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工作室魏然

反欺诈小说连载

反欺诈是一个很意思的题材,我们陆续连载理赔人写自己工作的反欺诈小说。

来源 | 王洋(人保财险河北分公司)

01

追命

 “呼……呼……呼……呼……”

一阵急速的喘息声伴随着细碎、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

一个黑影跑进小巷中,慌张地查看了几个角落,显然都不理想,最后,那个黑影跑到一堵墙后面,躲在阴影里。

虽然暂时安全了,但是他依旧惊魂未定。心脏“砰砰砰”地乱跳,像是要挣脱束缚,从胸口迸发出来!不停地逃命,使他的体力几乎完全耗尽,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就连豆大的汗珠汇成一道道水流,顺着他的脸颊和脖子灌进衣服里,他都没有察觉!

“活着”是他现在仅存的、唯一的希望!

他掏出一把手枪,哆哆嗦嗦地褪出弹夹,用手摸了摸,只剩下一发子弹了!他把弹夹推回枪里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一般来说,就算只有一发子弹,也足以将敌人置于死地,但这次的情况完全不同,对方是一名训练有素的狙击手!

大家都知道,狙击手可以不露一丝痕迹地执行刺杀任务!占领制高点,熟练地组装枪械,长时间潜伏,远距离瞄准,计算弹道、重力抛物线、风速等干扰因素,屏气凝神,然后一枪命中目标,最后,趁敌人手足无措、乱成一锅粥的时机,气定神闲地离开,仿佛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似的。因此,狙击手一直都被公认为是战场上神一般地存在!

被狙击手盯上,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他所处的区域是一片空旷地带,只要被狙击手占领了制高点,自己的行踪便完全暴露在对方的视线范围内,而且这片区域唯一的出口也被狙击手的火力封锁了,他现在就像一只被困在密闭房间中的老鼠,只能拼命地跑,让自己不停地移动位置,才能躲避狙击枪中射出的无情的子弹。

没有一处安全的地方可以躲藏,不论他躲到哪里,子弹立刻就到。他好几次都死里逃生,甚至最接近的一次,子弹贴着他的头皮飞过,子弹飞行时带动的风,将他的几缕头发吹起,霎时间,他感觉到自己的魂魄都已经飞出体外了!

他感谢幸运之神的眷顾,但是他知道,幸运之神不可能每次都眷顾他,稍不留神,自己就会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他想过反击,也曾试探着开了几枪,但他连对方在哪儿都不知道,盲目开枪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他仍然怀着生的希望,但是敌人一直隐藏在暗处,而且自己的枪里只剩下一发子弹了,使得他现在的处境仿佛是攥着一把烂牌,想要反败为胜简直比登天还难!

狙击手的子弹也有限,所以不能乱开枪,每一发子弹射出去都要直奔对方的要害部位,争取一枪毙命。

他这次选择的藏身之地还算稍微理想一些,狙击手不能准确定位他的位置,也就不再射击。双方就这样僵持着,谁也不轻举妄动。

他正好利用这短暂的喘息机会调整自己的体力,顺便观察周围的环境。刚才在逃命的时候跑得着急,不容得他仔细观察,现在他才发现,自己躲藏的地方竟然是一条死胡同!

躲藏只能是暂时的,想活命的话,还得想办法逃出这片该死的封闭区域!“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下定决心,只要他能活着离开,就一定要查到这个想致自己于死地的人到底是谁,并将他置之死地而后快!但那都是后话了,还是先活着逃出去再说吧!

“人不是机器,总有松懈的时候!”他笃定这个信念,慢慢地站起来呈半蹲状,两只脚找好稳定的支撑点,咬紧牙关,使出全身的力气向小巷出口跑去!

就在他即将跑出小巷的时候,对面楼上传出一声枪响!一颗7.62毫米的狙击枪子弹精确地射进他的头颅,他瞬间仰面栽倒在地!在他的意识即将消失之前,他感觉到一股暖流顺着额头流下来,模糊了自己的双眼,使他最后看到的星空都变成了一片腥红色。

02

“你不用说了,我什么都知道!”

贾瑞愤怒地摘下耳机,使劲扔在键盘上,气急败坏地喊道:“不玩了!不玩了!不管我藏在哪儿都能被你‘狙’死!这游戏没法玩了!”

