在家和单位之间两点一线精准地生活。

一天早上,依热力江敲响了主任办公室的门。他这次来找主任有两个目的,一是给主任报送前一天他加班制作的各种报表,二是他听说最近公司又要发展预备党员,想问问主任,今年他有没有希望。

走进主任办公室,依热力江发现主任正在愁眉苦脸地翻看一份文件。依热力江把报表放在主任的办公桌上,然后恭恭敬敬地对主任说道:“主任,这是昨天的各项理赔业务统计报表,请主任审阅。”

主任并没有应声转回头,而是继续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份文件,心不在焉地应和道:“好,我知道了,你先放在那儿吧,一会儿有时间了我再看。”

依热力江见主任的心情不是太好,所以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跟主任谈自己的私事儿是否合适,只能把想说的话含在嘴里,直愣愣地杵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主任见依热力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知道他肯定有难以启齿的事儿想对自己说,便转过头去,向依热力江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儿么?”

依热力江支支吾吾地回答道:“那个……主任……我……”

主任见依热力江的脸颊通红,便安慰道:“没关系,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依热力江为自己壮了壮胆子,对主任说道:“主任,我听说最近又要培养预备党员了,不知道这次我有机会么?”

主任刚才紧绷的注意力被依热力江的话分散了一些,心平气和地对他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原来是入党的事儿啊!这件事儿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要上支部党委会研究决定才行。虽然我还不知道最后的结果如何,但是你争取进步的想法是好的!”

突然受到主任的鼓励,依热力江的脸更红了,赶忙向主任感谢道:“感谢主任对我的鼓励!我一定会一如既往地努力工作,来汇报主任对我的信任!”

依热力江从主任的办公室走出来,刚坐到工位上,就听见分部经理招呼全体理赔人员去会议室开会。

等大家都坐好以后,主任走上主席台,对大家说道:“今年全省的理赔考核指标已经下发了,就是我手里的这一份。看完以后,我感觉压力非常大!今年上级公司确定的全年重点工作是‘降赔减损’,但如何有效地降赔减损呢?我现在还没有形成一套完整的思路。不过,我想,我们不能总想着持续挤压案件中的水分。我们单位理赔人员的素质都很高,各理赔岗位之间的衔接也非常顺畅,可以做到对每笔案件层层把关,而且我们使用的理赔系统的定价手段也非常先进,所以我们可以想象一下,理赔案件中还有多少水分可以挤压?如果挤压的力度过大,势必会造成客户的不满、造成合作业务单位的不满,从而影响公司的业务发展!工作难度虽然很大,但是该做的,我们还是要迎难而上。想降赔减损,并不是只有挤压案件水分这一条路可以走,我们必须另辟蹊径,找到更加科学、合理、有效的方法!今天召集大家开会,就是想让大家群策群力,发挥你们的聪明才智,咱们一起想办法!我始终坚信‘众人拾柴火焰高’!下面我宣布:如果谁为公司提出了切实可行的减损降赔方法,而且经过检验确认有效、成绩突出的,我们将在全年的评优工作中优先考虑!”

主任此言一出,台下众人一片哗然!

会后,大家都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各忙各的工作。

其实主任并没有对大家抱太大的希望,要论工作经验,自己的工作经验肯定在众人之上,但主任自己尚且没有找到有效的减损降赔新方法,这些员工们又能有何良策呢?

正当主任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微信。主任打开手机一看,原来是依热力江发来的,只有短短的一句话:“主任,我有个减损降赔的方法,想试一试。”

依热力江几乎从来没有在主任办公室坐着与主任谈过话,一般都是进来把报表放下,然后就出去了。这次主任给他打电话,叫他去办公室商量工作,依热力江刚进门,主任就示意他坐下。依热力江感到受宠若惊,扭扭捏捏地坐下去,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主任微笑着对依热力江说道:“我看到你给我发的微信了。你说你有减损降赔的好方法,我想了解一下。”

在依热力江的心目中,主任的形象一直是伟岸、威严的,然而这一次,主任竟然用朋友之间聊天一样的口吻跟自己说话,这在依热力江的记忆中还是第一次。

依热力江对主任说道:“主任,我的想法是:我们是否可以借助大数据分析的方法来实现降赔减损呢?”

