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工作室魏然

理赔减损经验分享

目前,减损降赔是保险公司理赔部的核心目标,在大大小小理赔渗漏点中,司法环节的减损难度最大,当然一旦成功,效果也是最明显的。 今天我们一起分享沧州人保在司法环节中的一些做法。

     

2019年以来,沧州人保理赔中心按照公司要求,以减损降赔为主要工作目标,深化内部机构改革,完善理赔流程,理赔中心成立法务组,负责全辖区诉讼法务工作。在理赔中心领导的支持下,法务组经过三个月的工作开展,大胆创新,互相借鉴经验,结合实际,充分发挥各个法务员的自身优势,积极与当地律师及法院进行常态化沟通,在传统应诉模式的基础上加以更新和完善,提高应诉案件质量,基本形成明显减损降赔的模式,并在具体案件中得以体现。具体县域分中心分部案例如下:

黄骅理赔分中心两起商业险拒赔成功诉讼案件

理赔中心法务组与黄骅理赔分中心通过对诉讼案件的个案分析,对案件进行精细化管理,尤其是对商业险存在拒赔情节案件进行细化梳理,对各拒赔情节与中心法务组联合制定应诉方案,采取“一案一盯”原则,改变格式性答辩论述,积极举证,并积极响应理赔中心针对诉讼案件要求引入风险代理机制的管理办法,近期连续胜诉两起商业险拒赔案件,累计为公司成功减损233808.2元

案例一:张某乘坐王某驾驶冀J****车于2018年11月10日在中捷中辛公路段发生单方事故,造成张博田受伤。张博田就自身损失诉至法院,要求按第三者认定自身性质并赔偿,我司申请调取交警事故卷宗并结合现场情况确定:车辆侧翻时乘客张某未被甩出车体外,车体没有人员甩出的碰撞痕迹,并经公安部门前两次询问笔录中体现乘客张某是在事故发生后从车体内爬出来的,不存在第三者转化情节。经我司庭审积极陈述举证,黄骅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判决由驾驶员王某承担赔偿责任。

    案例二:张某驾驶冀J****大货车于2018年9月18日在微山县付村镇路段与前方驾驶二轮摩托车转弯行驶的付**相撞,造成两车受损,三者付**受伤,张某肇事后驾车逃逸。付**就自身损失起诉后,我司积极就逃逸情节准备拒赔条款,选取熟悉当地司法环境的律师,开庭就逃逸属司法规定的禁止性情节举证、辩护,庭后也与主审法院沟通,最终微山县法院采信我方意见,直接判决我公司不承担商业险赔偿。

通过以上诉讼胜诉案例,尤其是微山法院认定我司尽到告知义务,为今后商业拒赔案件地域化处理给出了积极信号,鼓励我们在案件处理和辩护意见上采用针对性、多样化的处理方式。

任丘分中心酒驾肇事案件取得突破性进展

任丘分中心近期开庭的一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中,积极与中心法务组制定应诉方案,结合条款,法律禁止性规定,及法庭辩论词,成功为公司减损27482元。

 案情:2019年3月28日7时10分许,史**驾驶我公司承保车辆行驶至事故发生地时,与原告车辆发生碰撞,造成双方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经任丘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认定,史**负事故全部责任。事故发生后原告诉至法院要求赔偿其车辆损失30966元(车损数额经评估公司鉴定),在收到法院传票后,我公司法务员及时与现场查勘员对案件情况进行沟通了解,查勘员回忆称史**酒驾。开庭时我首先在质证时看到事故认定书中有记载史**酒驾的字样,后向法庭提交了保险条款,证明史**的行为是属于我公司免赔情形之一。被告史**的代理律师以我公司未尽到明确告知义务为由,向法院提出异议,并坚持原告的损失应由我公司承担。在法庭辩论时,我结合我公司的条款发表辩论意见:“不论我公司是否进到明确告知义务,酒驾行为均是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情形,而被告史**有合法的驾驶证,那么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就应该知晓酒后不能驾驶机动车”。法院在判决中也摘取了这部分辩论意见作为依据。

