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工作室魏然

反欺诈小说连载

反欺诈是一个很意思的题材,我们陆续连载理赔人写自己工作的反欺诈小说。

来源 | 王洋(人保财险河北分公司)


01

一个怪人

这几年有一个词忽然就火起来了,而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火遍大江南北,这个词就是:

文玩。

这年头,不论男女老幼,不分贫富贵贱,几乎可以说是人手一串。你的脖子上、手腕上要是不戴点啥,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

相声演员孟鹤堂因为一句:“盘它!”成为网红,甚至连老百姓都已经把文玩上升到“文化”的层面了。

过去人们划分贫富差距的标准是房子、车子和票子,炫富的资本是名牌衣服、限量款包包,以及高端智能手机,但是渐渐地,假货、高仿异军突起,也让囊中羞涩的人们有了满足虚荣心的资本;而且智能手机逐渐普及,价格越来越“亲民”,这也使得智能手机走下神坛,不再成为身份的象征。

现在划分贫富差距的标准,就是看你戴什么串了,也因此形成了新的“鄙视链”。对于玩“木头”的人来说,玩紫檀的看不起玩崖柏的、玩花梨的又看不起玩紫檀的,玩沉香的看他们斗得激烈,便回应“呵呵”一声,深藏功与名。对于玩“石头”的人来说也是如此,戴串蜜蜡足够耀武扬威,但看见戴绿松石的,也要默默地把蜜蜡塞到袖口里。就算同样是戴绿松石的,你那串注胶优化的跟人家那原矿高瓷高蓝也不在一个级别啊。

其实变化最明显的,应该是“道上”的大哥们了,这些大哥们曾经戴着大金链子仰头“对瓶吹”白酒的时候,肯定会收获众小弟们叫好的掌声和尖叫声。您再看看现在,全都改“养生局”了。这些大哥们一边喝着功夫茶,一边悠闲地盘着串,俨然就是“文化人”。您别不信,他们讲起“茶文化”来,比所谓的专家一点都不差。

这股“文玩风”也刮到了保险公司,查勘员们平日里工作繁忙,没什么娱乐项目,所以接触到文玩以后,便有了眼前一亮的感觉,因为文玩可以随时带在身上,想起来了就拿出来盘一盘。虽然盘串有它的优势,就是在“玩”的同时能够刺激身体经络,活血化瘀,但是如果不分时间、不分场合就不对了。就眼前的事来说,领导在台上讲话,桌子下边一片珠子碰撞的声音。领导实在忍无可忍了,对着台下厉声喊道:“把你们的串都给我收起来!”

整个世界顿时安静了。

台下坐着的这些人里,有一个人表现出了极不配合的态度,手里的“盘活”依然没停下来。而且让其他人感到不理解的是,他盘的可不是传统的文玩。

而是一个U盘。

盘U盘有个好处,就是可以不发出声音,所以领导也不理会他,继续长篇大论地讲着后边的会议内容。

盘了一会,那人感到实在无聊了,手便停了下来。他拿起U盘,看了看U盘上刻着的几个字:“天孤星——郑力金。”

在同事的眼中,郑力金是一个“怪人”,甚至可以算得上“奇葩”了。为什么同事们会有这种想法?那是因为郑力金非常“不入流”。

按照保险理赔“小白”的正常成长经历来说,一般的顺序是先干查勘,积攒了一些经验后,再转岗去干定损,等到“经验丰富”以后,就可以去干“核损”了,也就是完成了从“我经手的案子能否通过,你们说了算”到“你们经手的案子能否通过,我说了算”的“质的飞跃”。

郑力金被同事们亲切地称为查勘岗的“钉子户”,就连他带过的徒弟都有好几位已经“荣升”核损岗了,甚至还有人当上了理赔分部经理,他仍旧十几年如一日地在查勘岗默默地坚守。

有同事曾经向郑力金问过这个问题,郑力金满脸不屑地回答道:“你懂什么?查勘工作是整个理赔条线的第一道关口,如果在这个关口出现把关不严的问题,造成跑冒滴漏,后续的理赔环节是无法补救的!”

同事有些不明白,继续问道:“您的话信息量太大了,我还是没有理解,您能具体说说查勘工作为什么向您说的如此重要么?”

郑力金见同事虚心请教,便压制了怒气,心平气和地解释道:“你想想看,我们接触到任何一起理赔案件都是从事故现场查勘开始的,不管是真实现场,还是虚假现场,都能一览无遗地向我们展示其所有有价值的线索。如果离开事故现场,就会使几乎70%以上的证据灭失,所以我们查勘一线人员责任重大,要在有限的时间内,收集尽可能完善的证据,才能对事故的本质有最全面的了解。如果说案件赔多赔少归定损岗负责,那么案件能不能赔就要由我们查勘岗负责了。能够在查勘环节拒赔虚假案件,不仅可以为我们公司节约理赔成本,而且也可以有效地节约后续岗位的人力成本。我说了这么多,现在你应该理解了吧。”

同事虽然认可地点了点头,但是第二天就去定损岗报到了。

郑力金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连续数年蝉联公司“反欺诈标兵”称号,就足以说明问题。郑力金打击骗赔案件的事迹在当地,乃至整个福建省都赫赫有名,不法分子提郑力金而色变,甚至有几次,郑力金刚到现场还没看清楚是啥车呢,骗保人员就主动放弃索赔了。

郑力金一路过关斩将、攻城略地,导致的后果就是——稽查组的几个兄弟没活干了!硬生生地使稽查组变成了稽查数据统计组。

稽查组内部开会的时候,几个兄弟相互议论:“咱们被老郑挤兑得都没存在感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这时候有个兄弟提议:“要不咱们请老郑吃顿饭,跟他好好谈谈合作的事,毕竟都是自家兄弟,他不可能不给咱们面子。”

这个提议得到了全组人员的一致认可,几个兄弟一拍即合,就这么办!