程英“嘿嘿”地笑着从贾瑞对面的电脑后边站起来,得意地对他说道:“我说你玩不过我,你还不承认!玩了几局,你输给我几局,而且每局都被我‘爆头’!我就问你服不服吧?”

“不服!就是不服!”贾瑞瞪着眼睛说道。

程英见贾瑞依旧不依不饶,笑着对他说道:“不服也不玩了!你看看现在几点了?马上就到上班时间了!咱们暂且按兵不动,来日再战吧!”

程英坐回椅子里,关闭游戏,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个银色的U盘插到电脑上,浏览着“神探联盟”网站上各省“神探”最新上传的反欺诈案例和技术资料。

程英在被“观察者”任命为内蒙古的“天伤星”之前,还有一个外号,叫“大明白”!这个外号是怎么得来的呢?让我为您娓娓道来……

程英刚进入保险公司的时候,也没有现在这么“神”,只是一个普通的定损员,甚至可以说是“泯然众人矣”。但程英不甘心平庸,期盼着有朝一日能够成为行业翘楚。“哪怕我一辈子都当个定损员,我也要当所有定损员里最优秀的那一个!”

歌中唱道:“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诚然,成功都是用艰苦卓绝的奋斗换来的!每个成功人士的背后都有一段常人无法想象的奋斗史!

程英也是一样。

别的同事下班以后,要不就是成群结队去喝酒“减压”,要不就是三五成群去网吧联网玩游戏。程英则不然,只要是工作的间隙,他总捧着本介绍汽车知识的书在看,晚上回到家后,更能够静下心来“钻”到书中去了。

每到周末,程英都会跑到各大汽车品牌的4S店里去“请教”。您别说,他第一次跑到4S店学习的时候还真把4S店的维修技师吓了一跳。维修技师满脸疑惑地向程英问道:“程师傅,今天没有需要您定损的车啊?”

程英笑着对维修技师说道:“确实没有。实不相瞒,今天我来这儿是向你学习的!”

学习……学习什么?”维修技师更糊涂了!

学习汽车知识啊!”程英继续解释道,“当今全世界汽车技术呈现迅猛发展的态势,如果我不加强学习,迟早会被历史的车轮远远抛下!上班的时候来店里,我是保险公司的定损员,您是4S店的‘扛把子’;非工作时间来店里,我就是个求知若渴的‘小学生’,您就是我的老师!还望您不吝赐教啊!”

维修技师这才明白,原来程英是利用休息时间到店里“充电”来了!

维修技师平日里就很欣赏程英,听程英这么一说,自己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腼腆地说道:“别客气!别客气!咱们互相学习!”

作为一个合格的保险公司定损员,光具备理论知识是远远不够的,“纸上谈兵终不如躬身实践”,必须要与实际操作兼容并修,两者才能相辅相成,使“武功”日臻化境。

时间长了,维修技师也就不拿程英当外人了,有什么活儿也让程英去干。开始的时候,程英只能给“师父”递递扳手,但渐渐地,程英能干的活儿也变得越来越多,从钣金喷漆到机修电工无所不能,甚至拆装个发动机都不在话下。

不过最令程英感兴趣的,还算是汽车电控系统检测了!为什么呢?您想想,作为一个保险公司的定损员,经常会参加公司内部组织的各种汽车技术培训,而且每次培训必将发动机和变速箱作为培训的重点。“就算是山珍海味老吃也会烦”!没错,听一遍还挺感兴趣,但是听得多了,而且讲的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没有谁还能继续精神饱满地听下去,思想早就飘到九霄云外去了。我敢负责任地说,就全国所有的保险公司来说,能在培训的时候讲汽车电控系统检测知识的简直是凤毛麟角,就算有所涉及,也基本上是轻描淡写,一带而过。不是因为它不重要,也不是因为学员们不想听,关键是没人会讲啊!

程英因为经常“泡”在4S店里,对这个问题觉悟得比一般人早得多,而且师父也跟他讲过,目前电控系统在汽车总成中的占比已经达到48%以上了,并且随着汽车技术的发展,占比会越来越高!