主任没有听明白,向依热力江问道:“用大数据分析的方法?我没听懂。你详细地介绍一下吧。”

依热力江现在感觉有些放松了,便调整了一下坐姿,尽量让自己坐得舒服一些,然后向主任解释道:“我们可以在理赔系统中调取车辆的出险信息,然后进行有效地匹配,再按照咱们预先设定的条件来筛选,从而识别问题车辆。举个例子来说,我们可以调取车辆的历次出险记录,如果超过正常的出险频率,那么这辆车就有疑似骗赔的嫌疑,我们的调查人员也可以有的放矢,调查成功率会大大提高!”

主任听完后,意味深长地对依热力江说道:“经你这么一解释,我现在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的关注点在车辆的出险次数上。可是你想过没有,我们的理赔系统非常先进,标的车每次出险后,系统都会提示保期内的出险次数,而且咱们的理赔系统跟承保系统是相关联的,标的车的保费也随着出险次数的增加而上浮,所以我认为你说的这个方法并不先进啊!”

依热力江发觉自己的想法并没有引起主任的关注,便继续解释道:“三者车的出险情况您考虑过么?”

一语惊醒梦中人!

主任经依热力江这句话提醒,又来了兴趣,对他说道:“三者车的出险情况我还真没有关注过。过去确实没有做过关于三者车的数据分析。从你的话中我能听出来,你应该是已经想出相关的办法了吧。”

依热力江点点头。

主任继续对依热力江说道:“那就按照你的想法放手去干!我全力支持你!有结果了直接向我汇报!”

依热力江拍着胸脯向主任保证,一定会圆满完成任务,然后向主任告辞,走出了主任的办公室。

主任目送依热力江走出门去。从依热力江进入保险公司到现在,主任还是第一次这么长久地注视着他,从这一刻开始,依热力江在主任心目中的形象彻底转变了。

依热力江刚回到工位,就在电脑里编写语句,提取三者车出险数据。大约两个小时以后,海量的数据已经提取出来了。依热力江把数据保存在Excel表格中,按照三者车的出险次数由多到少依次排序。

一辆出租车引起了依热力江的注意。

这辆车在三年的时间里就有120余起出险记录,相当于每隔9天就要发生一起交通事故,这还仅仅是一家保险公司的数据,而且这辆车每次都是被撞,对方全责,一直保持着“不败的战绩”,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依热力江将这辆出租车的情况向主任做了详细的汇报,主任听完汇报后非常重视。由于案情重大,主任当即安排稽查组的同志直接向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由警方做深入调查。

警方在接到保险公司报案后调派精锐干警兵分三路,立即采取行动,第一组赶赴当地的保险行业协会调取这辆出租车更加全面的出险记录数据;第二组负责接洽曾经与这辆车发生过交通事故的司机,了解详细情况;第三组负责追查犯罪嫌疑人,并对他采取强制措施。

仅仅一天时间,案情就有了重大进展:第一组干警从保险行业协会的数据库里查到,这辆出租车在三年的时间里共发生过200余起交通事故,获得保险公司赔款总计30余万元;第二组干警向曾经与这辆车发生过交通事故的司机了解得知,出租车司机发现附近有车辆存在违章行驶的情况后,便瞅准时机,故意制造对方全责的交通事故,有明显的“碰瓷”嫌疑,并以此骗取保险赔偿,受害司机们纷纷表示愿意配合警方调查取证、指认犯罪嫌疑人;第三组干警已经成功地将犯罪嫌疑人拘捕归案了。

到案后,出租车司机仍然抱着侥幸心理,拒不交代问题,但是在强有力的证据面前,他不得不承认了自己通过制造多起对方全责的交通事故,骗取保险赔偿的犯罪事实。

最终,犯罪嫌疑人退回了全部赃款,并被正式批捕,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仅此一役,主任就深刻地体会到了大数据分析在识别保险骗赔案件中起到的至关重要的作用!依热力江在他心目中的形象也更加高大了!

这天早上一上班,主任就把依热力江叫到办公室。等依热力江坐好,主任站起身,把办公室的门关上,然后从里边反锁了。

主任异常的举动让依热力江不知所措,他心想:“主任这是要对我‘动私刑’么?”

主任没有坐在办公桌后面,而是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依热力江面前,神秘兮兮地对他说道:“这次查获出租车司机‘碰瓷’案件,你功不可没!小伙子,好样的!”