夏天最适合吃什么呢?这个问题根本不用考虑。有一句非常经典的话说得好:“大肥腰子小烧烤,一天一顿少不了。”

郑力金和稽查组全体人员一起来到露天烧烤摊,稽查组长把郑力金让到主座。郑力金推让了几下,便半推半就地坐下了。郑力金坐下后,心里不断地揣测:“这几个人分明是有事要求我,否则不会对我这么毕恭毕敬的!不知道他们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不管那么多了,一会见机行事吧!”

稽查组的几个兄弟早就演练好了在酒桌上“对付”郑力金的战略战术,先是采取“车轮战”,轮番向郑力金敬酒,然后等酒兴高涨的时候就开始轮流跟郑力金划拳行令。你一个“沙诶、西诶”,他一个“切诶、别诶”,几圈划下来,桌上的几个人都有些微醺了。

稽查组长见时机已到,便让兄弟们都端起酒杯,收敛起刚刚拼酒时的江湖气,郑重地对郑力金说道:“老郑啊,我们哥几个共同敬你杯酒。我们今天请你来,是有件事想求你。你平日里一门心思为公司打假降赔,当然了,这对公司来说是件好事!但是……你也适当照顾照顾我们哥几个的感受吧,我们都快从外勤变内勤了。你把我们稽查组的工作都干了,让我们哥几个吃什么啊?”

烧烤店老板这时正在给邻桌点菜,突然朝后厨喊了一声:“鱿鱼5串!”

稽查组长和烧烤店老板前后这两句话配合得可谓是天衣无缝。把郑力金乐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稽查组全体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一个个端着酒杯一动不动地僵在原地,那个场面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稽查组的兄弟们也想笑,但碍于领导的面子,只能强忍着,差点憋出内伤,但脸上的表情藏不住,真可以用“面目狰狞”来形容。郑力金望着他们,更憋不住了,乐得都快岔气了!

郑力金也知道自己的行为不礼貌,但实在忍不住啊!缓了好一会,才稍稍平复了一些,断断续续地对稽查组长说道:“说……你继……哎呦……你继续说吧……”

郑力金的话驱散了现场尴尬的气氛,稽查组长继续说道:“老郑啊!咱们商量商量,以后你吃肉,让我们兄弟也跟着喝点汤吧。”

郑力金笑着对稽查组长说道:“有话你就直说,千万别在这个节骨眼上跟我提‘吃’,否则我又要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稽查组长心想:“老郑啊,老郑!你还没完没了了!我的面子都丢得不要、不要的了!要不是今天我有事求你,我才不会这么低三下四地跟你说客气话呢!”

稽查组长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是也得强忍着愤怒以免自乱方寸,依然赔笑着说道:“那我就明说了吧!老郑啊,你以后再遇到需要调查的案件时,别总是单打独斗了,能不能让我们哥几个也参与参与,我们也想帮帮忙,顺便跟你学习一些反欺诈技能,还望你不吝赐教啊!”

郑力金没有喝醉,听出来稽查组长话里有话,心里想道:“说得好听是跟我学习,还不是想在最后论功行赏的时候连带上你们几个么?但大家毕竟是同事,缘分让我们成为兄弟,这个忙我肯定要帮!‘观察者’曾经嘱咐我,千万不能泄露《反欺诈宝典》的内容,但是没有不让我带徒弟啊!他当时选定我加入‘神探联盟’,不就是因为他自己单打独斗,有些力不从心了么?我这也是为了做好传承啊!如果能得到兄弟们的帮助,对我来说也是件好事。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优点,兴许他们真能给我帮上大忙呢!”

郑力金诚恳地对稽查组长说道:“没问题!但是有个事我要先给你们打个预防针。”

稽查组长说道:“您但说无妨。”

郑力金转回头对稽查组全体人员说道:“哥几个,既然你们领导放心地把你们交给我,我就要对你们负责,要让你们学到真本领!你们都知道,咱们是人,不是神,谁也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只有做好现场查勘工作,才能判断事故真实性,所以你们大家要轮流跟我值班。查勘工作很辛苦,你们能承受得住么?”

能!”哥几个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好!有你们这份决心,我的心里就有底了!”郑力金转回头,对稽查组长说道,“正好后天晚上是我的夜班,夜晚是骗赔案件的高发期,你安排两个兄弟跟我一起值班吧。”

稽查组长对兄弟们说道:“童心木、周天!后天晚上你们俩先跟着老郑值夜班,其他的兄弟两两分组,依次往下排!”

兄弟们全都点头应允。

稽查组长笑着对郑力金说道:“老郑啊!来之前我还担心你不同意呢!谁知道你这么痛快地就答应了!完全让我始料未及啊!”

郑力金说道:“我为什么不答应啊?就算我浑身是铁,才能打几根钉子啊?就算我查勘的现场再多,也不可能查勘完所有的现场!我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还是众人拾柴火焰高啊!”