人类的探索,都源自于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寻找答案的过程,就构成了人类文明的进化史。

从程英拿起汽车检测电脑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算是正式接触到汽车维修领域的核心技术了。过去,程英并不知道这台电脑有多大“威力”,等他学会使用后才发现,这台电脑简直就是汽车维修领域的“核武器”!回想自己曾经干过的所有汽车修理工作,哪怕算上拆装发动机,都是“民工”干的活儿啊!自己从一条小溪,一路前行游到了大江大河,直到现在徜徉在一望无际的海洋里,程英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看过武侠小说的朋友们都知道,那些对着石像“咣咣咣”磕三个响头就能轻轻松松得到两本武林秘籍,或者稀里糊涂地碰见个老头就能获得70年功力的人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武林高手在修炼武艺的过程中并没有捷径可走,只能循序渐进,直到有一天跟高手过招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功夫已经能够称霸武林了!

程英就是这样,并不认为自己有多大能耐,反而越学感觉自己不懂的知识就越多,于是就学得更加起劲!

同事们看程英学得如此刻苦,平常连“应酬”都不参加,既替他惋惜,又觉得他可怜,出于同事之情,就想带他去“放松放松”。您别想歪了,不是您想的那个意思。什么?您不是那个意思?哦,对不起,那就是我想歪了!

同事们好说歹说,程英终于同意了,便随着他们一同来到一间网吧打对战游戏。让同事们感到惊奇的是,平日里名不见经传的程英,在虚拟世界里却变成了一个“狠角色”!同事们抱团都赢不了他,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间练出来的!所以如果您现在回想本文开头的那一幕,就不会觉得意外了!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如果不与高人交手,空有一身武艺也是白费。就好比一个人走遍名山大川,寻名师、访高友,终于习得“屠龙之术”,但是苦于一条龙也找不到,最后只能替邻居们代宰牛羊了。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但是机会并不常有,可如果机会来了,你想挡也挡不住!

一天早上,程英接到一起定损任务,是一辆单方肇事的奥迪A8轿车。据在现场处理事故的查勘员反映,这辆奥迪车当时撞上了小区门口的挡车器,标的车前部、底部受损严重,气囊弹出,估损金额20多万元;挡车器也被撞坏,一套挡车器的价格超过6万元。查勘员想调取小区的监控录像查看行车轨迹,但是小区的监控系统正在维修,无法使用。查勘员随即又询问了小区保安,据小区保安反映,他在上午值班时亲眼见到标的车撞上挡车器。通过翻看报案记录和现场照片,程英发现奥迪车受损最严重的部位在车辆底部,应该不具备气囊弹出条件。虽然种种迹象表明该事故是真实事故,但在疑点核实之前,程英心中的疑虑还是无法平息。

程英到达奥迪4S店后,用奥迪专用故障检测电脑读取出两组碰撞事故的冻结帧:一组与本次报案的碰撞时间吻合,显示标的车的底盘、发动机、气囊等部位受损;另一组冻结帧显示在本次事故发生的前一天下午3点38分16秒,这辆奥迪车还发生过一次事故,那次事故造成雾灯、前大灯和行车雷达等零件受损。车主在做询问笔录的时候,对前一天发生的这次事故只字未提,看来他应该是隐瞒了重要的情况。程英详细比对了两次事故的冻结帧,又从一条容易被忽略的数据中发现了问题:前一次事故发生时座椅传感器数据显示,驾驶员、副驾驶员和右后座椅位置有人乘坐,后排左侧座椅未坐人,也就是说当时车上坐着三个人;本次事故数据显示,事故发生时,车上只有驾驶员一个人。基本上可以断定,第一次事故发生后,车主因为酒驾或其他原因,担心保险公司拒赔,所以并未报案,于是在第二天制造一次事故,来申请保险赔偿。

在获得这些重要的信息后,程英给奥迪车主打了个电话,直截了当地揭穿了车主的企图。

车主以为程英是在诈自己,怒气冲冲地向程英喊道:“事故绝对是真实的!车和挡车器都在那儿摆着呢,这是物证;小区保安看见了事发的全过程,这是人证!人证物证俱在,而且你们的查勘员也去现场看过了,还有什么可怀疑的?”

程英面对车主的质疑,镇定地对他说出了那句今后成为自己口头禅的话:“你不用说了,我什么都知道!”

车主被程英这句含含糊糊却又包罗万象的话吓住了,惊讶地向程英问道:“你……你说……你……都知道什么了?”