依热力江赶紧谦虚地应道:“我要感谢主任对我的信任,把这么重要的事情放手交给我去做!”

主任见依热力江有些不好意思,便对他继续说道:“我作为你们的主任,始终坚信一点:只要我的员工做出了成绩,我就不能让他们被埋没!说真的,你这次真是帮了我的大忙了!我正愁着没有理清头绪呢,你就给我出了个高招!不瞒你说,我一直不了解你的能力,所以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只想着‘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结果还真逮着一只‘大老鼠’!而且还是这么大的一起连环骗赔案件!我已经把这件事上报给省公司领导了!省公司领导安排专人把这起案件的查处过程整理成了经典案例,准备作为先进经验让全省理赔线组织专题学习呢!”

依热力江听到主任这番“心里话”,由衷地感到高兴,但同时也感到非常奇怪,心想:“如果主任叫我来就是为了夸我,那也不至于把门锁上吧?哪儿有夸人还偷偷摸摸的?我估计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我预感会有大事发生!”

主任自然不知道依热力江的心里在想什么,便自顾自地继续说道:“这件事儿过后,我也深刻地体会到大数据分析对理赔工作的重要性!于是我产生了一个想法:我想继续扩展大数据分析在打击骗赔案件方面的应用范围。”

依热力江不解地问道:“您想扩展到哪方面?”

主任低声回答道:“我想让你查查‘家贼’!”

主任这句话看似轻描淡写,但却重如泰山,仿佛把每个字扔在地上都能砸出个坑似的!

依热力江知道这次主任要对自己人“下手”,感到非常震惊!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主任从依热力江的表情察觉到他的心思,赶紧向他解释道:“有一句古话叫:‘外贼易挡,家贼难防’。‘披着羊皮的狼’们一直‘潜伏’在咱们公司内部!我早就听到有人反映,咱们单位内部有人串通修理厂,合谋制造虚假保险事故,牟取不正当利益,但是我一直苦于没有证据,所以只能干看着,拿他们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因此我想让你用大数据分析的方法帮我把这些害群之马找出来,让这些吃里扒外的‘蛀虫’现出原形,得到应有的惩罚,净化公司内部的理赔环境!”

依热力江被主任嫉恶如仇的言语所感动,目光坚毅地对主任说道:“没问题!您放心交给我吧!”

主任还有一事不明,向依热力江问道:“这事儿交给你我肯定放心,但我想问一下,你想用什么方法去查?”

依热力江向主任解释道:“如果有内部人员与修理厂勾结合谋骗保,那么修理厂在尝到甜头后肯定不可能就此收手,而会在利益驱使下变本加厉地要求内部人员再次作案,而且我相信,与修理厂合谋骗保的毕竟是少数人,修理厂肯定会对这几个‘防线’失守的人员重点‘公关’,也就是寻找机会‘指定’这几个人查勘事故现场。您知道,白天查勘员们基本都在岗,修理厂要选择固定的人员会很难,而且这几个查勘员也不会明目张胆地在知道事故调度给其他查勘员后,故意让他们给自己移交查勘任务,所以我分析修理厂在制造虚假事故之前,已经提前拿到咱们公司查勘岗的值班表了,等到这几个查勘员值夜班的时候,在他们的查勘区域内制造虚假事故,这样才能保证成功率。我只要将查勘员与修理厂做智能匹配,查找出其中高度重合的匹配结果即可。”

主任对依热力江竖起大拇指,连声夸赞道:“好啊!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你们学计算机专业的大学生,逻辑思维能力确实缜密!我觉得你说的这个办法可行!你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办吧!尽快把结果告诉我!”

依热力江应允后,刚要站起身离开,就被主任叫住了。主任凑到依热力江的耳边轻声对他说道:“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我要嘱咐你:这次是‘绝密行动’,千万不要让除你我二人之外的任何人知晓半点风声,以免打草惊蛇!还是老规矩,有结果了直接向我汇报!”