稽查组长竖着大拇指对郑力金说道:“说得好!有你今天这番话,我这顿饭就没白请!来,老郑,喝酒!”

正事谈完了,酒桌上的气氛顿时又欢快起来了!

看到这里,您各位可能在想:“对于平日里查勘的事故来说,骗赔事故毕竟是少数,需要‘碰’。稽查组的兄弟们能这么快就碰上么?”

您还别说,第一起骗赔案件就被第一组跟着郑力金值班的童心木和周天碰上了!而且这起案件还是一起非常罕见、离奇的大案!


02

一件奇案

仲夏,天气热的要命!即使太阳早已落山,强烈的热浪也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

郑力金、童心木、周天三人走进值班室,躺在床上,把空调的温度调到最低,把风力调到最大,才使他们稍微感觉到一些清爽。

童心木伸了个懒腰,对郑力金说道:“师父,夜里十点多了还这么热!这天气还让不让人活了?我的衬衣都已经湿透了!你们干查勘工作的真不容易啊!”

周天也随声附和道:“是啊!师父,你说你这么大年纪了,还一直干查勘,成天早出晚归,有时可能几天回不了家,嫂子和孩子对你就没点意见?”

郑力金只轻描淡写了回答了一句:“习惯了。”

什么是习惯?它包含的意思太多了!是迁就、是忍让、是无奈、是怜惜、是亲情、是奉献?

说不清。也可能都包含吧。但是我想,不论哪一种含义,都源自于一个字,那就是——“爱”!

童心木继续向郑力金问道:“师傅,咱们今天跑的现场也算不少了,但是一个骗赔事故也没发现,我感觉挺失落的!”

郑力金不解地问道:“失落什么?”

童心木回答道:“没给公司减损啊!我还以为像你们这些反欺诈专家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跟骗保人员作斗争呢!今天我才知道,原来你们虽然成天忙忙碌碌地,但都是在处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故啊!我还想跟着您真刀真枪地大干一场呢!”

听完童心木的话,郑力金有些生气,对他说道:“你闭嘴吧!给我老实待会!年轻气盛,早晚要吃亏!骗保毕竟是少数不法分子的勾当,我们查勘员最主要的工作可不是打假,而是为我们广大的客户提供最优质的服务!只有客户真心认可我们公司的服务,才能提高客户的忠诚度,让客户成为我们公司永久的客户!这才是我们的立命之机、生存之本!也是我们理赔工作最根本的出发点。如果都像你说的一样,看着哪个事故都像假事故,看着哪个客户都像是骗保分子,你还能给客户提供优质服务么?到时候把客户都吓跑了,谁还选择你们公司投保?谁还……”

童心木知道郑力金又要开始“长篇大论”了,所以不等郑力金把话说完,赶紧把话接过来:“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我说错话了还不行么?师父,我就是随便这么一说,您还真生气了!”

郑力金还没说痛快,继续教训童心木道:“什么叫‘随便一说’?你压根就不能有这种念头!”

两个人一个说,一个劝,正当他们俩说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对面床上躺着的周天已经鼾声四起了。

童心木心想,光靠劝肯定不行,只能找个话头把刚才的话题岔开。童心木急中生智,对郑力金说道:“师父,凭您的经验判断,今晚还会有虚假事故出现么?”

您别说,这招还真管用!郑力金立刻开始顺着新的话题往下接着说道:“不好说啊!但夜晚是骗赔案件的高发期,很多不法分子都利用晚上,尤其是深夜这段时间制造虚假事故,利用夜晚光线阴暗和查勘人员精神倦怠的机会,企图浑水摸鱼、蒙混过关;而且人们在夏季一般都休息得都比较晚,经常会聚众饮酒,所以这个时间段也是酒驾肇事的高发期。我们更不能放松警惕!”

本来想转移话题,谁知道听完郑力金的话以后,童心木心中的压力反而更大了。他长出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嗨!听天由命吧!”

童心木说完这句话,在心中用“爱谁谁吧”这四个字安慰自己后,便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但当他刚把眼睛闭上的同时,隔壁床上郑力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童心木的眼睛立刻就睁开了,心中默念着:“坏了,又有事故了!”

果不其然,电话是调度岗打来的。郑力金不忍心立刻叫醒正在和衣而睡的周天,便让童心木记录了基本案情。在他们即将要出门的时候,郑力金才让童心木把周天叫醒。周天睡得很沉,以至于忽然被叫醒后,一时间还分不清梦境和现实,差点直勾勾地撞到门框上。

在开车去现场的路上,郑力金向童心木询问案件的基本情况:“是个什么事故啊?”

童心木回答道:“双方事故。咱们公司承保的一辆宝马740轿车撞上了一辆停放在路边的飞度车。”

郑力金继续问道:“损失大么?”

童心木回答道:“刚才我与报案人联系的时候,他说事故不大,也没人受伤。”

郑力金点了点头后,继续问道:“事故现场在什么地方?”

童心木回答道:“在市区东北方向的东湖公园北侧。”

郑力金沉思了片刻,对童心木说道:“骗赔的可能性不大。”

童心木不解地问道:“为什么呢?”

