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案例,明确了“交通事故”的范围,终结了交强险什么都赔的尴尬局面,值得人伤和法务工作者收藏和借鉴。

■裁判要旨

  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条和第四十四条规定,适用交强险的前提是发生的事故是交通事故或虽不是交通事故但机动车是在通行时发生事故而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本案事故发生的地点为建筑工地施工现场,其不属于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的道路范畴,且发生事故时,该车辆呈现的是起重作业机械的特性,而非交通工具的特性,不属于车辆在通行中发生的事故。故,本案所涉事故不属于交强险的理赔范围。

■案例索引

  一审: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2013)鄂武昌民商初字第00232号民事判决(2013年6月20日)

  二审: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鄂武汉中民商终字第01115号民事判决(2013年9月9日)

■基本案情

  原告杨某于2010年7月19日在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信阳市中心支公司(简称人寿财险信阳中支公司),为其所有的车牌为豫S61670徐工起重机特种车辆购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简称交强险)。2011年5月6日下午5时许,吊车驾驶员吴某在武汉市武昌区三江建筑工地操作该车辆起吊沙袋过程中,将在另一卡车上工作的宋某撞落在地受伤。经湖北中真司法鉴定中心参照工伤标准鉴定为七级伤残;后期康复费用1.4万元,康复及休息时间为伤后10个月,护理时间4个月(含取内固定住院时间)。为此,宋某提起诉讼后达成调解内容为:一、杨某于2012年9月30日之前一次性给付宋某8万元,如在上述期限内未能履行,则杨某一次性赔偿宋学兰10万元;二、宋某不再就本纠纷以任何方式向三被告主张权利。此后,杨某要求人寿财险信阳中支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12万元未果,故诉至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请求保险公司在交强险的范围内支付其12万元保险金并承担案件诉讼费用。

■法院裁判

  一审法院认为:“驾驶人吴某是在驾驶操作原告杨某所有的豫S61670号徐工起重机车辆起吊货物时将宋某撞倒摔伤,该车辆不是在通行时发生的事故,而是意外事故,不属于交通安全事故。对此,原告也自认是意外事故。国务院《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条规定,‘本条例所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范围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第四十三条规定,‘机动车在道路以外的地方通行时发生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赔偿,比照适用本条例。’原告杨某的车辆是在道路以外的地方施工中发生的意外事故,而不是在道路以外的地方通行时发生的事故。因此,原告要求被告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赔偿人民币120000元责任的请求,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原审法院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19条及《交强险条例》第43条等规定判决驳回了原告杨某的诉讼请求。

  原告杨某不服上诉至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称:“《交强险条例》第四十四条规定,‘机动车在道路以外的地方通行时发生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赔偿,比照适用本条例。’也即只要车辆在道路以外的地方通行时发生事故,无论是意外事故还是交通事故,均属于该条规定的事故情形。本案车辆发生事故时是在施工中,施工是工作状态,与车辆处于通行并不矛盾。如果车辆始终停止不动,是无法施工的。车辆的通行应是移动通过,不应考虑其工作状态如何。故本案杨某的车辆在施工中发生的事故,是处于移动前进状态,是通行中发生的事故,人寿财险信阳中支公司应当予以赔偿。据此,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保险公司支付杨某赔偿金120000元并承担上诉费用。”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交强险条例第三条规定和第四十四条规定,适用交强险的前提是发生的事故是交通事故或虽不是交通事故但机动车是在通行时发生事故而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关于本案事故是否属于交通事故。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五)款规定‘交通事故,是指车辆在道路上因过错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事件’,由此来看,交通事故必须发生在道路上。而对于道路,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款规定‘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本案事故发生的地点为建筑工地施工现场。作为建筑工地,由于其现场施工环境的危险性和封闭性,只有施工车辆及人员方能进入、通行,而社会车辆及人员均被禁止进入其中,其不具备公众通行的性质。因此,建筑工地施工现场不属于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款所规定的道路范畴。关于本案所涉事故发生时,涉案车辆是否处于通行状态。对此,本院认为,所谓通行,并不仅指车辆始终处于行驶状态中,如等红灯、起步发动等。就以上两种状态而言,车辆均呈现为交通工具的特性。本案中,涉案车辆为特种车辆,即可作为交通工具行驶,也可作为起重机械进行施工作业。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发生事故时,该车辆是停在原地进行起重作业而非停在原地等待通行,此时,该车辆呈现的是起重作业机械的特性,而非交通工具的特性。因此,本案所涉事故不是车辆在通行中发生的事故。综上,本案所涉事故不属于交强险的理赔范围。上诉人杨某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据此,2013年9月9日,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鄂武汉中民商终字第01115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解析

  本案主要涉及两个法律争议问题:1.本案是否属于交通事故?2.本案是否属于道路外通行事故?