程英自信地对车主回答道:“你以为我没去现场,就不知道现场发生了什么事儿么?换句话说,就算我去了现场,也不一定能够了解事故发生的真实情况!不过,我现在掌握的情况,远比从现场了解到的情况多。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本次事故发生的前一天下午3点38分,你的车还出过一次事故。你的车是商务版,后排座椅只能坐两个人,事故发生时车上坐着三个人,分别坐在左前、右前和右后位置,那次事故造成车的雾灯、前大灯和行车雷达等零件损坏,但事故发生后你并没有向我公司报案。你等到第二天中午,故意在小区门口当着保安的面制造了一起有三者物损的事故,原本你的目的是想借此机会修复前一天事故受损的零件,但谁知道这次故意制造的事故造成的后果远比你想象中要大得多,底盘、发动机都损坏了,而且气囊也被撞了出来。虽然你有意隐瞒,但还是被我发现了,这又怎么解释?”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电话那边的车主此时已经六神无主了。

“说吧,把事故的前因后果告诉我,总比告诉警察要好得多。”程英见车主已经默认了,就决定将案件彻底做“死”,以免留下后患。

车主见事已至此,只能将事故发生的来龙去脉彻底交代了:“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就不隐瞒了,我的车确实发生了两次事故。这次事故发生的前一天中午,我和两个生意上朋友一起吃饭,我们都喝了不少酒。他们不让我开车,可能是酒后逞能吧,我坚持要开,结果还没出酒店大门就撞在墙上。我当时还有点意识,知道你们保险公司对因酒驾发生的事故是要拒赔的,就先把车开回家了。第二天上午在小区门口,当着保安的面,我开车把挡车器撞坏了,自认为撞坏公共设施,而且现场还有旁观者,你们就不会认为事故是伪造的,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最终还是被你发现了。”

车主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锐气,反而像个与事故无关的人在讲着别人的故事。说完这番话,他很平静地向程英问道:“如果不索赔了,还要履行什么手续么?”

程英以为减损成功了,这次事故也就告一段落了,可谁知一周以后,车主又给程英打了一个电话,说他虽然不索赔了,但也要搞清楚,到底是谁出卖了他。

程英告诉车主,并没有人出卖他,是他的车太先进了,所有数据全都记录在行车电脑里,那个以假乱真的故事就是自己根据故障检测电脑提取的冻结帧数据现编的。

听完程英的叙述,车主后悔莫及,纵使机关算尽,最终还是输给了高科技。

程英自此一战成名!

就连曾经那些对程英放下架子,虚心向4S店维修技师请教感到不屑,甚至嗤之以鼻的人,都开始主动向他请教问题。单位里端酒杯的人少了,端起书本的人多了;手握鼠标玩游戏的人少了,手握扳手拆装汽车零件的人多了。可以说,程英一个人带动了整个公司的学习氛围!

其实作为一名定损员,程英与骗保人员正面交锋的机会并不多,他最主要的工作还是在定损过程中与“不检点”的汽车维修企业抗衡。真不愧为“天伤星”,程英确实把这些汽车维修企业伤得不轻!

看到这里,您可能会问了,程英的一身本领来源于汽车维修企业,现在反而用它来震慑这些企业,是不是有些矛盾了?其实一点都不矛盾。按照程英的话来说,这是“师夷长技以制夷”。

各家汽车维修企业对程英是又惧怕、又喜欢。为什么这么说呢?惧怕他是因为程英学识渊博,经常在维修企业里“舌战群儒”,而且一直保持着不败的战绩;喜欢他是因为跟他打交道非常省心,只要程英说出那句口头禅:“你不用说了,我什么都知道”,剩下的事儿他一个人就全办了,根本不用维修企业的人多费口舌。所以各家维修企业都默契地形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只要程英出现在维修企业中,他说咋修就咋修,他说咋定就咋定。

能够得到汽车维修企业的一致认可,为公司赢得定损话语权,程英可谓功不可没!


03

“你不知道的,我就让你知道!”

程英本不想来电影院看电影的,但是他考虑这次是单位包场,如果不去,也是白白浪费了一次享受单位福利的机会。思索再三后,他还是坐到了电影院里。

由于来看这场电影的都是单位同事,所以正片开演之前,演播厅内人声鼎沸。不一会,大屏幕亮起,演播厅内的灯也随之全部关闭,观众顿时安静了下来。

程英很少看3D电影,对于平日里不戴眼镜的他来说,戴着眼镜看电影让他感到很不适应,尤其是今天这副眼镜,戴上去感觉怪怪的,但是也说不出到底哪里别扭。

电影播放到大约一半的时候,大屏幕上的画面突然消失了,整个屏幕全都变成了白色。原本程英的思维正随着电影画面跌宕起伏,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使他瞬间出离了剧情。程英下意识地想看看周围同事们的反应,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把他的魂吓出来!