“咱们先分析一下事故现场的位置。事故现场在东湖公园北侧,那里正好与‘东湖印象’小区的南侧相邻。夏天人们睡觉晚,逛公园和遛弯的人很多,骗保的人与其在那个地方制造虚假事故,还不如找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呢。”郑力金故意提高了音量,让坐在后排的周天也能听到。

童心木和周天点头表示认可。

郑力金继续分析道:“而且还有一个线索你们要留意,那就是制造双方事故虚假现场比制造单方事故虚假现场要困难得多。如果强行将非同一事故的两辆车制造成一起虚假事故,两辆车的受损位置、受损程度、车身附着痕迹,以及散落物都不会吻合,稍微有点经验的查勘员一看便知。所以我通过以上两点判断,这起事故应该不是一起虚假事故。”

童心木小声嘟囔了一句:“没意思。”

郑力金并不理会,继续对他们说道:“我还没说完呢。还有一种情况不能排除,那就是——酒驾。这就要我们亲自去现场核实后才能确定了。”

到现场后,童心木找了个车位把车停好,三个人一起走下车向两辆事故车走去。三个人穿着整齐的制服并排走着,远远望去非常显眼。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士向三人迎面走来。走到近前后,女士对三个人说道:“你们是保险公司的吧?赶紧过来看看吧!”

郑力金向女士问道:“发生事故的时候是您开的车么?”

女士被郑力金的话问得一愣,回答道:“我没开车啊!”

郑力金也被女士的话搞得晕头转向,童心木赶忙向郑力金解释道:“师父,确实不是这位女士开的车。报案人是一个男的。”

不过这位女士出现在现场,肯定与这起事故有关联,所以郑力金只能冒昧地向她问道:“那您是?”

女士也向郑力金解释道:“我是被撞的这辆飞度车的车主。我没在小区里买车位,平常都把车停在路边,然后在风挡玻璃下方放上我的联系方式。刚刚我在家哄孩子睡觉呢,有个男的给我打电话,说他把我的车给撞了,我就赶紧下来了。我到这一看才知道,他把我的车撞得这么严重!”

经女士一提醒,郑力金突然反应过来。

标的车驾驶员去哪儿了?

女士也对郑力金说,自从她来到这儿,就没看见对方司机,只看见两辆车在这儿停着。

郑力金对童心木吩咐到:“赶紧给司机打电话,问问他去哪儿了?他不会是因为酒驾跑了吧?”

童心木拨通了车主的电话,这时候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从公园内向郑力金等人的位置快步走过来,边走边向众人摇晃着手机说道:“不用打了,我在这儿呢!”

还没等郑力金向小伙子询问情况,女士先对他喊了起来:“就是你撞的我的车吧!看你把我的车都撞成什么样了!你倒是挺悠闲啊!出了这么大的事故还有心情逛公园!”

小伙子不急也不恼,心平气和地向女士解释道:“我没逛公园。我是因为闹肚子,去公园里边上了个厕所。”

这个理由也算合理。

郑力金知道,无休止的争论毫无意义,便对二人说道:“咱们还是先看看车吧,都有哪些地方受损了。”

女士也很知趣,立即停止了对小伙子的埋怨,众人一起走到两辆事故车旁边。

郑力金示意周天拍摄现场照片,自己则对事故现场进行详细地勘验。

勘验完毕后,郑力金对这起事故的成因起了疑心,顿时皱起了眉头。虽然现场痕迹看上去高度吻合,但是有一个情况引起了郑力金的注意,那就是——两辆车的损失都很大,尤其是标的宝马车正前方损失非常严重,而且车内的气囊和侧气帘也已经全部打开了,初步估计两辆车的损失合计在30万元以上,并不像小伙子在报案时所说的“损失不严重”。

酒后换驾的可能性非常大!

为了不打草惊蛇,万事都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郑力金把小伙子叫过来,拿出《询问笔录》对他说道:“您好,先生。关于这起事故,我有几个问题想向您询问一下。请您配合我填写一下这份《询问笔录》。”

小伙子很配合地说道:“好的,您问吧。”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张林峰。”

“你是车主么?”

“我是车主。”

“请出示您的驾驶证和行驶证,我们需要审核并拍照留存。”

张林峰掏出驾驶证和行驶证,递给郑力金。

郑力金详细地核对了两份证件,张林峰确系车主本人。然后郑力金又重点对比了一下张林峰本人和驾驶证照片,审核无误后,递给周天拍照。

郑力金继续向张林峰询问道:“张先生,请问当时事故是怎么发生的?”

张林峰回答道:“我们家也住在这个小区。晚上我约了几个朋友吃饭,吃完饭后往回开车的时候,我就感觉肚子不舒服。这一路上我都在强忍着,等我快开到家门口的时候,准备把车停到车库离去,可谁知到这儿以后,实在坚持不住了。我知道附近公园里有厕所,就想先‘方便’一下再回家。可谁知道我的肚子突然开始钻心地疼!就在我捂着肚子一低头的时候,我的车就朝着这位女士的车开过去了。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我猛踩刹车都没刹住,就撞了上去。我想既然撞车了,肯定要解决事故。我下车看了看损失情况,然后发现女士的车上放着联系电话,我就给她打了个电话,接着又给你们保险公司打了个电话后,就直奔公园里的厕所而去了。”

您晚上在哪儿吃的饭?跟您一起吃饭的人都是谁?还有您开车回家的时候走的哪条路?我们都要了解清楚。”

这几个问题是郑力金故意抛给张林峰的,目的就是看看他的反应。以郑力金的经验判断,往往在向驾驶员们问到这几个问题的时候,驾驶员们都会异口同声地带着怒气说道:“你这是在审问我么?”

可是张林峰很配合,用笔在询问笔录上刷刷点点,把郑力金的问题全部给出了回答。

天衣无缝!