 最终,法院下达判决,未支持被告史**的意见,判决我公司不再商业险中承担赔偿责任。通过该案我认为在开庭时除了提前准备对我公司有利的相关材料,同时也需要结合案件的事实寻找相关的法律依据进行答辩,质证,及辩论。不论最后的判决结果如何,我们必须要向法院明确的阐明我公司的观点,让法院法官清楚的知道我公司对于每起案件的态度。

 本案的胜诉,不在金额大小,为公司挽回多少损失,而是法院通过我公司在开庭时所提供的证据、答辩及辩论词认同我公司的观点,这在一定程度上对我公司是一个肯定。我公司在今后遇到类似案件时也可以当做判例提交法院作为判决参考。

青县分部针对人伤假肢案件取得突破性进展

青县分部在处理人伤假肢案件中,成功为公司减损63万余元。2017年9月29日4时15分许,郭**驾驶津***大货车沿荣乌高速公路第三车道由南向北行驶至713公里处,与郑**驾驶的超载、反光标识不清且挂车未按规定年检的冀J****牵引半挂车追尾相撞,造成两车受损、津***大货车司机郭**及乘车人陈*标受伤、乘车人闫*死亡的交通事故。经过交警划分责任,该案标的车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伤者陈*标经过法院委托评残为一个七级伤残,一个十级伤残,误工期限为至鉴定一日,护理期为至鉴定一日,营养期为365天。并且原告要对更换假期的相关费用进行鉴定,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无法找到相关有鉴定资质的鉴定单位对原告的假肢费用进行鉴定,于是原告在安装假肢的天津市长亭假肢公司自行进行了假肢更换费用评定,评定结果为假肢价格78000元、使用年限为4年、平均每年的维修费用为假肢的10%。以此计算伤者的假肢费诉求为:假肢费720343.78元(假肢78000一具,使用寿命4年,每年维修费10%,按20年计算,假肢费390000元,维修费156000元,维修期间护理费110400元(22080元*5次),误工费56583.78元(44898元/年÷365天*92天*5次)、伙食补助费7200元(80元*90天)。并且原告还诉求了被扶养人生活费23513.91元。外加精损、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伤残赔偿金、交通费、鉴定费等原告共计诉求1177086.49。超载应绝对免赔10%,发生事故时主挂车相连应视为一体,挂车漏检应三者险免赔。并且提交了投保提示单,但是法院已没有车队负责人签字为由驳回了我司的请求。我司提出该假肢费用的鉴定为法院单方委托的鉴定,我司不予认可,提出重新鉴定,因为法院无法找到具备此鉴定资质的评估单位启动重新鉴定,经过和法官沟通,法官称让我司自行寻找天津市范围内具备此鉴定资质的单位,只要找到就同意我司启动重新鉴定。经过我司多方查找,并未找到具备在天津市具备假肢更换鉴定资质的单位,据了解此资质全部都尚未颁发。原告提供的单方鉴定数额过高,我司多次与法官沟通商议赔偿方案,并且与法官会面商讨,整理了多份关于此类假肢费用的价格材料,和无锡法院的一个类似于此案件的判例,向法院证明此案中原告陈松边提供的价值费用报告过高不合理,并且诉求尚未实际发生,应当酌情只认可一次的费用,并且经过我司调查发现,原告诉求的被扶养人费用证据不充分不合理,两者为继父和继子的关系,无法证实可以形成抚养关系,不应予以认定。最终经过我司多方奔走和沟通,法院最终判决(2018)津0116民初****号我司承担一次的价值更换费用,原告陈*标诉求的被扶养人费用不予支持。我司共计赔付254662.91元。此案伤残方面成功减去611503.78元损失,被扶养人减去了23513.9元损失,此案在今后类似假肢的案件中为我司起到了示范性的作用。

法务组在以后的工作中会严格按照理赔中心减损降赔的要求,通过引入风险代理机制,诉调对接机制,实现每个案件精细化管理并将成功判例经验与法院进行分享,以点带面,真正实现法务工作的减损降赔。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A6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