演播厅内除自己之外的所有人仿佛被催眠了一般,全都像雕像似的一动不动地盯着大屏幕,不发出一点声音,那个场面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突然!大屏幕上出现了画面,不是刚才播放的电影,而是这个演播厅内的实时场景!刚才的一幕已经让程英感到心惊肉跳了,此时大屏幕上的画面更加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程英不知道摄像头在什么地方,便朝着大屏幕的方向挥了挥手,大屏幕上的自己也做着同样的动作。人在被恐惧笼罩的时候,最先想到的就是逃离这个是非之地。正当程英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演播厅的音响中传出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你好,‘天伤星’程英,我是‘观察者’。”

如果平时在黢黑的环境中有人突然这么喊你一声,肯定会把你吓得大惊失色。但是就目前程英的处境来看,他的恐惧感已经爆棚了,所以“观察者”的这句话并没有使程英的恐惧感“更上一层楼”,反而倒使他镇静下来了。

程英知道“观察者”善于装神弄鬼、故弄玄虚,而且他很清楚“观察者”不会无缘无故地联系自己,这次肯定又有不寻常的事故让自己去处理了,便重新坐好,等待着“观察者”发号施令。

果不其然,“观察者”用平淡至极的语气对程英说道:“有个奥迪Q3翻车的事故需要你去处理。”

程英还在等着“观察者”介绍案件的详细情况呢,可是“观察者”再也不说话了。

“这就完了?搞得这么神乎其神地,就为了跟我说这么一句话?”程英都快被气疯了!

关于这次事故,“观察者”只给了程英两个可怜的线索:一个是车辆信息——奥迪Q3;另一个是事故原因——翻车。除此之外,去哪儿处理,处理什么,程英全都不知道。

程英知道“观察者”能听到自己说话,便大声喊道:“你倒是把话说清楚啊!”

你让谁把话说清楚呢?”贾瑞关切地问道。

程英睁开眼,发现自己此时正躺在商场的椅子上,贾瑞在他身边关切地望着他。

“你醒了啊!我扶你坐起来吧。”贾瑞说完,搀扶着程英坐了起来。

程英此时清醒一些了,向贾瑞问道:“我怎么了?哦,对了,你不是被催眠了么?”

贾瑞不明白程英这句“十三不靠”的话是打哪儿来的,便将手背放在程英的额头上试了试,自言自语道:“没发烧啊!怎么说胡话呢?”

程英也晓得自己这个没头没尾的问题问得有些唐突,于是换了个问题向贾瑞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贾瑞回答道:“当时大屏幕正在播放整部电影里最精彩的一场打戏,我转头发现你睡着了,就想叫醒你赶紧看,否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可是无论我怎么叫你,你就是不醒,我才发现你晕过去了!为了怕你出大事,我赶紧把你从演播厅里背了出来。这不我正要给120打电话呢,就听到你大喊了一声,然后你就醒过来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谢谢兄弟啊!”程英明白了,被“观察者”催眠的不是演播厅里的其他人,而是他自己,刚才自己经历的一切只是一场幻觉。

贾瑞见程英并无大碍,便向程英问道:“你问了我半天问题,该我问问你了!你刚才大声喊了一句:‘你倒是把话说清楚啊!’我想问问,你这是跟谁喊的啊?你想让他说清楚什么话啊?”

程英不便向贾瑞透露自己和“观察者”的事情,于是就以自己睡着了撒癔症为理由把问题搪塞过去了。

回到单位后,程英越琢磨越纳闷,刚才的一切究竟是梦还是真实的?其实也不难分辨,只要从理赔系统里查查不就清楚了么?

程英调取了最近几天全自治区发生的重大事故,还真让他查到这起奥迪Q3翻车事故了。

发生事故的时间是12月6日11:40,从现场照片来看,这就是一起因雪天路滑,驾驶员操作不当,导致车辆驶下路基翻车的、再普通不过的事故。事故发生后,车主在当日下午就将车施救到当地的奥迪4S店。

“能引起‘观察者’注意的事故,肯定不简单!”程英心里想道。

程英想了解一下该事故目前的进展情况,便点开了流程图。程英发现,车辆定损任务已经结束,但是定损员又追加发起了一条定损任务,而且这条定损任务中只有一个零件更换项目,那就是——发动机总成!