郑力金的直觉告诉自己,张林峰肯定有问题!没办法,对付这种强劲的对手,自己只能使出“杀手锏”了!但他担心在亮出“杀手锏”后,张林峰会阻挠自己收集证据,所以郑力金从周天手中拿过查勘相机,将周天拍摄的照片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防止遗漏任何一个细节。

郑力金在翻看相片的过程中,又发现了一个问题。张林峰说在发生事故之前,他踩了刹车,但其车尾部地面上并没有刹车印附着。事故损失非常严重,可以想象到撞击发生时的力度非常大!在这种速度下,如果狠踩刹车,肯定会有刹车印,但地面上确实没有刹车印,这一点显然与张林峰的叙述不吻合。郑力金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就先将这个问题暂时搁置起来了。

是时候使出“杀手锏”了!

郑力金淡定地对张林峰说道:“张先生,出了这么大的事故,您需要报一下交警,让交警为您出具事故认定书。”

这一招可谓是“声东击西”!利用让交警出具事故认定书的理由来检测张林峰是否酒驾。确实厉害!

张林峰迟疑了一下,有些不理解地问道:“我撞的是停放的车,不应该由我负全责么?为什么还要让交警出事故认定书呢?”

正当郑力金要向张林峰解释缘由的时候,张林峰又开口说道:“没事,既然你们是这么规定的,那我现在就给交警打电话。”

张林峰的这一举动可让郑力金真的吃惊了!对于一般的车主来说,就算是正常的交通事故,他们都不一定配合报交警,可是张林峰却“让干啥就干啥”!简直毫无破绽!

不一会,交警就到达了现场,在郑力金的强烈要求之下,交警在现场对张林峰进行了酒精检测,令郑力金感到意外的是,检测结果竟然为零!无奈之下,郑力金只好让周天拍摄了酒精检测仪的数值照片。

现场勘察全部结束了,在返回单位的途中,郑力金一直坐在副驾驶位置凝神思索。为什么张林峰能做到“滴水不漏”?难道作为车主,他才是顶包的司机?刹车痕迹不吻合到底是怎么回事?看来这一系列的问题都需要第二天再揭晓了!


03

一次艰难的调查过程

这一晚再无事故。

郑力金却失眠了。他看着两个徒弟早已进入了梦乡,自己却反复地思考这起案件的每一个细节。一缕洁白的月光照在值班室墙上的石英钟上面,此时已将近凌晨三点半了。郑力金无奈地安慰自己:“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啊!一定要积攒些精神才行。”想到这里,郑力金又在床上反复地“烙了几次饼”,才强迫自己睡着了。

夏季天长,还没到上班时间,天已经大亮了。

郑力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精神萎靡地走进办公室,看见童心木和周天早已在办公室的电脑前开始工作了,郑力金的心中甚是欣慰。

周天背对着郑力金,正在聚精会神地往理赔系统里上传现场照片。童心木暂时没有什么工作,显得稍微轻松一些。

童心木看见郑力金向他们走来,便主动向郑力金打招呼:“师父,您醒了!时间还早,您也不多休息一会?”

郑力金回答道:“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不能耽误了!”

童心木对郑力金的回答感到奇怪,赶忙问道:“您说有更重要的事?是什么事啊?”

郑力金回答道:“还不是昨天晚上那起宝马撞飞度的事故,我怎么琢磨怎么觉得这起案件有大问题!”

童心木更加疑惑了,继续问道:“您说是那起事故啊!现场痕迹吻合、司机陈述合理,而且交警也排除了司机酒驾的嫌疑,我们俩都觉得没什么问题啊?您说的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了呢?”

郑力金严肃地回答道:“就是因为所有的证据都显示这起事故没问题,我才觉得这起事故有问题的!”

郑力金这句话竟然把童心木逗乐了,童心木笑着对郑力金说道:“师父,是不是您昨晚没休息好,精神太紧张了?您倒是说明白一些,到底是这起事故的哪个环节引起您的怀疑了?”

司机!我怀疑换司机了!”郑力金回答道。

不可能!”童心木向郑力金说道,“师父,您要是说别的环节有问题,我可能相信,但是您说换司机,我是真不敢苟同啊!”

既然是带徒弟,就不能一味地采取“填鸭式”的教学方法,而要做到循循善诱。郑力金听出童心木似乎对这起事故有自己的见解,正好趁此机会让他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便向童心木问道:“你何出此言呢?”

童心木收敛了刚才轻松的笑容,向郑力金解释道:“师父,昨晚咱们查勘完现场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还有一个情况没来得及向您汇报呢。您在现场与双方车主询问案情的时候,我也没闲着。我看当时现场周围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人,就想,这些人里肯定有事故发生时的目击者。我就趁你们没注意的时候,跑去和这些人聊天了。确实跟我想的一样,这些围观的群众里有人亲眼目睹了事故发生,而且他们非常肯定地告诉我,他们亲眼看见张林峰在撞车后从驾驶员位置走下车,而且当时车内只有张林峰一个人,不存在换驾的情况。后续发生的情况也和张林峰叙述的情况一致,所以,您就不用怀疑了,这起事故肯定是真实的!”

