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工作室魏然

保险欺诈案例分析

安徽保险业反欺诈工作中心发布了一起骗保案例,骗保方式很有新意,小编稍作整理,与各位看官分享。

追踪:佩奇是怎么死的?–国元合肥车上小猪死亡案例

         2019年4月28日上午11时许,国元保险报案中心接安徽分公司客户报案,称其驾驶一辆江淮牌货车在当天8时许行驶至巢湖市一村庄附近时,因操作不当,侧翻

道路西侧池塘中,造成车辆受损,车载18头小猪在池塘中溺亡。事故发生后,报属地交警队,因忙于施救未能第一时间向保险公司报案。合肥理赔中心查勘人员接报案后及时联系驾驶员,驾驶员告知因事故车辆防碍交通已由吊车施救至交警停车场,考虑到防疫要求,对溺亡小猪进行了深埋等无害化处理。

         驾驶员提供了事故现场及死亡小猪照片以及事故认定书,其中显示驾驶员负全部责任,并注明车载货物小猪死亡18头。对此,事故方不仅索赔车辆维修费还要求国元赔偿车上货物损失,理赔中心工作人员严谨审核材料,发现该事故疑点重重:


        1、案发地点即池塘水浅面积小,不足以造成严重物损。

        2、案发时间为上午8时,附近有村庄,事故发生后能及时获得救援,不至于造成车载家畜大量死亡。

        3、现场缺少物损照片,家畜死亡资料照片是驾驶员提供,并以政府部门有严格的防疫要求已经强制深埋无害化处理的理由躲避国元介入查勘。

        4、交警队当日即出具认定书并详细注明货物损失数量,短时间内做出详细的物损认定有违常理。

         5、生猪习水性溺亡概率低,照片显示猪体型品种属育肥猪,死亡标的身上大多处泛红,有较为明显的疾病症状,且照片背景中的玉米处成熟期,时间推测应在10月下旬左右,但报案出险时间为4月,两个时间段的作物生长情况存在明显出入。

         针对以上疑点,国元及时安排调查人员立即前往事故地进行调查核实。经查实,此案事发经过基本属实,但车辆装载货物(猪仔)未发生死亡,驾驶员向交警队和保险公司提供的损失资料及照片均与本起事故无关,虚构了政府为防止产生疫情已将死猪无害化处理的桥段,并向保险公司提出2.5万货损的虚假索赔。2019年5月,交警大队将原事故责任认定书收回,并保留对驾驶员的行政处罚权,最终被保险人也放弃了对车上货物的损失索赔。                            

       在该起事故中,公司着手细节,利用车险、农险方面的专业知识及时识别风险,主动出击,深入一线实地调查取证,不仅有效避免公司合法利益受损,还有力打击了保险欺诈行为,为行业反欺诈工作积累了有益经验。


【老魏有话说】

       案例看完了,我们重新梳理一下这个案件,就会发现,这个案件的经典之处在于。利用一个正常的保险理赔案件,将几个月之前病猪的损失,转嫁到保险事故中,获得额外的赔偿。  我们将保险欺诈分为蓄谋已久型、临时起意型和事后多贪型。  这起骗保事故处于哪种类型呢?

       从公开的案件信息中,我们看到,欺诈者是利用了一起正常的保险事故,将不属于本次事故的损失,虚构一个车载小猪被淹死的情况,进行索赔。  翻车事故如果是意外,本次骗保就是利用正常保险事故的事后多贪型骗保,情形类似于定损过程中,掺杂其他车的旧件。

       如果几个月之前猪瘟导致的损失,欺诈者不甘心自己承担,所以才拍照保留下来,然后等几个月之后,制造了这次的翻车事故,故意翻到池塘里,创造了小猪溺死的条件,那么本次骗保就是典型的蓄谋已久型。

       继续分析,好像临时起意型也是有可能的。车翻了,正好翻到池塘中,手机里正好存在几个月之前死猪的照片,灵光乍现,一手导演了本次事故,这就是典型的临时起意型骗保了。


       公开的案件信息只有这么多,到底哪一种,不好判断。需要国元保险的理赔同行出来进一步还原事故。不过,无论哪一种,假的就是假的,破绽还是很明显的。关键看我们理赔人工作责任心,能不能识别,能不能一究到底。



A6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