依热力江按照自己设置的口径匹配数据后,对结果却有些不自信!原来他发现,今年单位的“先进工作者”赫然在列。这可不是儿戏,如果数据有误,会使好人蒙冤,所以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依热力江逐个字母、逐个符号检查了好几遍提数口径,又重新做了四五次智能匹配,结果都与第一次的数据相同,不由得向正在与同事们有说有笑的“先进工作者”投去了异样的目光。

依热力江慎重地将结果向主任做了反馈,并且详细解释了数据的由来。主任看到结果后非常愤怒,当即将此事上报分公司党委、总经理室。分管理赔的副总经理指派分公司纪检监察部调查此事,而且要求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这几个串通修理厂合谋骗保的员工全部停职接受调查,因为担心负担刑事责任,所以都主动退还了赃款,而且涉事的几家修理厂为了防止受到牵连,也主动退还了赔款。虽然纪检监察部表示不再深究这几名员工的责任,但是也给予了这些员工相应的处分:责任较轻的,调离理赔队伍;责任较重的,直接解除劳动合同。

“先进工作者”属于责任较重的,虽然曾经无数光环加身,但是也难逃“一失足成千古恨”的结局。“先进工作者”在人力资源部办理完离职手续,然后回到理赔中心收拾个人物品。他把所有物品都整理好后,拿起那本“先进工作者”证书,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端详了很长一段时间,不过最终还是小心翼翼地擦干证书上面的灰尘,郑重其事地把证书放在办公桌上,拿起其余的物品依依不舍地走出了办公室。

依热力江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心里像打翻了油盐铺——五味杂陈。


(四)暗影追踪

作为一名保险公司的理赔人员,平日里的工作非常繁琐,所以照顾家庭的责任一般都会由家里的“另一半”来承担。不过这几天依热力江的妻子出差,所以只能由他来接送孩子上下学。

依热力江跟主任打好招呼,便跨上自行车,向孩子学校的方向猛蹬而去。

依热力江来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孩子们还在上最后一节课。依热力江百无聊赖,只能望着街景,打发无聊的时间。

虽然孩子们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上课,但是对于这些孩子们来说,人生的起跑线却是不一样的。就拿接孩子放学这件事儿来说吧,有的家长是骑着自行车来的,有的家长是开着上百万的豪车来的。为什么家长都鼓励孩子要好好学习?就是为了让孩子将来能够找到一份好工作,多挣些钱,提高生活质量。但是不知道您是否想过,有些人终其一生拼命奋斗得来的成果却是其他一些人从出生开始就一直拥有的,这能一样么?

这个时间段,学校周围停着的豪车确实不少,依热力江扫视了一圈儿,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一辆雷克萨斯5700越野车上面。

这辆车有什么特殊之处么?说不好。不过依热力江就是觉得这辆车似曾相识,仿佛在哪儿见过一般,而且还不是像现在这种偶遇的场合。

“似曾相识”有一个学名叫“既视感”,它是指人在清醒的状态下见到某个场景,却感觉到在什么地方见过或经历过这个情境。“既视感”分为两种情况:一是过去没有经历过某一情境,单凭大脑臆想出来的幻觉;二是过去确实经历过相同的情境,但是在大脑选择性遗忘后,重新经历这一情境时,大脑产生的条件反射现象。

为了担心这段记忆再次被遗忘,依热力江赶紧掏出手机,给这辆车拍摄了一张照片。

第二天早上,依热力江把报表给主任送过去后,回到工位上,掏出手机来,仔细端详这辆雷克萨斯车的照片。

依热力江心想,光这么对着照片发呆也不是个办法,倒不如查查单位的理赔数据库,数据库里存储着海量的车险理赔数据,想查询一辆车并非难事儿,说不定真会有什么发现。

依热力江在理赔系统里输入了这辆车的车牌号,调取了车辆曾经的出险记录,发现一共有两起事故报案:一起是在新疆当地发生的停放被撞、无法找到第三方的事故,这起事故导致车辆尾灯受损;相比于第一起事故来说,第二起事故就要严重得多了,这起事故的发生地在河北省,事故起因是这辆雷克萨斯车在行驶时追尾一辆重型自卸货车,导致车辆严重受损,车上一人受伤。

依热力江详细查看了第二起事故的处理经过,发现车主在这起事故发生后不久,就放弃了对人伤费用的索赔请求,只需要保险公司赔付车辆损失即可。而后车主又向事故发生地法院提起诉讼,最终在法院的调解下,新疆承保公司向车主赔付了134万元赔款,同时将被保险车辆整车收回。车主将车辆的完税证明、购车发票,以及机动车权属证明等材料交给承保公司后,承保公司将该车在当地的竞价平台上进行拍卖,车辆残值拍得72万元。车辆所属权转移后,该车的车牌号由公安交管部门予以注销。

已经报废的车为什么还在正常行驶?其中必有隐情!