郑力金听完童心木的叙述,狠吃了一惊,一是因为童心木向目击者调查取证的事情让他对童心木刮目相看;二是童心木调查的结果无疑使自己的猜测“啪啪”地打了脸。但是郑力金依旧不为所动,既然自己铁了心要把这起事故调查清楚,就不能让任何一个细节存在问号。

郑力金对童心木和周天说道:“我还是持怀疑态度。这样吧,你们俩把照片带好,一会跟我去趟交警队调查一些情况。”

三人来到事故中队长的办公室,中队长一见是郑力金来了,赶忙笑着迎了过来,边与郑力金握手,边问道:“老郑啊!又来查案子了?”

郑力金客气地回答道:“是啊,刘队长,什么事都瞒不了您!”

刘队长把三人让进屋内,示意他们坐下,然后对郑力金说道:“我就知道,你找我除了调查案子,也没有别的事。说吧,又有什么大案子能让你亲自出马?”

童心木和周天虽然一言不发,但是心里都在琢磨着:“老郑可以啊!作为一个普通查勘员,能得到事故中队长如此的‘礼遇’,看来他的确有过人之处啊!”

郑力金将事故情况原原本本地向刘队长做了介绍,生怕遗漏任何一个细节。

刘队长听完后,不解地问道:“老郑,你想让我帮你查什么信息呢?”

“查查路口监控,看看事故发生前,这辆宝马车是不是由张林峰在驾驶。而且车辆的行驶路线是否与张林峰的叙述一致。”郑力金回答道。

刘队长走出办公室,不一会就回来了,对郑力金说道:“老郑啊,你是不是记错时间了?我在你叙述的时间段内,没有发现这辆宝马的踪迹啊!”

监控没有拍到宝马车,这不就印证宝马车主说谎了么?童心木和周天喜出望外,不由得对郑力金心生敬佩!

不过郑力金的表情却没有泛起一丝波澜,他向刘队长回答道:“车主跟我说的就是这个时间。这样吧,刘队长,您再费费心,帮我再往前推一段时间,看看有没有摄像头拍到这辆车?”

刘队长犹豫了片刻,对郑力金说道:“好吧,你再稍等我一会。”说完,又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这次三人等待的时间稍微长了一些,将近一个小时后,刘队长才再次走进办公室。刚进屋,刘队长就对三人说道:“查到这辆宝马车了!驾驶员就是张林峰本人,车辆行驶路线与车主叙述的路线相同,但是……时间比车主叙述的时间早了半个小时!”

早了半个小时?这个消息让郑力金三人有些始料未及。尤其是童心木,昨晚他只顾着向目击者核实驾驶员和事故发生的真实性,完全忽略询问事故发生时间这事儿了!

时间都去哪儿了?说得明白一些,这段时间内,车主去哪儿了?

郑力金心里想道:“车主说了,事故发生时自己闹肚子,跑去公园里上厕所了,但是事故发生前的时间对不上,就未免让人觉得蹊跷了。不过这个问题由我们来问车主的话,车主肯定不承认,而且以他严密的思路来说,这点‘小情况’极易蒙混过关。所以不能由我们来问他,而应该找个‘厉害的’单位问他!”

郑力金想到这,站起身来与刘队长告别,带着童心木和周天离开交警队,直奔刑警队而去。

在去刑警队的路上,郑力金反复斟酌着案情。童心木见郑力金满脸愁容,便向郑力金问道:“师父,看您愁眉苦脸的,想什么呢?”

郑力金回答道:“我考虑单凭这半小时的误差,还不能能作为车主换驾的证据。如果能核实为什么宝马车没有在现场留下刹车印,证明车主在事故发生时没有采取制动措施,与其叙述的情况相悖,把这两个情况一起向刑警提供,刑警才有可能会立案。可是,如何才能得知车主没有采取制动措施呢?愁死我了!”

这时候,一向少言寡语的周天说话了:“这……其实也不难……”

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郑力金突然来了精神,向周天问道:“你有办法?”

周天回答道:“有。用宝马专用检测设备检测一下事故发生时的冻结帧数据就可以了。”

郑力金说道:“我估计现在宝马车已经拖进4S店了,咱们现在就去查个清楚!”

说完话,郑力金示意童心木调头,先去宝马4S店。

郑力金从宝马4S店售后接待那儿了解到,车主昨晚处理完事故后通知4S店,连夜将车拖到店里,车到店里时也已经是后半夜了。车主可能因为睡得太晚正在补觉,所以暂时还未通知保险公司定损。

周天向4S店借来了宝马专用检测设备,读取事故车冻结帧。不一会,设备就将事故发生时的各项数据全部提取出来了。

周天指着其中的两项数据对郑力金和童心木说道:“师父、小童,你们看:数据显示,真实的事故发生时间确实比车主报案时叙述的事故发生时间提早了34分钟,而且事故发生时,节气门呈打开状态,也就是说,在撞击发生的一瞬间,车主的脚是在踩油门,而不是在踩刹车!”

郑力金用力拍了拍周天的肩膀,激动地对他夸奖道:“好小子,真有你的!你知道吗?这数据可是铁证啊!”

通过这两天与童心木和周天的短暂接触,郑力金不由得对两人刮目相看。郑力金不禁心中暗叹道:“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正像我当初想的那样——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优点!这两个年轻人还真给我帮上大忙了!”

郑力金将刚刚提取的检测数据保存下来,三人再次向刑警队出发了。与之前相比,这一次郑力金已经感觉自己胜券在握了!

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三人刚到刑警队,就被“泼了盆冷水”,让三人在这炎热的夏季却体会到了彻彻底底的“透心凉”!