程英心中暗道:“怪不得呢!‘观察者’让我关注这起事故,应该就是感觉发动机损坏存在端倪。幸好这条追加的定损任务还滞留在定损环节,并未流出,所以我现在介入调查应该还来得及!”

程英赶紧给定损员孙武明打了个电话:“您好,是孙老师么?我叫程英。”

孙武明对程英的名字如雷贯耳,谦虚地问道:“是程老师啊!您好!您好!久闻您的大名!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事儿么?”

“是这样的。孙老师,我听说您正在为一辆发生翻车事故的奥迪Q3车定损,这个事故好像有些问题,所以我想协助您一起调查核实清楚,不知道您意下如何啊?”虽然程英早已“隔着门缝吹喇叭——名声在外”,但他一向秉承“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的态度,对同事和蔼可亲,而且孙武明和他同为定损员,所以同事之间说起话来就显得那么随和。

得知程英要给自己帮忙,孙武明喜出望外,激动地向程英说道:“程老师,我求之不得啊!不瞒您说,这次事故确实让我非常挠头!定损的过程一直都很正常,我也没太在意,而且定损单也顺利地通过了审核。我以为这次事故的定损工作已经结束了。可谁知过了几天,4S店维修人员给我打了个电话,通知我要追加换件项目。我还以为是什么微不足道的零件需要追加呢,结果他直截了当告诉我是发动机坏了,要追加发动机总成!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感到十分震惊!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了!我赶紧又去了一趟4S店,拿工具试着盘了盘曲轴,可是曲轴已经卡死了,盘不动,可以初步判断发动机内部确实存在问题。我使用数码内窥镜对4个气缸燃烧室进行了检测,发现一缸燃烧室内有大量机油,随即我又使用连杆测量工具对4个气缸的连杆进行了免拆检测,经检测发现发动机一缸和四缸连杆高度差4mm,确定一缸连杆已经弯曲变形。由于没有拆检发动机,所以我还无法完整地看到发动机内部详细的受损情况,便先在定损系统中追加了一条定损任务,等发动机拆检后,确定了具体的损失原因和损失项目,我再提交。正在我进退两难的时候,您就给我打来了电话,您可真是我的‘大救星’!小弟感激不尽!”

程英赶紧对孙武明说道:“孙老师,您不用客气!我现在也只是怀疑,并不确定发动机损失是否真的存在问题。虽然在这次事故中发动机没有直接与外界物体发生碰撞,但是因为翻车导致车辆发动机损坏的案例却并不少见。因为翻车后,发动机也随之倾斜,但还在运转,机油会从油底壳渗入到缸盖和气门室盖上。发动机要依靠气门室盖上连接进气管的通气孔,也就是曲轴通风孔吸气,机油就会被吸入到发动机燃烧室,导致油底壳内的机油缺失,从而使机油泵无法抽取机油来为发动机仓内各部件,尤其是缸套润滑,致使连杆弯曲,甚至严重的话,还会使气缸体损坏。我说的这只是一般情况,但并不绝对。只要司机在翻车后及时关闭引擎,发动机就不会损坏。哦,对了,您跟司机核实这个问题了么?”

孙武明用肯定的语气回答道:“核实了。司机非常清晰地记得翻车后,他又爬回车里把车熄灭了。”

程英对孙武明说道:“那就好!看来这个司机具备一定的汽车知识和防损意识,真是难得啊!”

程英突然想起来一个事,向孙武明问道:“孙老师,您没让4S店拆解发动机呢吧?”

电话那头的孙武明发出“哎呦”一声,对程英说道:“坏了!坏了!我没跟他们说不让他们拆解!”

程英也着急了,对孙武明说道:“孙老师,千万别让他们拆解,否则会影响到咱们进一步检测!如果拆解了,咱们的形势就被动了!您现在赶紧给4S店打个电话,通知他们一声,咱们马上就过去!”

孙武明应道:“好的,我马上就跟4S店联系!咱们一会在4S店集合吧!”

据业内人士告诉我,4S店的维修接待和修理工都愿意接保养的活,而不愿意接事故车。为什么呢?因为接保养来钱快啊!一个机修工一天能处理好几台保养的车,但是可能十天半个月也处理不完一台事故车。所以在4S店里,“大活”都要给“小活”让路,只有在保养的车青黄不接的时候,售后接待和修理工才会腾出时间处理事故车。这倒是间接帮了程英和孙武明的忙!