依热力江想深入调查一下这辆车的端倪,便将这两起事故的照片全部打开,仔细对比。各位读者可能要问了,依热力江不是不懂车险理赔知识么?没错!他确实不懂,但是责任心驱使他必须要查一查,哪怕只是对比一下车辆外观还是可以的。

您别说,依热力江这么一对比,还真发现了问题。依热力江拍摄的车辆照片与这辆车第一次出险时的车辆照片相同,但是与第二次事故中的车辆照片却有一些细微的区别:一是两车外观照片中,后保险杠踏板饰板、钢圈、尾门字标不同;二是两车车辆识别代号的字体、标识、底色的制式不同;三是后举升门玻璃颜色不同;四是行驶证发证日期不同。

这辆雷克萨斯车是如何从第一次出险后改变了外观,然后又改回来了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

在这两起事故中肇事的,分明就是两辆车!

依热力江深知案情重大,赶紧向主任做了汇报!主任十分震惊,甚至可以说是震怒!这么大的一起骗赔案件竟然顺利地冲破了数道关口,赔付出去了!如果不是依热力江出于职业敏感性,做了深入调查,让这起骗赔案件浮出水面,自己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呢!

主任冷静下来转念一想:“依热力江最近进步很快啊!一个厨子,不看菜谱,看起兵法了!”

主任带上案件证据,亲自到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由于涉案金额特别巨大,警方组织精锐干警,与保险公司稽查员连夜展开调查。警方利用市公安局“天眼”系统调取车辆行驶轨迹,定位车辆位置;保险公司稽查员与车主巧妙周旋,使车主放松警惕,避免打草惊蛇。经过一天一夜紧锣密鼓地调查,警方在确认这辆雷克萨斯车停放的具体位置后,立即派多名干警赶赴现场,成功查扣了涉案车辆。

现在问题来了。这两起事故中到底哪辆车才是真正的被保险车呢?

这个问题并不难解决!

只要能核实其中的一辆车是被保险车,那么另一辆车肯定就是套牌车。

可是怎么核实呢?

很简单。保险公司稽查员从当地的雷克萨斯4S店借来了厂家的专用检测电脑,调取了警方查扣的涉案车辆行车电脑里储存的车架号信息。结果显示,涉案车辆的真实车架号与保单载明的车架号一致,也就是说这辆车就是真正的被保险车,而第二期事故中的那辆车是一辆“李鬼”车!

车主被警方“请”到了经侦大队,待遇还不错,警方为他提供了“单间”和“专属座椅”。

车主对自己的犯罪事实心知肚明,但还是想抵赖,对警方提出的调查结论矢口否认!这样的犯罪嫌疑人警方见得多了!只要证据过硬,不怕你不招!就算是个石像,也会有办法让你开口说话!当警方将两次事故的现场照片、用雷克萨斯专用检测电脑提取的真实车架号截图、两车在同一时间的不同行驶轨迹等证据材料扔在车主面前的时候,车主的手开始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在做了长时间激烈的思想斗争后,车主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闭上双眼,如释重负地说道:“我全都交代……”

警方根据车主交代的真实情况得知,套牌的人是车主的父亲,这家人其实非常富裕,您想想,买得起两辆雷克萨斯越野车,可不是一般家庭能够做到的!按说车主一家已经这么有钱了,豪车都买得起,怎么会为了那点儿保费动起歪脑筋呢?