听完郑力金的叙述,看完郑力金提供的各项证据后,刑警队洪队长只向郑力金回复了四个字:“做不死他!”

郑力金被洪队长这一棍子从九重天外直接打进了十八层地狱,原本兴奋的心情也随之一扫而光,不服气地质问道:“为什么?”

洪队长既然这么说,肯定有他这么说的理由,但凡事都要以理服人,所以洪队长郑重其事地向郑力金解释道:“老郑,你想想看,你说车主叙述的事故发生时间与真实的事故发生时间不符,这点我认可,但是车主会说,他因为上厕所时间长,所以记不清楚准确时间了;还有,你对车主没有采取制动措施这个问题起疑心,但是车主会说他当时因为肚子疼,所以在慌乱中错踩了油门,这也合情合理啊!我相信你的经验、你的直觉,但是这些仅仅只能是猜测,或者说是调查的出发点,而不能作为证据来使用,甚至更不能成为推翻他的‘铁证’!我们不能在证据不全的情况下就依法传唤车主,所以我劝你不要意气用事,还是三思而后行,回去继续收集更加有力的证据吧!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是无能为力啊!”

郑力金愤愤不平地离开刑警队。在他走出刑警队大门口的那一刻,一股巨大的压力,伴随着强烈的失落感向他袭来。他从未感到过调查一起疑似骗赔的案件竟然会如此艰辛!

“接下来该怎么办?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这笔巨额的“冤枉钱”顺顺当当地流入车主的腰包?不行!绝对不行!这个时候我一定要冷静!肯定还有办法!对!肯定还有什么证据被我们忽略了!”郑力金想到这儿,对童心木和周天说道:“走,咱们回单位!”

童心木和周天以为郑力金就此放弃了,哪知道刚到单位,郑力金就让二人重新翻看案件材料,决不能漏过任何一个细节!

童心木施展了当年玩“连连看”锻炼的“超级视觉”,周天也施展了玩“找你妹”时练就的“火眼金睛”,逐字逐句排查案件线索。正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几经忽略的细节被周天找了出来!

“师父,您看!车主的通话记录有问题!”周天突然对郑力金说道。

郑力金和童心木闻声凑身过来。周天指着在现场拍摄的车主手机通话记录对郑力金和童心木说道:“你们看,车主在晚上八点以后只打过两个电话,他打的第二个电话是咱们公司的报案电话,可以直接忽略;而剩下的那个电话显示的却是个拨入电话,而且这个电话的通话时间正好与案发时间相吻合,且通话时间长达20多分钟,所以我分析,这个电话会不会就是真正的肇事人打来的?”

很有可能”!郑力金对周天的判断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突如其来的重要线索,使郑力金的心里既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这个微小的线索可能是破获整个案件至关重要的证据,紧张的是这个电话有可能就是一个普通的电话,万一经核实发现与事故并无关联,就意味着自己这次真的要彻底失败了!

此时的郑力金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虽然不足以使他转危为安,但却是他唯一的希望!

不管这么多了!先核实清楚再说!

郑力金知道不能打没有把握的仗,要提前做好充分的准备。他思索再三,组织了严密的语言后,才慎重地拨通了那个神秘的电话号码,并按下了录音键。

电话接通了,郑力金为了掌握通话的主动权,不等对方说话,便向对方问道:“您好,是张林峰么?”

郑力金明知对方肯定是张林峰的熟人,但又不知道他与张林峰是什么关系,所以才用这招“投石问路”,试探着让对方自己交代自己的身份。

谁知对方显然并没有中计,而且好像对方的脾气不是太好,生气地对郑力金说道:“不是,你打错了!”

眼看对方就要挂断电话,郑力金赶紧拦着对方:“等一下,别挂呢!我有事找他!我听说他有一辆宝马事故车要出售,我对这辆车很感兴趣……”

又一招“暗度陈仓”!郑力金可谓是招招致命啊!

郑力金这句看似不经意的话显然引起了对方的注意,对方疑惑地向郑力金问道:“我哥要卖车?我怎么不知道啊?”

其实对方如果稍加判断就能发现郑力金的话里漏洞百出。如果哥哥张林峰要卖车,为什么来电话的人不直接给车主张林峰打电话,而是给张林峰的弟弟打电话呢?不过如果一件事情的重要性明显超过其他的事情,那么其他的事情自然而然就被忽略了。

“对方是张林峰的弟弟!”郑力金意识到,这个线索无疑是一个重大的突破!

郑力金赶紧乘胜追击,向对方问道:“哦,原来你是张林峰的弟弟啊!那你肯定知道这辆车的情况了!事故严重不严重啊?”

对方显然被郑力金的问题问得无法招架,便顺着郑力金的问题回答道:“前边撞得挺严重,气囊全出来了。”

郑力金继续追问道:“是这样啊!那我再问问您,这辆车的发动机有没有受损啊?”

“我当时看了看,应该是没那么严重!”对方回答道。

这种快问快答的问题,完全不给对方留思索的时间,所以对方说的全都是实话。

郑力金心想:“真是‘拔出萝卜带出泥’啊!‘我当时看了看’是什么意思?当时从头到尾在现场处理事故的可只有张林峰一个人啊!如果你‘当时’也在现场,那么你出现在现场的时间只可能早于张林峰出现在现场的时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这起事故真正的‘肇事者’!”

为了掌握对方更多的信息,郑力金接着向对方问道:“说了半天,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呢?”

对方回答道:“我叫张林松,张林峰是我亲哥!”