程英和孙武明看到修理工们都在热火朝天地忙着换“三滤”、加机油呢,那辆奥迪Q3车还原封不动地停在原地。这让程英和孙武明长出了一口气!

一场虚惊!

程英示意孙武明把负责这辆车的售后接待叫过来,并且找来车钥匙。

很快,售后接待就跟着孙武明一起过来了。售后接待听孙武明说,他们这次来是要重新核定发动机损失的,就招呼负责这辆车的修理工过来帮忙打下手。

售后接待没见过程英,怕他不了解这辆车的情况,便要向他介绍。程英抬手示意他不用说了,然后笑着对他说道:“你不用说了,我什么都知道!”

程英把车钥匙插进钥匙门为车通上电,然后拿出随身携带的便携式汽车故障检测电脑与车辆进行蓝牙连接,不一会电脑就显示发动机、空调和网关等系统都报了故障码,但其中发动机系统只报了一个故障码:“起动机不能转动:机械卡死或电器故障”。

这条故障码显示故障发生时间为12月9日14:16,当时发动机的转速为1029转/min。从故障码的冻结帧可以分析出,该车在12月9日下午2点16分启动过发动机。

程英转回头向售后接待问道:“说说吧,昨天下午2点16分,你们对这辆车做了什么?”

售后接待对此并不知情,这时候修理工站出来,向众人解释道:“他说的没错,是我启动的,那是因为我要去给车做四轮定位。但是我转动车钥匙的时候,发动机没有任何反应,所以我才怀疑发动机早就已经损坏了。”

程英抬起头,将车间四周的墙环视了一遍,发现有一个摄像头正好对着这辆事故车。为了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程英建议调取车间的监控录像一探究竟。

售后接待做不了主,去向站长请示。站长听后很生气,对售后接待说道:“我只知道保险公司的定损员来4S店定损,我还是头一回听说有定损员到4S店调监控录像的!他到底想干什么!难道怀疑我的人故意把发动机弄坏了不成?这个锅我可不背!走,带我去会会他!”

站长在售后接待的带领下找到程英,颐指气使地向程英问道:“听说是你要调我们站里的监控录像?”

程英回答道:“没错。我怀疑这辆车的发动机是在进入咱们4S店以后损坏的,所以想核实清楚。”

站长严肃地对程英说道:“怀疑?你有什么证据?”

程英不紧不慢地回答道:“证据当然有了,我总不能凭空污人清白吧!”

说完,程英向站长展示了检测电脑调取的故障发生时间。站长看完后对程英说道:“我是这家4S店的站长,作为一个企业的负责人,我也想多赚钱,但我是一个有良知的商人,昧良心的钱我肯定不赚!我现在就带你们去调监控录像,如果是我的人把这辆车的发动机弄坏了,我包赔一切损失;但是如果不是我的人弄坏的,那该怎么办?”

程英斩钉截铁地回答道:“如果不是修理工的责任,我不光要还他清白,还要当众向你们赔礼道歉!当然了,更要承担这台发动机的赔偿责任!”

站长点点头,对程英说道:“一言为定!跟我走!”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4S店监控室查看监控录像,使原本就狭小的房间显得更加拥挤。

根据程英提供的时间,监控录像很快就调出来了。监控录像显示,修理工进入车内,然后可能是在试着着车的时候,发现发动机无法启动,所以很快就从车里出来了。如果是由于修理工的失误导致发动机损坏,那么发动机也应该可以启动,并持续工作一小段时间后,再停止运转,所以,只要发动机能够启动,那么车身会在启动的时候产生共振,而且这种共振应该能在监控录像里看出来。可是在刚刚调取的这段监控录像里,修理工从进入车内到下车,车辆都没有一丝抖动的痕迹,所以由此可以判断,发动机在这次启动之前就已经抱死了!

程英很纳闷,检测电脑明明显示,当时产生了故障啊!而且冻结帧数据显示发动机转速为1029转/min,节气门开度为0,说明发动机确实在怠速情况下运转了,可是监控录像显示发动机已经抱死,并没有运转,那么为什么还会出现发动机转速数值呢?

站长看完监控录像后,知道程英分析错了,便自信占了理,向程英质问道:“监控录像也看完了,我的人没有问题,那就是你的问题了!说吧,你想怎么办?”