事后,主任在经侦大队长的办公室查看了警方的审讯笔录,才算真正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车主是河北人,但常年在新疆开矿,车主的父母还在河北老家生活。车主有了一定的积蓄后,就买了一辆雷克萨斯越野车。车主的父亲知道后,也想买一辆,就跟儿子说了这个想法。车主明白,父亲哪有买车的钱?其实就是摆明了跟自己要,但是自己的钱都投在矿里周转,买车的钱实在拿不出来。这爷俩,一个想要车,一个没钱买,正在僵持着,眼看就要影响父子关系了,正巧父亲的一个开修理厂的朋友给他出了个主意,说自己有渠道,可以帮忙购买走私车,性能相同、配置相同,但是价格能便宜不少。车主感觉这个价格自己还能接受,但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购买走私车的渠道不合法,所以无法正常办理车辆登记手续。这时候父亲的朋友又给他出了个主意:反正两辆车的外观基本一致,自己又是开修理厂的,可以帮他们更改车架号和发动机号,然后让车主以丢失的名义补办了车牌照和行驶证。经过这样一系列的操作,一辆套牌车就被“复印”出来了。两辆车不仅能共用一套手续,还能共享一份保险,而且这两辆车一辆常年在新疆,另一辆常年在河北,轻易不会见面,所以如果车主父亲不发生那起大事故,弄得满城风雨,至今都不一定会被发现。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再来说说车主父亲出的那起重大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又是车主父亲那位“高人”朋友给他们出主意,如果直接走正常渠道找保险公司索赔,很容易被保险公司发现车辆套牌的事儿,为了防止夜长梦多,那位“高人”朋友让车主父亲放弃了人伤费用的索赔请求,并自愿作为车主的代理人向法院提起了诉讼。因为诉讼地点远在2000多公里以外的河北省,所以承保公司不方便直接参与诉讼,正好给了那位“高人”朋友可乘之机。一起套牌车发生的交通事故就这样被成功“洗白”了。

主任向经侦大队长问道:“我说一个非专业人士怎么会如此熟练地将套牌、骗保等一系列操作‘玩’得驾轻就熟呢?原来是背后有‘高人’指点啊!哦,对了,那位‘高人’朋友倒卖走私车,已经触犯了国家法律,警方有没有对他展开调查呢?”

经侦大队长回答道:“我们早就开始调查了!那个人的‘嗅觉’非常灵敏,具有一定的反侦察经验,在我们抓获犯罪嫌疑人后,他可能得知了情况,当天就逃跑了,而且在他逃跑之前,竟然利用那么短的时间把修理厂转让给了另外一个人。我们把协查通报发给河北警方后,河北警方立即组织人员展开抓捕行动,可是到了修理厂才发现,修理厂老板已经换人了,而且就在当天刚刚办理完交接。”

主任对经侦大队长说道:“老板可以换人,但是营业执照等一系列手续可不是说变更就变更的啊。”

经侦大队长说道:“哪儿有什么营业执照?这个修理厂一直都在违法经营。我们只能联系当地有关部门,把修理厂查封了。”

说完话,经侦大队长给主任递过去一张通缉令,主任看着通缉令上写着在逃人员的名字——崔宁茂,通缉令上还附着一张在逃人员的照片,这也是主任第一次见到这位“幕后高人”的真容,主任把这个名字和这张脸深深地记在心里。


(五)第六等星

由于期末考试成绩不是很理想,所以孩子从公布成绩开始一连几天都闷闷不乐。依热力江为了让孩子尽快忘却烦恼,也让自己暂时远离繁忙的工作,决定请年休假,带着一家人去旅游。

一家人开车来到天山天池风景区,准备在这里住几天。

天池的美已经完全超越了用语言能够形容的范畴,而且就算是同一处景点,白天晚上、一年四季的风光也各不相同。

夜晚的天池,湖水幽蓝、静谧,放眼望去,水天相接、广阔浩瀚,不由得使人心旷神怡。

依热力江带着孩子来到天池边,躺在柔软的草地上望着星空,才有了故事开头的那一段父子对话。

孩子不解地向依热力江问道:“爸爸,你为什么不想当一等星呢?”

“当一等星有那么重要么?”依热力江心里想着这句话,却不能说出来。

虽然连续破获了几起大案,依热力江也因此荣誉加身,但一切回归平静后,依热力江还要继续干起自己的老本行,过着六等星的生活,只是在过去提取数据、制作报表等工作的基础上,又增加了大数据风险筛查工作,依热力江也因此更加忙碌了。

人不可能永远都活在光环的照耀之下,如果有一天光环熄灭了,他就会变得比一直生活在黑暗中的人还要脆弱。因为光环迟早会熄灭,但黑暗却是永久的。

孩子还小,这些道理他是不会懂的。

依热力江思索了片刻,对孩子说道:“对于观察星星的人来说,确实是一等星最亮,六等星最暗,但是真实情况并非如此。很多的六等星比一等星要大很多,而且要亮很多,可是因为它们离地球太远了,所以我们看起来才会产生一等星比六等星亮的错觉。我宁愿永远当一颗六等星,即使光芒再暗淡,我也要努力和其他星星一起,照亮整个夜空……”

A6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