郑力金又假意向张林松询问了他哥哥张林峰的联系方式,然后东拉西扯了两句,便挂断了电话。

郑力金通过与张林松的对话判断,张林松显然不像他哥张林峰那么沉着冷静,而是脾气倔强并且头脑简单。

郑力金知道张林松放下电话后,肯定会给他哥哥打电话核实情况,谎言也会随之被戳破!现在事不宜迟,必须要抢占先机,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郑力金让童心木和周天赶紧放下手头的工作,三人再次开车来到刑警队。

洪队长听完电话录音后,深知案情重大,而且这个证据也足以传唤事故当事人了,便通知办案刑警,立即传唤张林峰、张林松兄弟到刑警队配合调查!

眼前的一幕让洪队长和办案刑警们都惊呆了!

坐在对面的两个人除了衣着不同外,身高、体型、样貌,包括发型都几乎一模一样,简直就像是被复印机印出来的一样!

洪队长亲自审问这对合谋骗保的“双胞胎”兄弟。作为刑警,尤其是刑警队长,洪队长看人出奇地准!洪队长向兄弟二人大喝一声:“都给我抬起头来!”

只见坐在左侧的这个犯罪嫌疑人毕恭毕敬、谨小慎微地抬起了头;右侧这个嫌疑人则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洪队长见二人的举止大相径庭,突然对右侧的嫌疑人喊道:“张林松!你给我老实点!”

洪队长这句话犹如当头棒喝,让张林松,同时也让张林峰吃了一惊!他们不知道,对面正襟危坐的这位满面英气,对他们怒目而视的警官是如何在第一回见到他们的时候就能准确区分兄弟二人的。

其实洪队长也不是神仙,不懂得什么奇门仙术!他识人的技术主要是依靠多年来积累的办案经验,以及通过调查取证掌握的犯罪嫌疑人详实的信息。

洪队长见兄弟二人已经被自己震慑住了,便继续严厉地对兄弟二人说道:“我们刑警从来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同时也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坏人!我们既然传唤你们,就是掌握了你们充足可靠的犯罪证据!如果你们主动交代问题,还能争取宽大处理,但如果让我们说出来,后果你们可想而知!”

左侧的张林峰唯唯诺诺地向洪队长说道:“警官,我们真的没有做违法的事儿啊……”

右侧的张林松有点沉不住气了,转头朝哥哥张林峰大声喊道:“哥啊!别狡辩了!人家警察都知道了,咱俩就老老实实地招了吧!”

听完张林松的话,哥哥张林峰气得闭上了眼睛,不再说一个字;而张林松则滔滔不绝地将这起离奇的“双胞胎”兄弟顶包案向洪队长和盘托出。

据张林松交代:哥哥张林峰毕业于名牌大学,毕业后通过自主创业,渐渐步入了成功人士的行列。而弟弟张林松从小就经常打架斗殴,长大后仍不思悔改,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结识了一些社会闲散人员,整日厮混。张林松没有任何收入,为了维持日常开销,便把哥哥当成了“提款机”。张林峰拿这个弟弟也没办法,毕竟是一奶同胞,所以只能尽其所能接济弟弟。时间长了,张林松便把这一切当做是“理所当然”,不仅向哥哥要钱,还经常向哥哥借宝马车去“充门面”。事故发生当晚,张林松与一众狐朋狗友胡吃海喝,酒足饭饱后,抱着侥幸心理去给哥哥还车,当车行驶到哥哥家小区外面时,因为酒精作祟,鬼使神差地撞到了路边停放的飞度车。张林松见发生了交通事故,酒也醒了几分,便走下车查看双方车辆的受损情况。张林松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担心自己无法脱身,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看见南侧的东湖公园里树木繁茂,此时又正值夜晚,是个理想的藏身之处。张林松冲出人群,向东湖公园里跑去,边跑边给哥哥打电话,向哥哥详细描述了事故发生的经过,又按照哥哥的指示,将车辆的行驶路线等信息一并告知。打完电话后,哥哥张林峰避开围观人群进入公园,与弟弟在公园厕所内碰面,并互换了衣服。张林峰感到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便让弟弟从公园的西门出去,打车回家,自己则胸有成竹地向保险公司报案。企图利用“双胞胎”兄弟外形特征相似的特点蒙混过关,但谁知还是被细心的调查人员发现了端倪,导致哥俩一起身陷囹圄。

这回您知道什么叫“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了吧!



04

一曲忠诚的赞歌


破获了这起轰动全省的离奇骗保大案后,童心木和周天对郑力金佩服得五体投地!让一起“死案”绝境逢生,如果没有多年的一线反欺诈工作经验是完全无法做到的。郑力金并没有将所有的功劳据为己有,而是告诉大家,这一切成绩都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并且不断地向大家宣传童心木和周天在侦破案件过程中立下的汗马功劳。以致于稽查组的哥几个都抢着跟郑力金值夜班。

面对荣誉、鲜花和掌声,郑力金还是一如既往地低调,日复一日、周而复始地干着自己的查勘老本行,继续与妄图骗保的犯罪分子做斗争。

他是“观察者”任命的三十六天罡中掌管福建省的“天孤星”,是令骗保人员闻风丧胆的“天师钟馗”,同时也是领导和同事们心中的“怪人”老郑。

他就是郑力金,一个平凡的保险公司查勘员,用不平凡的事迹谱写着一曲忠诚的赞歌!

A6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