孙武明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眼看着被对方占了上风,担心程英真的要“割地赔款加道歉”了!

程英低头不语,他并不是害怕了,而是在心中默默地分析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检测电脑是不会骗人的,修理工的操作也没问题,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了呢?哦!我明白了!在修理工启动车辆前,这辆车的连杆应该已经变形了,但曲轴并未完全卡死,变形的连杆与曲轴之间还有很微小的空隙,当车辆启动时,曲轴微量转动后与变形的连杆发生接触卡死,转速传感器通过这一微量变动推算出曲轴一分钟的转速,而起动机发出了启动车辆的信号但发动机因内部机械损伤未能启动,所以在行车电脑里记录了这条故障信息,产生了‘起动机不能转动:机械卡死或电器故障’这条故障码!”

原因找到了,但并没有解决实际问题。到底发动机是在现场损坏的,还是在进入4S店以后损坏的呢?暂时还无从得知。

站长见程英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以为是被自己吓住了,便继续质问道:“怎么不说话了?难道你怕了吗?你刚才的承诺呢?是不是该兑现了?”

程英依旧不理会,反而拿起检测电脑,准备做最后一搏,他快速地逐条查看所有的故障码,看了一会,就把电脑屏幕关闭了。

程英缓缓地抬起头,走到修理工面前,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道:“对不起,我错怪你了!这辆车的发动机不是你弄坏的。”

站长见程英向修理工道歉,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了!心想:“看来这小子已经彻头彻尾地认栽了!”

程英走到站长面前,满脸愁容地对站长说道:“刚才确实是我的判断有误,错怪了一个好人!但是……”

站长听到程英说“但是”,知道他的话里肯定别有深意,脸上得意的表情瞬间就消失了!心想:“这小子到底要干什么?”

程英拖了个长声后,继续对站长说道:“真正损坏发动机的罪魁祸首另有其人,而且他就在这个4S店里!”

程英说完这番话后,在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就连孙武明也没搞清楚状况,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程英。

程英见自己已经掌握了全场的主动权,便郑重其事地对站长说道:“你可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吧?也难怪,你整天日理万机,不可能对站里发生的所有事都一清二楚。所以你不知道的,我就让你知道!”

程英让4S店的监控管理员调取了12月7日14:05的监控录像,对现场所有人说道:“你们过来自己看吧!”

众人走到显示器前方,呈弧形排开,所有的目光都死死地盯着显示器。

只见一个年轻的修理工走进画面,朝着这辆奥迪车走过去,拉开门进入车内。不一会,车辆启动了,从车辆共振可以看出来,车辆在启动后,发动机运转了大约16秒钟,随后就停止了,修理工也从车上走下来,走出了监控画面。

“这能说明什么?”站长焦急地向程英问道。

“我来告诉您吧!”程英向站长解释道,“根据我用检测电脑提取的数据判断,车辆发生事故的那段时间里,发动机并未产生故障码,所以发动机肯定不是在现场损坏的;而且刚才通过查看监控录像,也把这位修理工的嫌疑排除了,说明只存在一种可能性——发动机肯定是在这两个时间节点之内的某个时间点损坏的!想要知道真相,找到这个时间点才是关键!我刚才又重新梳理了一遍所有的故障码,终于发现了一个在12月7日14:05出现的“网关数据总线”的故障。车辆是在12月6日发生事故当日施救到4S店的,之后再也没有离开过,所以这个故障码出现的时候,车辆就在4S店内,说明有人在这个时间启动过这辆车!找到这个人并不难,查查那段时间的监控录像就知道了!”

站长先前的锐气被程英如刀般的话语削得分毫不剩,心服口服地对程英说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是我们的责任,我绝不推脱!这台发动机的损失我包了!同时也欢迎你常来我们店里指导工作!”

程英和站长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程英和孙武明下楼的时候,跟最后那段监控录像里的年轻修理工走了个对脸,双方侧身走开了。程英知道接下来这个年轻人将会发生什么,但却爱莫能助,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返程的时候,程英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和愉悦。他边开车边思考,这次惊天大逆转没有辜负“观察者”对自己的期望和信任,而且自己也可以把它写成案例,发布到“神探联盟”网站上跟全国各省的兄弟们分享!孟子曾经曰过:“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想到这,程英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便使劲踩下油门,向单位飞驰而去!


A6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