  一、“道路”及“道路以外的地方”的界定。

  最高院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28条:“机动车在道路以外的地方通行引发的损害赔偿案件,可以参照适用本解释的规定。”本条是关于机动车在道路以外地方通行引发的损害赔偿案件,如何适用本司法解释的规定。

  何谓“道路以外的地方”?《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19条第1款第(1)项规定,“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一般认为,在日常生活中,较为常见的可能通行机动车的“道路以外的地方”主要包括这样一些地方:①自建自管未列入规划的城市巷弄或村间路,或者自行修建并自行负责管理的路面;②用于田间耕作的农村铺设的水泥路、沥青路、砂石路等机耕路;③村民宅前宅后建造的路段或自然通车形成的路面;④封闭式住宅小区内楼群之间的路面;⑤机关、团体、单位的内部路面,厂矿、企事业单位、火车站、机场、港口、货场内的专用路面;⑥撤村建居后尚未移交公安交通部门管理的路段;⑦晾晒作物的场院内;⑧短路施工而且未竣工或已竣工未移交公安交通部门管理的路段等。[1]

  二、审判实务中应当注意的问题。

  在实践中,应当注意最高院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28条规定的参照适用情形,不仅仅是机动车发生事故的地点在道路以外,还应当符合发生事故处于“通行”状态的条件。当机动车停放在道路以外的地方,或者机动车处于停车状态下的施工作业等情况下发生的事故,则不属于依照本条规定应当参照适用本司法解释的情况。

  交强险的保障范围,应当理解为对机动车通行事故受害人的权益保障,而不应扩大到所有与机动车相关的事故中,因为这不符合交强险的制度目的,同时也将增加保险公司的赔偿责任,从而加重交强险投保人的费率负担。对此类事故,应当结合具体案件情况,确定适用《侵权责任法》等法律中的相关规定。例如,对于挖掘机等从事施工作业的机动车引发的损害赔偿纠纷,应当结合《侵权责任法》第九章高度危险责任的相关规定,确定侵权则的承担。[2]

  三、本案二审主审法官评析观点。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条规定“本条例所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第四十四条规定“机动车在道路以外的地方通行时发生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赔偿,比照适用本条例”。根据上述两条规定,适用交强险的前提是发生的事故属于交通事故范畴或虽不属于交通事故范畴但系机动车处于通行时发生事故而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

  1.施工现场是否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所规定的道路范畴?

  对于道路,《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款规定“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本案中,事故发生的地点为建筑工地施工现场。作为建筑工地,由于其现场施工环境的危险性和一定的封闭性,一般只允许施工车辆及施工人员进入、通行,而社会车辆及人员均被禁止进入其中,因此,建筑工地不具备公众通行的性质。故建筑工地施工现场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款所规定的道路范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五)款“交通事故,是指车辆在道路上因过错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事件”的规定,交通事故必须发生在道路上,故在建筑工地发生的事故不属于交通事故。

  2.施工车辆停在原地施工时是否应认为处于通行状态中?

  所谓通行,并不仅指车辆始终处于行驶当中,而是既指车辆处于行驶状态中,亦指虽处于静止但欲通行状态中,如等红灯、起步发动等。就以上两种状态而言,车辆所呈现的均为交通工具的特性。本案中,涉案车辆为特种车辆,其既可作为交通工具行驶,也可作为起重机械进行施工作业。在本案事故发生时,该车辆系停在原地进行起重作业而非停在原地等待通行,即驾驶员在操作该车辆时,并无等待通行的意图,此时该车辆呈现的是起重作业机械的特性,而非交通工具的特性。因此,本案中的事故不应认定为是车辆在通行中发生的事故。因此,本案事故既非交通事故,也不是在通行中发生的事故,故不属于交强险的赔付范围。

(法官评析部分摘自人民法院报2014年3月27日案例精选版)

[1]引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奚晓明主编/最高院民一庭编著,人民法院出版社2012年12月第1版,第370页。

[2]引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道路交通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奚晓明主编/最高院民一庭编著,人民法院出版社2012年12月第1版,第372页

鸣谢:

(案例编写:余香成,江西锦成律师事务所专业保险律师)

(案例提供:王  西,中国人寿财险信阳中心支公司职员)